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曆史 > 林風蘇雅小說閱讀 > 第630章 親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閱讀 第630章 親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身受重傷的陳伯,這一刻徹底心如死灰。

他知道,再不會有希望了。

從頭到尾,他就看錯了人。

汪琴也好,張華也罷,根本就冇有把他當成親人。

而他,在撞破了兩人的勾搭後,居然還傻乎乎地想要成全他們……

“我不能死!”

陳伯心中猛然升起這個念頭!

他不怕死!

從加入天盟的那一天起,他就做好了為宗門付出生命的準備!

但,他不想死在這兩個卑鄙無恥,狼心狗肺的人手中!

就在張華下一輪攻擊到來時,陳伯祭出了他最近剛從某個敵人那搜刮而來的法寶!

“轟!”

一聲爆裂聲響!

整個地麵,直接炸開,碎石飛舞!

但,陳伯卻失去了蹤影!

“人呢?”

張華臉色驟變。

隨即奪門而出。

此時。

十裡之外的某個地方。

滿身鮮血的陳伯,躲在一處石壁旁,氣喘如牛,臉色蒼白。

手中,握著一個黑色潰爛的旗子——遁形旗。

這件極品法器,是陳伯最近從一個敵人身上搜刮而來,無論是妻子汪琴,還是師兄張華,都不直到此物的存在。

此法器為低級空間法器,可以瞬息之間帶人逃離十裡之外,但因為使用次數有限,一共隻能使用七次。

而搜刮過來的時候,遁形旗便知剩下三次。

並且每一次使用,都要耗費大量的法力。

陳伯冇有馬上離開,而是原地盤坐休息,確定四周無人後,才繼續使用了遁形旗。

就這樣,陳伯逃離了天盟。

一逃,就是幾十年。

在他走後,張華和汪琴故意在對方身上留下傷口,謊稱是陳伯勾結邪派,被汪琴發現後一路追殺,遇到了張華,張華和汪琴,麵對陳伯以及那“幾個”邪派中人拚死抵抗,最終以身負重傷的代價,擊退了陳伯等人。

因為張華在門派中聲望及高,加上還有陳伯妻子汪琴的證明,所有人都確信,陳伯勾引樂邪派。

就這樣,一場追殺開始……

“小妞,你最好不要血口噴人!明明是陳德龍勾引邪派,對師兄和師妹下毒手,你現在居然反著說?”

另一個天盟的人,指著賀若雨厲色道。

“血口噴人?”

賀若雨皺眉道,“陳伯在我賀家當守護神多年,我相信他的人品,絕不會騙我。”

“他陳德龍不過是個偽君子罷了!”

汪琴冷哼道。

“陳伯如果是偽君子,那你又是什麼?綠茶婊嗎?”

賀若雨譏笑道,“也對,看你這狐媚的樣子,陳伯走後,你多半冇少綠你男人吧?”

“你,你——”

汪琴氣得肺都要炸了,咬牙切齒道:“你不知死活,忽然敢侮辱我!”

手腕一番,一道紅色光芒飛射而出!

目標,正是賀若雨!

賀若雨也不敢示弱,隨手凝聚出一道氣勁,準備抵抗!

“小姐快退開!”

陳伯焦急的聲音響起。

緊接著,他忍著傷痛,一步跨到了賀若雨麵前。

“噗——”

紅色光芒,從陳伯肩膀穿透而出,濺了一地的鮮血。

“陳伯!”

賀若雨大驚失色,連忙扶住陳伯。

“我……我冇事。”

陳伯乾咳兩聲,虛弱地說道,“小姐,你快走,這趟渾水,不是你能摻和的……”

“不行,我若走了,他們一定會殺死你的!”賀若雨心急如焚道。

“可是你不走,也救不了我啊?”陳伯苦笑,“他們三人的修為,兩個築基後期,一個結丹期,根本不是你我可以應付的……小姐,你快走吧,你若出了事,我黃泉之下也不得安息啊!”

賀若雨還想堅持,賀家老太卻是厲色喝道:“若雨,你還在那乾嘛,快回來!”

“是啊若雨,你趕緊回來吧!”

“這種事和我們賀家無關,你千萬不要多管閒事!”

一些賀家人,也開始紛紛勸道。

畢竟賀若雨在賀家地位非凡,她若是出了什麼事,對賀家絕對是巨大的損失。

至於陳伯,雖然是一個很忠誠的守護神,死了有些可惜,但賀家絕不會為了一個真人,和一個修行大宗門作對。

這也是為什麼,當天盟的人來找陳伯麻煩時,賀老太立刻命令所有賀家人,乃至保鏢,都不許插手!

她很清楚,這種層次的事,她不能管,也管不了。

如果強行去管,搞不好還會連累家族。

“我不走,我死也不走!”

“陳伯,你救了我這麼多次,我若離你而去,和對麵那幾個畜生有何區彆?”

賀若雨大聲說道。

“小姐……”

陳伯身子一顫,看向賀若雨,見她清澈漂亮的眼睛裡,滿是堅定,冇有絲毫退縮和恐懼。

這一瞬間,眼淚不受控製地湧了出來。

被追殺的那一天,他陳德龍以為世上再冇有一個真正值得托付後背,去信賴的人。

人本虛偽,哪怕親人都是如此,更何況主仆?

可現在,賀若雨的所作所為,徹底震撼了陳伯,讓他明白……這世上,還是有好人的啊!

“若雨,你瘋了嗎?聽我的話,趕緊回來!”

“他陳德龍隻是一個仆人,不值得你搭上性命啊!”

賀老太臉色一變,急聲嗬斥道。

“奶奶,從小到大,您說的話我都會聽,但這一次,不行。”

賀若雨搖著頭,站起身,用嬌柔的身軀,擋在了陳伯麵前,一字一句道:“陳伯不是仆人,他是我的朋友,他為我擋下了一次又一次的子彈,救了我一次又一次,我早就,把他當成了親人。”

親人……

陳伯怔怔地看著年輕的女主人,那張佈滿淚水蒼老的臉,這一刻彷彿有了光。

心如死灰幾十年。

他認為再冇有人可以值得他付出生命。

現在看來,那個人原來一直就在身邊啊。

“對不起了,小姐。”

陳伯的聲音響起。

賀若雨俏臉一變,猛然意識到了什麼,剛喊出“不要”兩個字,身子便是一軟,倒在了陳伯的懷中。

陳伯抱著失去了抵抗力的賀若雨,走到賀老太麵前,說道:“幫我跟小姐說聲對不起。”

賀老太望著陳伯,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甚至,性格一向犀利的她,這一刻都不敢直視陳伯的眼睛。

她知道,這一次是她錯了,但她也冇有辦法。

為了孫女,為了賀家,她隻能這麼做……

“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們賀家。”

賀老太黯然道。

“不,來賀家,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明智的事。”

陳伯颯然一笑。

接著轉身,大步來到了張華三人麵前。

“我不會束手就擒的!”

陳伯拿出一把冒著綠色光芒的長刀,沙啞著嗓子道:“我會一直戰死為止!”

張華冷笑:“這麼壯烈的死法,倒也挺適合你,師弟。”

話畢,張華結丹期龐大的法力,如驚濤駭浪,狂湧而出!

兩人手持法器,衝殺而上!

頓時,天地變色!

風雲密佈!

賀家遠中,光芒閃爍,飛沙走石,強烈的氣勁,不斷衝擊!

半晌。

塵埃落地。

陳伯倒在了地上。

手中那把長刀,碎成了兩截。

“結束了。”

張華淡淡道。

“唰——”

法器的光芒,如炮彈一般轟然落在了陳伯身上。

轟轟轟轟!

這一小片範圍,瞬間被夷為平地。

無法動彈的賀若雨,一邊掙紮,一邊哭泣……

賀家老太,閉上了眼睛。

張華,露出瞭如釋負重的笑容。

這一刻,他實在等了太久,太久。

現在,終於可以實現。

“咦?”

張華突然輕咦一聲,臉色露出驚異之色。

隻因為,那片被法器打的凹陷的地麵,除了碎石泥土,竟再無一物。

他深知一番攻擊雖可令陳伯粉身碎骨,但絕不會連一點屍體殘肢都不剩下!

這是怎麼回事?

“師……師兄!”

汪琴忽然指著一個方向,驚叫道。

張華猛然轉身。

隻見不遠處,一個穿著白色休閒衣衫,年紀二十來歲的青年,正攙扶著一個受傷的老人,站在原地。

“說好了下次來你請我喝酒,怎麼,你這是想賴賬啊?”

青年笑眯眯地對老人說道。

老人彎下腰,吐出一小口鮮血,然後裂開嘴,暢快淋漓地笑出了聲。

他知道,這頓酒是跑不掉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