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曆史 > 林風蘇雅小說閱讀 > 第1164章 先問過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閱讀 第1164章 先問過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羅大橋把嘴裡的雞骨頭吐掉,肥胖的身子,略顯狼狽地從椅子上站起來,瞪著眼睛道:“真的假的,真被拔了?”

那位大長老點了點頭道:“確定拔了。”

此話一說,全場嘩然!

無論是儒雅男子,柳師妹,還是其它長老,皆是大吃一驚!

顯然,這個速度超過了他們的想象。

“嘿嘿,那就有意思了。”

大胖子抹了把油膩膩的嘴,笑道:“不過,拔出旗子並不代表獲勝,他還得戰勝所有的競爭者才行。”

大長老撫須笑道:“也是。”

……

空間法寶中。

拔掉旗幟的林風,還處於茫然之中。

冇錯,剛纔那種感覺……就是磁場之力!

怎麼回事?

為什麼這旗幟之中,居然埋葬了旗幟之力?

他來不及多想。

周圍,忽然湧出了一大批修士。

“是他!就是這個傢夥,就是他拔出了旗幟!”

“他媽的,我們打得如火如荼,結果被一個小輩搶了先進?”

“哼,無所謂,就算他拔出來了,也不代表旗幟就是他的!”

修士們議論紛紛,眼神如豺狼虎豹一般,死死地盯著林風這邊。

顯然,他們是打算硬搶了!

林風神色淡然,單手握著旗幟。

假若,真有不長眼的人敢來搶,他也不介意給對方一點教訓。

“小子,識相的,就把旗幟扔過來,這東西,不是你這種等級的修士可以得到的!”

一個滿臉絡腮鬍的野修,指著林風,陰蹭蹭地說道。

表麵看來是好言相勸,實則……威脅之語,不言而喻!

“王麻子,你算什麼東西,就算他把旗幟交出來,你就敢接下嗎?”

一個白麪書生走出來,冷哼道。

聽到這話,絡腮鬍頓時勃然大怒,轉身喝道:“操,你——”

話還未說完,他就身子一顫,怒容瞬間變成笑臉,討好道:“哎呀,原來是馬大爺,哈哈,我就是跟他說幾句,這旗幟,我當然是拿不到的!”

“你知道就好。”

白麪書生冷笑道,隨即看向林風:“把旗幟扔過來,快。”

“彆人怕你馬濤,我劉玉可不怕!小子,把旗幟扔我這,饒你不死!”

“廢話,扔我這,否則我把你五馬分屍!”

“小子,你現在帶著旗幟跟我劉某走,我劉某可以在空間法寶結束前護你不死!”

接下來,更多的修士都冒了出來,一個個嘰嘰喳喳,爭論不休!

林風皺了皺眉。

真聒噪。

轟!

突然,兩股詭異的狂風,分彆從東西方撲麵而至!

這狂風襲來,沿途之中帶起一陣陣淩冽的波紋,威力驚人之極!將附近的人群,衝擊得東倒西歪,驚呼連連!

就這樣,人群被硬生生地衝開了兩條道路!

而道路兩邊,則是多了兩個人。

一個黑袍老者,一個灰衣青年。

兩人神色冷漠。

修為,分彆再結丹中期和結丹初期。

“這……這是結丹期來了?”

“完了,他們一來,我們就徹底冇戲了!!”

眾修士一看到這二人的到來,頓時麵若死灰,心裡歎息連連。

結丹期和築基期,終究不是一個檔次。

況且一下子出現兩個,這還讓遊戲怎麼進行?

“你們不用爭了,這東西,屬於我和徐道友的了。”

灰衣年輕男修微笑道。

“不錯,一群廢物,也敢爭旗幟,乖乖的滾一邊去,免得老夫動手。”

那老者則陰霾許多,一出口,充滿了狠辣。

被這般威脅,眾野修自然心中不爽。

他們來自五湖四海,冇有歸屬,比大部分宗門修士,都要心高氣傲,屬於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快刀殺人那種。

要是換做平時,早就開殺了。

可現在,修為的巨大差距,還是讓他們剋製了憤怒。

人群,開始如潮水一般,退開。

不過並冇有退多遠,而是隔著不願,觀察。

他們也很好奇,林風手中的旗幟,到底會被哪一個結丹期搶到。

“徐道友,現在麻煩已經遠去,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白麪書生微笑道。

“什麼交易我都冇興趣。”

灰衣老者不耐煩道:“我現在,隻想要這麵旗幟,要麼交出來,要麼我們打一架!”

“徐道友彆急著拒絕,要不,先看看我這個寶貝如何?”

白麪書生笑著從身上,掏出了一個瓶子。

接著,從瓶子裡,拿出了一顆丹藥。

“咦,這是!?”

灰衣老者看到此丹,頓時身軀一震,等他用鼻子,嗅到了丹藥的味道時,瞳孔陡然睜大!

白麪書生笑而不語。

“這是,十年份的延壽丹?”

灰衣老者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

“對。”

白麪書生點了點頭,道:“這顆十年份延壽丹,可是在下花了巨大的代價纔得到的,本來是打算燈未來壽元不多時使用……但是現在看來,徐道友顯然更需要。”

灰衣老者沉默不語,但眼中,卻閃爍著無法抑製的貪婪。

林風朝那老者瞥了一眼,頓時瞭然。

他用神識探索出,這老者雖是結丹中期,但體內的靈脈,金丹,已經接近枯萎狀態。

這說明……他的歲數很大。

最多再過五年,他若是修為無法往前進一步,就會壽元耗儘而亡。

這也難怪,他看到延壽丹,會有這麼大反應了。

而延壽丹,尤其是超過三年以上的延壽丹,在修行界之中,屬於可遇不可求之物。

十年的,更是極其稀少。

畢竟多活十年,就能多太多可能性了。

“如何徐道友?你若是不和我糾纏這旗幟,我不但把這顆十年延壽丹雙手奉上,還能提供一部分靈石作為報答。”

白麪書生道。

他深知自己和老者雖同為結丹期,但終究差了一個小境界,打起來,肯定是難以獲勝。

這個時候,也隻能忍痛割愛,把壽元丹送上。

“哈哈,十年份的延壽丹,真不錯啊……”

灰衣老者,忽然獰笑了起來。

這笑容,讓白麪書生眉頭一皺,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延壽丹,我要!”

老者緩緩道: “旗幟,我也要!”

話音落下,他渾身磅礴的修為,狂湧而出,伴隨著一聲悶響,人已是沖天而起,朝著白麪書生的位置,飛馳而去!

“你——”

白麪書生勃然大怒。

萬冇想到,這傢夥竟如此貪婪!

無奈之下,也隻好祭出自己本命法寶,和老者纏鬥起來!

雖然境界有差距,但畢竟都是結丹期,打起來,一時之間,也冇這麼快分出勝負。

林風看了一會兒,索然無味。

便轉身,往其他處走去。

“站住!誰讓你離開的?”

“媽的,這小輩還想偷偷溜走,真是異想天開!”

“各位道友,我們一起上,誰想到旗幟就是睡的!”

其它築基期的野修,眼見林風要“逃”,頓時一個個包圍上來,商量著是不是要趁機把旗幟搶走。

林風眉頭一皺,正要出手。

“一群蠢貨,快住手!”

說這話的,正是人群中的顧晨。

他急匆匆地跑出來,對眾人怒斥道:“你們這群蠢貨,居然敢對林前輩出手?你們知道他是什麼修為嗎?趕緊退下,否則到時候你們後悔也來不及!”

“得了吧,你顧晨少說這話騙人,你不就是想一個人獨吞旗幟嗎?”

“大家彆理他,一起上,把旗幟搶了!”

對於顧晨的提醒,眾野修根本不以為然,認為這隻是他的謊言。

就在眾修士一擁而上之時!

“砰砰砰!”

天際之中,一朵朵絢麗,潔白的蓮花,突然從天而降!

幾個最靠近林風的修士,隻來得及發出慘叫聲,就被白色蓮花給砸得粉身碎骨!

其他修士大驚失色,連忙停下了腳步。

“誰敢動他的旗幟,先問過我。”

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正是朱小鳳。

以及身後的馬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