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半夏 > 第1863章 老四,你為什麼要背叛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雲綰寧墨曄半夏 第1863章 老四,你為什麼要背叛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這冰冷的聲音,墨煒忍不住身子一僵,抬起頭不敢置信地看著一步步走近的墨曄。

雲綰寧也忙轉身,正好對上墨曄冰冷的目光。

可他的目光觸及到她,立刻變得柔軟下來。

“汀汀和孩子怎麼樣?”

他走近,低聲問道。

“來得及時,一切都好。”

雲綰寧點點頭,起身替他攏了攏大氅,“你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不是說神機營那邊有事,約莫得入夜纔回王府嗎?”

“聽聞汀汀出事,我便立刻過來了。”

墨曄答道。

他不是關心雲汀汀。

他隻是因為雲綰寧而關心雲汀汀。

如若不然,除了他最在意的人,日日繁忙的他也不會多管閒事。

雲綰寧知道,自家夫君都是因為她,纔會對雲汀汀“愛屋及烏”。

心下感動,麵上也多了幾分笑意,“既然……”

她話還冇說出口,便聽廊下又傳來一聲,“老四!你怎麼能這樣做呢?!老七是哪裡對不起你了嗎?你為什麼要背叛老七?!”

雲綰寧抬眼一看——

好傢夥!

真正的憨憨來了!

幾日未見,墨翰羽似乎清減了些。

平日裡他總是嘻嘻哈哈,今日也是難得一見的“怒髮衝冠”。

隻見他像是一顆圓球似的,直接“滾”到了他們跟前,伸手怒指著墨煒,“老四,咱們兄弟幾個的感情,就這麼經不住考驗嗎?”

“這一次,我都看不起你!”

看來,方纔墨煒那番話,墨曄和墨翰羽都聽到了!

眼下,墨曄和墨翰羽肯定還有話要與墨煒說。

而墨煒,也一定還有事要交代!

於是,雲綰寧衝墨曄道,“我還未用膳呢,你們先聊著,我去吃點東西。”

“好。”

知道她從進了周王府到現在還餓著肚子……

墨曄看向墨煒的眼神,更多了幾分不悅!

四哥怎麼搞的?

居然讓寧兒餓著肚子?!

見墨曄眼神一沉,陳伯便先心尖兒一顫,“明王妃,老奴伺候您用膳!”

這會子,他一個下人也不適合待在這裡了。

還不如索性跟雲綰寧去膳廳,趁此機會在她麵前替自家王爺說說好話。否則,萬一等會子明王怒氣上頭,也有個人能勸得住他!

這世上能管得住明王的人,也隻有明王妃了!

出了後院,雲綰寧倒並未當真去膳廳。

見她往大門方向走去,陳伯滿頭霧水。

他愣了一下,隨即抬腳追了上去,“明王妃,您這是要去哪裡?老奴已經吩咐廚房備好晚膳,您還是先吃點東西吧!”

方纔聽到明王妃還餓著肚子,明王那眼神,簡直像是要吃人似的!

陳伯可看得仔仔細細!

“我都被氣飽了,還吃得下嗎?”

雲綰寧冷哼一聲,“先解決心頭怒氣,再吃東西,省得不消化!”

陳伯更覺疑惑。

先解決心頭怒氣?

如何一個解決法兒?

邊想著,陳伯也不由自主跟著她往門外走去。

出了門才發現,雲綰寧去往的方向分明是——陳家!

陳伯身子一僵。

這下可如何是好?!

明王妃一出馬,那陳家今兒肯定會遭殃啊!

雖說他如今心下對陳家也頗多怨恨,這會子也恨不得雲綰寧能當真“整治”一下陳家。可不管怎麼說,他也算是陳家人!

眼下他到底該追上去,還是趕緊回去向自家王爺通風報信?!

陳伯轉念一想,有明王和翰王在,想必自家王爺今兒……

還是先承受來自明王的怒火吧!

自家王爺尚且是自身難保,更何況陳家?

而且陳家本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隻要一想到自家王妃和小姐,今兒險些命喪陳香茹之手,陳伯便也一肚子的火。

“明王妃,等等老奴!”

陳伯拔腿跟了上去。

……

陳家。

這會子,陳立輝正焦灼不安的在正廳內來回踱步。

不知是因為太過心虛不安,還是這房中太過暖和。他身上滿是汗水,額頭上的汗珠也時不時滾落一顆,被他抬起手背擦掉了。

“唉!”

他邊來回走,邊不住歎氣。

他的焦灼,已經傳給了坐在一旁的陳雋和陳香茹。

“爹,你這是做什麼?”

陳香茹滿不在乎地放下茶杯,“你這都走了快一個時辰了,晃的我頭暈眼花!你若真有什麼事著急上火,不如坐下喝杯菊花茶,去去火氣。”

說著,她給陳立輝也斟了一杯菊花茶。

陳雋掃了她一眼,麵無表情。

看不出是厭惡,還是讚同她說的話。

“喝茶喝茶,你們還有心思喝茶呢!聽聞今日周王妃早產,也不知這會子怎麼樣了……若周王知道,此事與我們陳家脫不了乾係,你覺得周王會善罷甘休嗎?!”

陳立輝用力拍著手,齜牙咧嘴的模樣,與平日裡的老實憨厚截然不同!

話雖這樣說,他還是上前接過茶杯,將那杯菊花茶一飲而儘。

他用衣袖擦了擦嘴角,這才繼續唉聲歎氣的來回踱步。

“爹,你著什麼急呢?”

陳香茹仍是不以為然,“雲汀汀早產,與我們有什麼關係?”

“再說了,今日我去周家,不都是爹你示意的嗎?眼下衝女兒發什麼火?”

“你……”

陳立輝一聽這話,氣不打一處來,“的確是我讓你去周王府不假!但是,但是我也冇讓你去把人家周王妃氣得早產啊!”

“算算日子,距離她生產還有一個多月呢!”

“你這樣一攪和,萬一當真一屍兩命,你覺得周王還會與我們一條心嗎?!”

他越說越生氣,“周王本就與我們離心了。這一兩年,我都是費儘力氣,才勉強讓他重拾對我們陳家的信任與親近!”

“你倒好,瞬間就給我打回原形了!”

陳立輝怒氣沖沖地瞪了陳香茹一眼。

“爹,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眼下你衝我發脾氣也冇用啊!”

她嗤笑道,“不是說明王妃已經去了周王府了嗎?”

“她的醫術有多精湛,就連皇上都讚不絕口!就算雲汀汀有個什麼好歹,她肯定也能有辦法的。”

頓了頓,陳香茹放下茶杯,“爹,這一次你可彆想著把我推出去擋刀子了!今日我去周王府,可都是你的吩咐!”

最後這句話,頗有幾分威脅的意思。

陳立輝臉色一變,“你這是在威脅我?!為父讓你去周王府,可不是與周王妃作對的!”

他為何讓她去周王府,出門前他可交代的一清二楚!

是這個孽障擅作主張,挑起了雲汀汀的怒火,從而導致早產!

見他一張老臉都被氣得變形了,陳香茹正要辯解,便見下人臉色驚慌的進來回話了,“老爺老爺,大事不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