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曆史 > 林風蘇雅小說閱讀 > 第776章 我就要結婚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閱讀 第776章 我就要結婚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木子秋已經很久冇彈琴了。

當然,也冇有唱歌。

煉丹閣這種大部分弟子用來打發時間,混跡生活的地方,這段時間反而藥香瀰漫,香味撲鼻,如果路過第三號藥槽的時候,偶爾還能一飽眼福,看到一抹窈窕動人的靚影,正蹲在地上,穿著一件輕紗百褶裙,手裡拿著扇子,一邊扇動丹爐,一邊拿著一邊書,對照著什麼。

僅僅是一個側麵,一個背影,就足夠讓路過的男弟子們怦然心動,心裡想著若是能有這樣一位佳人,一同修行煉丹,興致到了,再來個雙修啥的,那該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啊。

當然,他們也隻是想想罷了。

甚至看也隻是匆匆一瞥,不敢多停留。

隻因為她是玄天宗三大長老張雲祥的孫子那個被譽為混世魔王的未婚妻——葉馨兒。

“馨兒,又在煉丹呢。”

董楚山笑嗬嗬地走到木子秋麵前,臉上滿是欣慰之色。

不光是女娃子熱愛煉丹,更多的是她出眾的天賦。

誰能想到,這才短短的數月時間,她的煉丹造詣,已經可以和一些老學究內門煉丹弟子媲美。

這簡直不可思議!

隻能說,天賦和努力的雙重加成,確實能發揮超乎想象的結果!

“董爺爺,您來啦。”

木子秋甜美一笑,站起身,被煙燻得有些微黑的小臉,皺了皺鼻子,多了幾分俏皮可愛和嬌憨。

“怎麼樣啊馨兒,跟董爺爺說說,最近丹藥煉製的成果?”

董楚山滿臉慈祥地問道。

木子秋臉頰有些泛紅,羞赧道:“也就煉製出了一顆七個上品丹藥,其他的,不值一提……”

董楚山的眼皮子跳了一下。

乖乖,七個上品丹藥?

這……真的是一個新人能做到的嗎?

看來,他還是低估了這女娃的煉丹水平啊。

“董爺爺,九轉還魂丹,真的可以讓我想起以前的事嗎?”木子秋忍不住道。

董楚山一愣,道:“基本上來說,是可以的,怎麼,馨兒你最近每天服用九轉還魂丹,可是想到了什麼嗎?”

木子秋正要點頭,忽然看到不遠處小胖邁著六親不認步伐晃晃悠悠地走了過來,立刻閉上嘴巴。

“董爺爺。”

胖子走到老爺子麵前,笑嗬嗬地打招呼。

董楚山橫了他一眼,道:“小菊花,你一個外門弟子,不去煉丹,怎麼總往這跑,你是真以為我不抽你是吧?”

“額,董爺爺,我不是小菊花,我是張奇啊。”

胖子有些頭疼。

這老爺子記性是不好,但自己和他好歹相處了這麼久,每次看到自己,都總會想起另一個人,不是什麼王二麻子,就是什麼小菊花,大肉腸,儘是一些稀奇古怪的名字,有時候他都不得不懷疑,老爺子是不是故意的?

“哦,原來是小胖啊,你瞧我這記性。”

董楚山拍了拍腦殼,道:“你是來找馨兒的吧?那就好好聊天,不許欺負她……哦對了,也不要一直打擾她,她現在是我得意弟子,以後要出去比賽的那種,你要是把這麼一顆好苗子毀掉了,看我不抽死你。”

說著,對木子秋又笑著叮囑了幾句,這才離開。

胖子歎了口氣:“馨兒,你真打算這麼一直煉丹下去,以後還跟著董爺爺去參加什麼比賽?”

木子秋蹲在地上,頭也不回道:“不知道,我隻是想煉丹而已。”

“那彈琴呢?唱歌呢?”胖子急了,“你可不能不務正業啊,彈琴和唱歌,纔是你的長項,你總不能撿了芝麻丟西瓜吧?”

這段時間聽不到木子秋的琴聲,胖子心裡總感覺缺了點什麼,特彆不自在。

他覺得古箏,纔是木子秋的靈魂,其它的事……什麼都不需要管,什麼都不需要乾。

“唱歌彈琴纔是不務正業吧?”

木子秋蹙眉道:“畢竟對於一個宗門而言,一個丹師的作用不言而喻,我既然來到了這,總不能站著茅坑不拉屎吧?”

“啊這……”

胖子哭喪著臉道:“馨兒,請你不要用你這張天真可愛的臉,說屎這麼粗俗的詞語。”

“反正,我就想學點新東西,你是不是不許啊?”木子秋哼道。

“冇有冇有,你想學什麼就學什麼,我不會逼你的。”

胖子忙道,隨即臉上露出一絲猥瑣笑容,“不過馨兒,咱們結婚的時間,還有一個多月就要到了,到時候老祖會出關,親自為我們主持婚禮,我就想問下,你準備好了嗎?”

木子秋嬌軀一顫,正拿著扇子的手,僵住了。

是啊,她怎麼就忘了呢。

她之所以被迫來到這,可並不是來當什麼弟子的。

而是,要成為眼前這個青年的妻子。

無論是否願意,似乎都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木子秋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穀底,對未來的期望,對記憶復甦的那一點點激動,在這一刻都煙消雲散。

她熄滅了丹爐,站起身,冷冷道:“我不會忘記的。”

說完,便離開了這裡。

胖子並冇有去追。

他望著地上,已經變成黑灰色粉末的藥渣,臉上閃過一絲不忍。

他又怎會看不出,木子秋,其實是很抗拒這個婚禮的。

可是,什麼都能依她,唯獨這件事不行。

“哪怕生米煮成熟飯也不行……”

胖子喃喃自語。

*

木子秋失落地回到了房間。

她有些魂不守舍。

尤其是,想到自己和張奇婚禮當天,那些人帶著祝福的話語,還有那據說修為通天的老祖,親自為他們主持。

真的逃不掉了嗎?

她一屁股坐在乾淨的木質地板上,望著窗外,怔怔出神。

平心而論,她並不討厭胖子,經過這一段時間相處,雖然遠談不上愛,但至少也有了好感。

胖子的為人怎樣不是關鍵,但他,的確是真心實意對自己好。

可是,她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她總覺得,自己應該嫁的,是另一個男人……

“是王野嗎?”

“不,不會是那個卑鄙小人的!”

“誰都可以,就是不能是他!”

一想到王野,木子秋心裡有些生氣,明明一開始是個聽挺正派的人,可為什麼後來,居然對她做出這種事,說出那些汙言穢語的話!

她開始討厭他,卻又矛盾地想要見他!

可是,那個大笨蛋,就連一句解釋都不給!

“王野,你就是個混蛋!”

木子秋難得露出“葉馨兒”記憶中的刁蠻一麵,齜牙咧嘴地抬起雙手,就像發怒的小貓兒一般,對著空氣就是一段亂撓,彷彿撓的正是那個企圖輕薄他的男人一般。

“你說得對,王野就是個混蛋。”

一個溫醇的嗓音在門口響起。

木子秋如遭電擊,俏臉失神一般地朝著那個聲源處看去。

那裡,正站在一個人。

一個在她夢裡出現過無數次,不知道該親近還是遠離的男人。

“你來這做什麼?”

木子秋的臉沉了下來,冷聲道。

“來這跟你說聲對不起,因為一些事,我消失了一段時間。”

林風一臉誠懇地說道。

“消失?”

木子秋冷哼道:“上個星期,你不還來看了我嗎?”

上個星期?

林風一頭霧水。

上個星期他還在水牢裡呢,怎麼可能來看望木子秋。

“上個星期我冇有來。”林風道。

“行了,我不想見到你,你走吧。”木子秋語氣不耐道,“另外,也請你以後不要踏入這裡一步,”

“為什麼?”

林風怔住了,“我們的相處,不是一直很好嗎?你放心,我現在不會逼你想起什麼,我也願意等,你等你恢複記憶的一天,你要信你,你絕不是什麼葉馨兒,你是木子秋,你是——”

“夠了!”

木子秋冷聲打斷道,臉上,露出一抹淒然:“我是誰,現在還重要嗎?”

“怎,怎麼就不重要了?”林風愣道。

他不明白,木子秋到底怎麼了。

為什麼他從水牢回來,她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木子秋歎了口氣,幽幽道:“還有一個多月,我就要結婚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