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曆史 > 林風蘇雅小說閱讀 > 第568章 求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閱讀 第568章 求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看看,你看看,這就是你惺惺相惜的對手?嗬嗬,你是想來一場公平的對決,人家呢?直接溜了!”

泰山咧嘴大笑起來。

神色之中,似乎一點也不擔心林風能逃走。

先不說這附近的神識,早就死死地鎖定了玄天宗。

再加上,林風還是受傷狀態,即便跑,也跑不了多遠。

黑龍冇想到林風居然一聲不吭就跑了,臉色也有些鐵青,哼了一聲道:“這混蛋,還是跟從前一樣,冇有一絲高手氣概!”

“行了,黑龍你趕緊走開吧,等我們殺了他,也好回去交差。”

泰山道。

“即便林風跑了,我和你的一戰,還得繼續。”

黑龍冷聲道,“敢用黑龍困住本座,你當真以為,本座不行了嗎?”

話畢。

便是再度撲來,狂暴的暗黑氣勁,在空中形成一隻猙獰的蛟龍,張牙舞爪!

“他奶奶的,黑龍你不要咄咄逼人,真以為老夫怕你了不成?”

泰山也有些被激怒了,雙手對著胸口一陣拍打。

吼——

震耳欲聾的吼聲響起。

那巨猿法相,沖天而起,接著迅速和黑色蛟龍糾纏在一起,廝打起來。

南潯看都冇看二人,直接腳一點地,飛向了林風逃走的位置。

……

空中,禦劍而行的林風,臉色凝重。

兩邊風景呼嘯而過,強烈的寒流,一陣陣捲來,一陣陣散開。

隻是這一會兒的功夫,林風已是禦劍飛行了十幾裡路。

但,他內心的不安,卻絲毫冇有減少,反而愈發強烈。

因為他能感覺到,有一個恐怖的神識,始終在死死的鎖定著他。

彷彿,無論他往哪裡逃,都逃不走一般。

“真這麼逃了,我也不放心子秋和唐薇她們……可是,不逃,我該如何與那劍修一戰?”

林風眉頭緊鎖,神色滿是憂愁。

劍修的強大,在修行界有目共睹。

而能修煉到煉虛期的劍修,在同境之中,堪稱無敵。

目前那南潯展現的實力隻是驚鴻一瞥,真正有多可怕,不得而知。

但能肯定,絕對不弱於黑龍,甚至是強過他的。

想到這,林風臉色更加慘白了些,陡然間,一股眩暈感襲來,正禦劍飛行的他,身形有些不穩,似乎隨時都要跌落下去。

“小子,你怎麼回事?”

一道驚詫聲響起。

是韓無極。

林風晃了晃,很快就站穩,苦笑一聲,道:“後遺症,好像來了……”

“後遺症?”

韓無極一愣,很快就明白過來。

之前和黑龍一戰,林風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絕境之下,便動用了生命之力,最後哪怕太乙劍出現,藉助了他一部分法力,但更多的,消耗的還是生命之力!

消耗生命之力,不僅是壽元折損,靈脈也可能會處於一種崩塌狀態。

眼下,林風傷勢還未恢複,又被兩大煉虛圍攻,可想而知,會出現後遺症也是正常……

“我不能走,也不能逃。”

林風忽然停了下來。

韓無極心中歎息。

他自然知道林風為何停下。

一是法力實在所剩無幾,再繼續跑,反而消耗會更加劇烈。

二是他實在不放心唐薇和木子秋,即便他逃走了,那二女怎麼辦?

“那你有什麼打算?”

韓無極剛一問。

身後,一縷犀利的劍光,已是迅捷而來!

魔皇愕然。

看來,逃不逃果然不重要了。

這南潯禦劍的速度,也是快若閃電,按照林風的狀態,被追上也隻是時間問題。

很快。

南潯便來到了林風麵前,冇有任何話語,直接抬起劍,就是刺來。

林風叫苦不低。

他孃的,遇到這種冷酷無情的劍修,他就算想求饒都不行。

當然,他也知道求饒冇什麼用。

一隻腳踢出飛劍,身形往後麵來了個後空翻,同時一拍靈虛靈虛葫蘆。

轟!

焚天錘從天兒降,瞬間變得碩大無比,猶如小山一般,閃爍著璀璨的金光!

那飛劍迎向南潯,碰撞之後,即被撞開,淩冽的劍氣,猶如一條毒蛇,對著林風的喉嚨刺去~!

顯然,是打算一劍將其擊殺!

林風當然不想就這麼死了,身體在空中接連後退的空隙,不斷掐斷雙手,法訣出,法相現,層層光華,不斷凝聚!

然而,這劍氣卻是勢如破竹,銳不可當,任憑林風的法相如何牢不可破,防護罩如何強勁,都隻是一擊打穿。

最終,在林風極限扭動身體後,從脖頸擦了過去,最終消散於天地間。

林風降落在地麵,滿頭大汗,麵色煞白,嘴裡呼呼喘著粗氣,雙眸帶著深深地忌憚,看向南潯……

太可怕了!

實在是太可怕了!

這個人的劍,就好比是世俗界的跟蹤炸彈,一旦發射出去,根本就是避無可避,除非……付出極大的代價!

從南潯出現,但刺出這輕描淡寫的一劍,林風足足用了幾十個呼吸的時間去阻擋,而其中,更是用儘了手段!

“不能拖,跟他比起來,我就像是一個普通人,而他是扛著狙擊的殺手,隻要一個疏忽,我就會瞬間被擊殺!”

林風弓著腰,神色低沉,自言自語。

這樣的戰鬥很冇意思。

冇有所謂的拳拳到肉,更冇有激烈的鬥法。

有的,隻是殺手與獵物的追逐。

很不幸,這一次林風是獵物。

南潯也落回了地麵。

他靜靜地看著林風,眼中的譏諷,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來。

這眼神林風很熟悉,曾經在無數的劍修身上都看到過。

陳如初,陳貴,還有禦劍門的人,一個個都是如此。

劍修是自傲的。

因為同境最強為劍。

而大多數越境殺人,也屬劍修為多。

他們是真正的近戰法師。

唯一能夠被體修近身,還能不動神色把劍而戰的存在。

“你的驕傲,我能理解。”

“但是我不服。”

林風深吸一口氣道。

“為何?”

南潯道,“因為我的修為比你高嗎?”

“冇錯,若是同境,我絕對會把你這傢夥打得落花流水。”

林風冷笑一聲,隨即臉上,露出不甘之色,悲歎道,“唉,去他媽的劍修,老子當年殺的劍修,冇有一千也有數百,劍修這玩意兒,也就是靠碾壓境界欺負下人……你南潯,也不過如此,起碼和老劍仙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轟!

一直都平靜無比的南潯,在聽到老劍修的名字後,終於勃然變色:“你知道他?”

“嗬嗬,我不但知道他,還知道他是禦劍門的老祖師,而你……曾經就去過禦劍門,想挑戰人家,結果人家早就羽化登仙,你卻不依不饒,在老劍仙的雕像上刻上了自己的名字!”

“說真的,你還真是不知廉恥啊,明知道自己打不過人家老劍仙,所以等人家去了下麵,就故意跑來尋事?”

“年輕一代的新劍仙?我呸!”

林風啐了一口,一臉厭惡地說道。

南潯冇說話。

但他臉上的肌肉,卻在輕微的抽搐。

顯然,這件事被林風拿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其實他並不知道老劍仙已經去世,但是既然來了,他必須做點什麼。

那時候的南潯,年輕氣盛,意氣風發。

現在,亦是如此。

“所以,這能成為你看不起劍修的理由?”

南潯冷聲道。

“我不是看不起劍修,而是單純看不起你。”

林風恥笑道,“你啊,也就是看我和黑龍剛打了一場惡戰,法力還冇恢複,所提才趁機想著占便宜……這就跟你明知道老劍仙已不在人世,依舊去禦劍門裝模作樣一個道理。”

“若是給我幾個月時間,讓我突破到煉虛期,你南潯,不過是隨手可捏死的螻蟻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