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曆史 > 林風蘇雅小說閱讀 > 第304章 我是你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閱讀 第304章 我是你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雖然唐薇和木子秋費儘千辛萬苦,終於做出了第一枚木還丹,但之後的煉丹之路卻並不順利,因為冇有靈力的緣故,失敗率極高,儘管她們屢戰屢敗,但林風看著這些珍稀藥材一點一點的被消耗,他心疼啊。

服用了木還丹後,體內的靈力恢複了些許,但身子骨還是冇力氣。

林風不敢想象,這召喚一次太乙劍的代價究竟有多霸道,居然能讓自己虛弱到這個地步。

這種時候要來一個仇敵,誰能保得住?

這一天,正在打坐調息的林風,忽然身子一哆嗦,猛地睜開了眼睛。

隻見窗外的天空之上,烏雲滾滾,雷電交加,整個呈現出一片肅殺之氣!

空氣,無比渾濁,淩冽的寒風,夾雜著雪花,就先刀片一樣砸在窗戶上,劈裡啪啦,好不刺耳。

“咦,今天天氣預報不是說不下雪嗎?”

坐在沙發上正百無聊賴看著電視的唐薇,疑惑自語。

衛生間內。

木子秋剛好了一盆熱水,正準備給林風洗漱一番,忽然發現剛倒好的熱水,居然變得冰冷無比。

她打了個寒顫,有些難以置信。

於是,她再次把手伸進水中。

水,依舊變得冰涼。

“不可能啊……”

木子秋目瞪口呆。

儘管室外的氣溫為零下幾度,但室內中央空調24小時不間斷開著,水怎麼會冷得這麼快?

不知道為何,木子秋此刻心裡莫名開始不安。

*

某家小菜館內。

一個穿著襯衣,一個穿著T恤,身材魁梧的兩個男人,並肩走了進來。

外麵寒風呼嘯,冷得嚇人。

而他們卻穿的這麼少,不由讓撐在吃飯的客人,驚愕抬頭。

這身體得有多好啊?

服務員小菊立刻迎上去:“先生,是兩位嗎?”

走到跟前,她才感覺到這兩人的身高簡直驚人,一個起碼有接近兩米,另一個估計一米八,一米九出頭,全都跟鐵柱似的,胳膊比她的兩條腿還粗。

其中一個魁梧男子上前一步,巨大的壓迫感,讓小菊呼吸幾乎停滯,後背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串冷汗,雙腿趔趄地往後推開。

正要摔倒時,一隻有力的打手將她扶住。

手的主人是另一名魁梧男子,和他旁邊那人不同的是他的五官顯得清秀很多,戴著一副眼鏡,如果不看身材,甚至會以為他是個教書先生,十分儒雅。

“冇事吧,小姐?”儒雅男子微笑道。

小菊受寵若驚地點了點頭。

“我們是兩個人,請給我們安排一張桌子。”儒雅男子聲音溫醇道,“對了,儘量大一點。”

“好,好的,那就去包廂吧?”

“行。”

等小菊領他們往包廂走時,儒雅男子無奈地看了一眼同伴,說道:“五哥,這裡不是北境,冇那麼多敵人,都是一些普通的小老百姓,你彆總把氣勢弄得這麼嚇人啊。”

魁梧男子正是狂龍。

狂龍尷尬一笑:“哈哈,習慣了。”

話畢,他身上噬人的氣息頓時收斂,走在前方的小菊,明顯感覺壓力少了許多,步伐也變得輕快了。

來到包廂,陳樺把菜單甩給狂龍,讓他點菜。

狂龍直接點了十幾道菜,除了有一些雞鴨魚肉外,大部分居然都是青菜。

這讓小菊驚歎於這大塊頭的食量時,也有些好奇,這大塊頭莫非是素食主義者?還真是看不出來啊。

她哪裡知道,常年駐紮北境的戰神,很多時候執行任務,都是以野獸的皮肉為師,相反,青菜還吃不到多少。

酒菜上來,狂龍和陳樺碰了碰杯,一飲而儘。

“好酒,就是度數低了點,不如咱們北境的烈火山,差了點味道。”狂龍感慨道,“不過這裡的菜味道是真不錯,好久冇回國了,這次一定要多玩幾天。”

陳樺破天荒冇有反對,而是笑道:“這次大任務結束,殿主給我們放了長假,咱們倒是可以在這裡待個十天半個月。”

“嗯,早點把那姓林的做了,我也能好好享樂一番。”狂龍夾了一塊豆腐放嘴裡,一邊咀嚼一邊說道。

陳樺沉默不語。

狂龍又喝了一杯酒,看向陳樺:“老六,你在想什麼呢?”

“哦,我在想,你一定要殺了林風嗎?”陳樺道。

狂龍眉頭一皺:“怎麼,來之前你可是答應我了,絕對和我站在同一條船上,現在你想反悔?”

“五哥你彆誤會,我隻是考慮到這件事無論對錯,咱們如果殺了人,事情肯定會鬨大……到時候萬一殿主責罰下來,對你之後的仕途會有影響啊。”

“依我看,那林風廢了老七,咱們也廢了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看如何?”

陳樺道。

“不行!”

“隻是廢了他,難解我心頭之恨!”

狂龍一拍桌子,怒喝道:“再說了,老七是什麼身份,那林風又是什麼身份?即便他死一千次,一萬次,也不足以泄我心頭之憤!”

陳樺知道狂龍這次是鐵了心要殺林風,再勸下去也冇什麼意義,隻能歎了口氣,道:“好吧五哥,這事咱們不談,先吃飯吧。”

狂龍坐下身,氣呼呼道:“總之到時候你不幫忙沒關係,但一定不要插手,否則小心我抽你丫的!”

“行行行,我都聽五哥的。”陳樺哭笑不得。

兩人繼續吃喝。

這時候,服務員小菊走了過來,端著一份菜,笑著說道:“客人您好,這是本店特彆贈送的一道菜,水煮小黃魚,希望你們喜歡。”

“謝謝,我們很喜歡。”陳樺點頭笑道。

“妹子辛苦了。”狂龍也跟著說道。

“不辛苦,我是服務員,為你們服務是我的職責。”小菊笑容燦爛,蹦蹦跳跳地離開。

狂龍用筷子夾了一塊魚放入嘴中,說道:“這小姑娘看起來還冇成年吧?年紀輕輕就來這裡當服務員,不容易啊。”

陳樺笑了笑,冇說什麼。

他入世更多,自然知道這根本不算什麼。

畢竟,天下不容易的人太多了,如果每看到一人都感慨一下,那他也太累了。

“啊——”

突然間,門外傳來一聲尖叫。

這聲音正是小菊的!

狂龍眉頭一皺,放下筷子走了出去。

陳樺緊隨其後。

隻見大廳內,小菊正手足無措地正在原地,眼眶紅紅的,一臉委屈。

地上有一盤菜摔了個稀巴爛。

一個五十多歲,穿著貂皮,脖子上戴著金項鍊的中年男子,一臉淫穢地看著小菊,冷笑道:“你是怎麼做事的,連個盤子都端不好?”

小菊隻是抽泣。

周圍的食客紛紛圍觀,一個疑是老闆的男子走了過來,陪著笑臉道:“龍哥,可是小菊有什麼地方照顧不周?”

看這卑微的態度,這名為“龍哥”的金項鍊男子,明顯在這一塊頗有惡名。

龍哥哼道:“這個服務員把我菜摔了,還濺了我一褲子油,你說該怎麼辦?”

老闆看向小菊,問她是這樣嗎?

小菊哽咽道:“是這個叔叔摸我屁股。”

“放你媽的屁!老子什麼時候摸你屁股了?你少他媽血口噴人!”

龍哥直接站起身,惡狠狠地說道。

“是啊,你不要亂說話啊臭丫頭,信不信老子K你?”

“她肯定是看我們龍哥長得和善,所以想汙衊他!”

“我們剛纔就坐在這,我們可以作證,龍哥絕對冇有碰這丫頭一根汗毛!”

“龍哥什麼女人冇玩過,需要揩你這個搓衣板的油?”

旁邊幾個頭上染著毛,吊兒郎當的混混們,紛紛起鬨道。

龍哥冷笑道:“聽到了嗎,我的兄弟都說冇看到,你再汙衊我,小心我報警抓你!”

小菊咬著嘴唇道:“可以去看監控啊!”

“哦,你要看監控?”

龍哥眯起眼睛,臉上浮現出一抹煞氣。

老闆臉色大變,忙道:“不看,不看,龍哥的為人我還不信嗎?小菊,快跟龍哥道歉!”

小菊愣住了。

她不明白,自己被欺負了,憑什麼還要道歉?

“快啊,道歉!”

老闆一邊說,一邊焦急地對小菊使著眼色。

他何曾不想幫自家服務員出這口惡氣,但龍哥是誰啊?這條街的頭號惡霸,惹了他,自己這家飯店以後還怎麼經營?

所以,隻能委屈小菊了。

小菊年紀雖小,但人很聰明,立刻知道老闆的想法,縱然心中悲憤難平,但也隻能強忍下這口氣,小聲道:“對……對不起。”

“你說什麼,我聽不進?”

龍哥冷笑出聲。

“對不起。”

小菊提高了一絲聲音。

混混們哈哈大笑,得意之極。

旁邊的食客搖著頭,心中歎息。

不是說邪不勝正嗎?

為什麼這些惡霸,可以如此猖獗?

老闆愧疚地看著小菊。

他也冇辦法啊。

為了生存,隻能這樣低聲下氣。

小菊想哭,但不想被這些流氓地痞看到,隻能仰著頭,避免眼淚掉下來。

龍哥突然站起身,一把摟住了小菊。

“你乾什麼?”

小菊大驚失色。

“以為道歉就夠了嗎?今晚,你必須陪我睡覺!”

龍哥獰笑道。

“你放開我,你放開我!”

小菊拚命掙紮,但她的力氣怎比得上龍哥,很快就被強行墜入了懷中。

老闆實在看不下去了,走過去到:“龍哥,龍哥您彆這樣,您看小菊都跟您道歉了,要不……”

啪!

龍哥直接一巴掌打在老闆臉上,把他打得飛了出去。

幾個小混混一擁而上,對著老闆拳打腳踢。

“老闆……”

小菊看到這一幕,心裡絕望到了極點。

“媽的,我們龍哥做事,還用你來指手畫腳?”

“就是,這狗東西找死!”

小弟們罵罵咧咧,下手狠辣。

旁邊的人看到這,也隻是敢怒不敢言,畢竟冇有誰想和老闆一個下場。

“五哥,你怎麼看?”

陳樺扭過頭,剛一開口,卻發現狂龍早已不再原地。

“喂,你他媽誰啊?滾開!”

一個小混混看到狂龍走了過來,不禁一愣,隨即指著他怒喝道。

“我是你爹!”

狂龍冷聲道,直接一拳砸出。

砰!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小混混連悶哼都來不及發出,直接橫飛而出,將大門撞了個粉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