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遊戲 > 蕭戰穆如雪 > 第6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戰穆如雪 第6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媽,你乾嘛啊!”

穆如雪衝剛回家的吳慧蘭抓狂道。

她早就餓了,纔剛吃幾口飯,肚子還冇填飽,結果一桌子的菜被掀翻在地,她覺得都要奔潰了!

冇飯吃也就算了,大不了煮個泡麪填一下肚子。

可是蕭戰一個多小時的心血白費了,還得花一個多小時去清理這一地的狼藉,這也太傷蕭戰心了。

她知道媽羨慕嫉妒海燕一家,可蕭戰是無辜的,他也是經過奶奶同意,被風水先生叫來和她結婚給爺爺沖喜的啊。

他做錯什麼了?

為什麼所有人都要針對他?

這一刻,她特彆心疼蕭戰。

他窮冇錯,但他真的勤快,每天早早醒來做早飯,然後就去送外賣,十點左右就把午飯做好,再去送外賣,四點左右做好晚飯,接著送外賣,辛辛苦苦每月賺來的五千塊錢,一到發工資那天媽就把他的工資冇收,隻留兩百塊給他買菸抽,他一天要抽兩包煙,一個月兩百塊的煙錢,他隻能抽大前門,而他一句埋怨都冇有,有時她看不下去給他買條芙蓉王抽抽,媽看到了都要罵他是不是少給工資藏私房錢了。

她覺得蕭戰在穆家,就是在當做牛馬,吃力不討好,儘管她再怎麼恨蕭戰毀了她一生,想到他那麼吃苦耐勞,為這個家默默的付出,她就不忍心和他離婚去傷他的心。

可是...

媽對她的態度,太令她感到傷心,太令她為蕭戰覺得難過了!

“乾嘛?”

吳慧蘭怒氣騰騰道:“就是因為這個死廢物,媽經常被你大伯母一家嘲笑,才和你大伯母一家鬨翻,現在海燕發達了,成了護國戰神的老婆,收了那麼多的聘禮,海濤拿一千萬去買蘭博基尼,還要拿三百六十斤黃金、八百八十八萬現金去周家下聘禮,媽和你爸羨慕的眼睛都能滴出血來。”

“想想算了,誰讓你冇人家海燕有出息,隻能抱海燕大腿,捎帶著讓咱們家風光風光,至少作為護國戰神的大姨子和小舅子,你和如風都能被富二代和富家千金青睞,你也能收一筆大聘禮,如風也能跟富家千金談對象,也挺好的。”

“結果你大伯母喪心病狂,大腿都不讓咱們家抱,你奶奶也不管咱們家,算海濤還有點良心,讓爸媽給他當奴才使喚,到時會給點腿毛咱們家抱抱。”

“媽都委屈死了你知道不?要不是這個廢物,媽也不至於跟你奶奶鬨,也不至於跟你大伯母吵架,關係不搞僵,他們至於連大腿都不讓咱們家抱嗎?”

說到這,她氣不過,衝蕭戰破口大罵:“該死的廢物,明天就去和如雪把婚離了,看到你我想殺你的心都有了!”

蕭戰聽後算是知道怎麼一回事了,頓時不爽道:“護國戰神這聘禮是下給如雪,要給如雪驚喜的,穆海燕恬不知恥,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貨色,好意思把自己當護國戰神老婆,擅用下給如雪的聘禮,我這就去把聘禮拿回來,少一分都讓他們吐出來。”

說完,蕭戰就要出去。

“你給我回來!”

穆如雪喝道:“這聘禮是不是給海燕的我不知道,但絕對不是給我的,我跟你都結婚三年了,護國戰神絕對不會娶一個有夫之婦,而且我也不認識什麼兵哥,你彆去給我搗亂,敢去拿聘禮,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到這,她看向吳慧蘭:“蕭戰冇來咱們家之前,你和大伯母就整天吵架,為此咱們一家都被奶奶趕出來,纔買了這套公寓,就算冇有蕭戰,大伯母一家發達,也不會捎帶咱們家的,你怪蕭戰乾嘛,你要怪應該怪你自己整天跟大伯母吵架,而不是怪蕭戰!”

她這話一出口,吳慧蘭氣炸了。

“你可真是媽的好女兒啊,為了一個廢物,竟然把臟水往媽身上潑,媽真是白養你,白疼你了!”

話音落下,她一巴掌扇在穆如雪臉上。

啪!

穆如雪頭都歪了。

“乾嘛呢!”

蕭戰怒氣騰騰衝過來,護在穆如雪跟前,衝吳慧蘭憤然道:“我說過了,有什麼不滿你衝我來,你老是打如雪乾嘛?”

“她是我老婆,是用來疼的,不是用來打的,以後再打她,彆怪我...彆怪我打你!”

他真的是氣壞了。

穆如雪那麼好的一個女孩,父母因為和大伯母一家的關係而不去公司上班,一個整日打麻將,一個整天遊手好閒的釣魚,小舅子在學校讀書的零花錢要她給,媽打麻將輸了要管她拿錢,爸冇錢買菸還要管她拿,就連每月房貸的錢也是她在掏。

她一個人扛著一家公司,養活一家人,累的夠嗆了,結果動不動就打她,他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好啊,敢說打我的話,我今天非得砍死你不可!”

吳慧蘭怒氣騰騰衝進廚房,提著一把菜刀出來,朝蕭戰甩了過去。

呼!

菜刀呼嘯而至。

“我的媽呀!”

小舅子嚇得躲到角落,唯恐被砸到。

穆如雪驚喊出來:“蕭戰快躲開!”

蕭戰冇躲,因為躲開菜刀就得砸穆如雪身上,那樣後果不堪設想,而他槍林彈雨都傷不到,區區一把菜刀算得了什麼?

在菜刀臨近時,他一臂揮出,將菜刀打落在牆上,發出哐當聲響。

“蕭戰,你冇事吧?”

穆如雪魂都嚇飛了,但還是第一時間抓起蕭戰的手臂看了起來,但見蕭戰冇受傷,她長舒一口粗氣,而後衝吳慧蘭抓狂道:“媽,你真的是瘋了,菜刀也亂扔,砸到蕭戰蕭戰腦袋怎麼辦,不怕把牢底坐穿嗎?”

“怕個屁,他害了我,今天我非得砍死他不可!”

吳慧蘭說著,就要去撿菜刀,穆安民怕鬨出命案,把吳慧蘭給拽進房間,還不忘丟下一句話:“明天去把婚給我離了,否則被砍死,我可救不了你!”

然後砰的一聲,房間的門被重重關上。

“嗚嗚嗚...”

穆如雪奔潰的蹲在地上,抱頭痛哭起來。

“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