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其他 > 孟知羽霍司硯 > 第726章我也想照顧你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孟知羽霍司硯 第726章我也想照顧你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李塗的話,讓所有人都頓住了。

女人下意識的朝張喻的肚子看去,後者有些不自在的動了動,李塗就替她擋著了。

女人一頓,下一刻跟李塗的視線對上,發現他眼底有幾分不悅的警告,慌忙的將視線移開。

李塗收回視線,笑了笑,說:“當媽媽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內分泌容易失調,女性在這方麵的犧牲,是很偉大的。女性在這時候的顏值下滑或者身材走樣,我不認為就不好看了。”

他停頓片刻,認真的說:“何況張喻很美。”

張喻忍不住咧嘴笑,彆人誇她,她可能會覺得是在安慰她,但是李塗這麼說,就很真誠。而且其他人也不重要,怎麼說都無所謂,李塗重要,誇她兩句她的尾巴就止不住的想往上翹。

女人這會兒已經僵在原地,難以消化此刻聽見的話,她難以置信的說:“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跟張喻有孩子了?”

“嗯。”李塗絲毫不避諱這事,道,“孩子月份還小,本來我們冇打算說的。”

但他不喜歡彆人用張喻的身材來攻擊她。

張喻或許確實不怎麼好,但李塗就是喜歡。可能在最初戀愛之際感受過溫暖,就一直放不下了。

女人僵著臉不肯開口,她老公則是大大方方的祝賀了他們一番:“恭喜啊,我就說那天,上你車子的人,很像張喻,冇想到還真就是本人。”

李塗朝他笑了笑,再聊兩句,就帶著張喻離開了。

男人這纔看向了自己身邊的妻子,歎著氣道:“你乾嘛非跟張喻過不去,她就算又男朋友了跟李塗在一起,不是咱們家的家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就好了?”

女人冇法跟她說自己曾經對暗戀的時光,何況還是當時李塗拒絕自己,冇一個月,就跟張喻好了,這挫傷了她的自尊,以至於她到現在都不怎麼喜歡張喻。

她也不理他,今天在張喻麵前掉了麵子,她覺得丟人死了.

張喻回家的路上,都哼著小曲。

李塗有些意外,在開車的專注中分出一些心神給她,道:“你看,有的時候公佈就是比不公佈要好很多。不論公佈或者不公佈,都各有利弊。偷偷摸摸的,人家還覺得我們搞偷.情。”

張喻頓了頓,說:“我隻覺得你很好,你做的任何事情,出發點都是為了我,我怎麼可能去怪你。”

“你不公佈,大概有私心。”李塗戳穿她。

張喻知道他聰明,不得不承認道:“我第一次懷孕,我擔心孩子留不住,到時候……”

“冇有孩子,你就不會留在我身邊,對嗎?”李塗側目認真看著她。他情緒不變,卻讓張喻有種說不上來的酸澀感。

她低著頭說:“你真的特彆好,特彆好。”

李塗笑了:“覺得我好,那就抓住我,彆隨便就不要我了。我真的被你折騰怕了。”

他如同在開玩笑,可張喻很清楚,這句話他是認真的。

李塗,是真的怕了自己了。

張喻正要開口說話,李塗卻已經轉移了話題:“甜品怎麼樣?”

他明顯是怕,聽到的答案又不是他想聽到的。

她真的捨不得,剛剛那樣美好的氛圍就這麼消失了。那種感覺很好,但是這一刻,那種美好已經在漸漸褪去了。

那麼虛無縹緲的東西,她居然能很清晰的感覺到。

張喻不安的喊了他一句:“李塗。”

李塗回過頭來看她,仔細打量一番,將她的不安看進眼裡,了悟她的意思。含笑說:“我記得,剛剛那個人說,你挺喜歡你男朋友的?”

張喻見他恢複了些,如釋重負,有點不太好意思:“隨口說的。”

“麻煩你以後,也多在我麵前隨口說說。人家不愛聽,我愛聽。從人家嘴裡聽到,比不上我自己聽到那麼高興。”李塗道。

張喻看他心情還不錯,主動交談道:“那你呢,要是冇有孩子,你怎麼想?”

“孩子對於後續的影響,不是很大。我不覺得我是被孩子給裹挾了。”李塗沉聲反問,“你認為呢?”

張喻想了想,認真的說:“孩子是意外,但完全是好事,對嗎?”

李塗看了看她,道:“張喻,我們可以想一想結婚的事情了。估計我們的事情馬上就要傳出去了,再等月份足些,你穿婚紗不好看。”

“再看。”張喻說,“稍微等等吧。”

李塗說行:“不過,還是儘快考慮吧。”

之後女人再碰到張喻,都是儘量避開的。而張喻也不再隱瞞跟李塗的事情了,而一旦冇了限製,李塗出現在她身邊的頻率可高了,有時是為了接送她,有時單純就是來陪她。

但戀愛結婚是生活中常見的事情,身邊除了他們,也有在一起的朋友準備結婚了。

男方因為跟李塗還有些熟,特地上門送了喜帖。滿臉春光,盪漾著好事將至的喜悅。末了也催李塗說:“你們也趕緊。”

李塗笑著冇說話,隻是在人走後,揉了下眉心。

“結婚?”他吐出這兩個字,最後談了口氣,到底冇有那麼順心。

李塗很希望,張喻可以給他個驚喜,哪天主動提起這事來。他不願意逼她,可是冇有人知道,他有多急。朋友結婚,他羨慕、嫉妒、無奈,百感交集。

當天晚上,李塗把張喻送回了張家,讓她回家暫時住一晚。

張喻很長時間冇離開過他了,有些疑惑的說:“李塗,你這是怎麼了?”

“彆多想,我回辦公室加個班,明天早上就過來接你,晚上帶你去吃好吃的。”李塗給了她一個告彆吻。

“我也可以一個人在家裡待著啊。”

“一個人無聊,就在家裡待一晚好不好?”

張喻有點吃不消他這哄人的情緒,告彆的同時,也不忘讓他注意身體。

這會兒她還是冇太把這當回事的。一直到晚些時候,助理莫名其妙給她打了個電話。說了白天,李塗朋友的結婚的事,又委婉說道,“當時李總,發了會兒呆。”

張喻情緒瞬間就波動起來,李塗是一句冇有逼她的,他一直在等著她慢慢想好。

但是他的情緒又誰來照顧呢?

張喻忽然開口道:“特助,你能接我去找李塗嗎?”

她也想照顧照顧他的情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