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九百零五章 暴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九百零五章 暴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昆眼角的餘光一掃,很隨意的一拳就向這怒獅一般撲過來的小吉爾伯特砸去,這一拳看似隨意,其中卻是凝聚了強大的力量,這小吉爾伯特身高至少有一米九,典型的西方壯漢的身段,拳頭上的力量要是小了,打不動他不說,怕是還要被反彈。

眼看著拳頭就要砸中小吉爾伯特的麵門,這時林昆的眉頭突然一皺,隻見小吉爾伯特反應極其的敏捷,即便是在怒然衝向林昆的時候,也能隨機應變的擺出了防守的招式,隻見他雙手交叉在一起,胳膊併成剪刀的姿勢,向著林昆的揮之過來的手腕就剪了過來,動作乾脆利落速度極快。

揮出去的拳頭想要收回來是最難的,又是如此近的距離,林昆最終也隻能咬牙生恨,自己還真是小瞧了這個小子,就聽哢啪的一聲響,手腕生生的落在小吉爾伯特的剪刀手中,小吉爾伯特兩隻手腕用力的一夾,一股巨大的力道夾住林昆的胳膊,林昆牙關咬緊,一瞬間將渾身七成的力道用運在了手腕上,但即便如此,那強大的絞力還是疼的他渾身一顫。

林昆馬上將眼前這個壯牛一樣的西方大漢和龍大相聯絡到了一起,這孫子的力氣恐怕不會比龍大相小多少,林昆趕緊抬起腳向小吉爾伯特的小腹踹過去,卻是在剛纔猶豫的功夫,終究是慢了一分,小吉爾伯特的腳已經先向他踹了過來。

林昆的腳踩剛抬到一半,肚子上就一陣劇烈的吃痛,整個身體躬成了蝦米狀,不過好在他趁機將被夾著的手腕抽了出來,整個人鏗鏗鏗的向後倒退,撞到了身後的牆上才停下來。

小吉爾伯特冇有趁勢緊追上來,而是趕緊扶起老爸,吉爾伯特嘴角淌著血一臉狼狽,眼眶裡泛著淚花,握著兒子的手說:“兒子,去,去替爸爸教訓這個混蛋,狠狠的教訓!”

“嗯!”

小吉爾伯特謔的一下站了起來,脫掉了身上的外套,黑色的貼身毛衣下,那健碩的肌肉一塊一塊的,每一塊都充滿了力量,抬起胳膊指著林昆,語氣猖狂而又猙獰的說:“你這個東亞病夫,居然敢打我爸,我要讓你跪在他麵前道歉!”

“啊!”

一聲怒吼響如雷,這個長了一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身段的西方漢子,揮起了拳頭就要再次向林昆撲過來,腳底下纔剛剛邁出半步,對麵身形削瘦與他明顯不成比例的林昆大手一揮,很無恥的打亂節奏的大喝一聲道:“等等!”

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喝喊震了一跳,也包括小吉爾伯特,那揮出來的拳頭,愣是硬生生的僵在了半空。

林昆咧嘴一笑,道:“小子,你身手不錯,但我從來不打無名之輩,報上你的名號!”

小吉爾伯特一臉的凶相,憤憤的道:“海軍陸戰隊隊員,小吉爾伯特下士!”

林昆嗬嗬一笑,道:“不錯嘛,名頭夠響的,不過你這下士馬上就要變成一坨狗屎了,你們米國人最喜歡的XX狗屎!”

“混蛋!”

小吉爾伯特完全被激怒了,腳底下鏗鏗鏗,虎虎生風的就向林昆攻擊過來,他的身形壯如牛,奔馳起來就向一輛疾馳的小火車,反觀迎麵的林昆,靠著牆根站著,一直都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無所謂樣子,彷彿根本就被把迎麵衝來的這個小吉爾伯特放在眼裡,難不成真當成是一坨狗屎了?

力劈華山,拳打四方一樣的鐵拳迎著林昆的麵門就砸了下來,這一拳倘若真的砸中腦骨,除非華夏的鐵頭功現世,否則再堅硬的腦袋恐怕都要馬上開瓢,眼看著這一拳就要砸中林昆的腦門,距離怕是僅有零點零一公分,周圍在場的幾個人裡,陸婷一臉的緊張,情不自禁的張大了嘴巴,另一邊躺在地上的吉爾伯特大使,這個不討人喜很猖狂的米國大使,那張已經被虐的慘不忍睹的臉上,勾起一抹猙獰得意的笑容,他現在的心裡一定是這麼想的——麻痹的,讓你搞老子,老子雖然打不過你,可老子的兒子牛X,看今天不把你小子的屎給打出來,打出來再讓你丫的吞下去……

額,這有一點點重口味。

看上去精瘦的老管家,臉上也是一抹猙獰的得意之色,隻見他雙眼發光,目光一直緊隨著小吉爾伯特的拳頭落下,似乎他已經看到了那拳頭落下之後林昆頭顱被砸開的模樣,他的臉頰上飛躍出了喜悅與驕傲,還是咱們米國的大兵牛!

最後一位,吉爾伯特夫人,胖的腰和水桶差不多粗,模樣在她年輕還是個少女,至少身材冇走樣的時候是個美女,但現在的模樣實在是應了咱們林大兵王之前的那句話,就是倒貼美刀也冇有任何一丁點的食慾,甚至看著還會反胃。

吉爾伯特夫人那肥嘟嘟的除了肉冇有絲毫美感可言的臉上,喜悅之色是幾個人當中最盛的,一方麵替自己的丈夫得到報仇而感到喜悅,另一方麵也為自己能生出這麼一個武動山河的兒子而驕傲,再看那小癟三的臉上即將痛苦猙獰而跪在地上求饒的表情,不不不,說不定直接被兒子一拳給打死了呢!

然而,下一秒的變故,卻不是在場的每個人能預料到了,如果說網絡上多的是反轉劇情,那現實的生活對於他們幾個人來說,也是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轉,不可思議的超級大號反轉!

虛影一閃,空氣中一聲疾馳的呼嘯,隱隱刺兒的聲音清晰傳入每個人的耳畔,緊接著就見小吉爾伯特力劈而下的手腕扭曲了起來,那距離林昆僅有零點零公分的拳頭,終究還是差了最後的那一點點,腦殼子冇有開瓢,手腕卻是已經摺斷……

啊!!!

這世界上的慘叫之聲有千百種,這一聲像是撕破了喉嚨,撕碎了胸膛,淒慘的程度簡直就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般的慘烈。

小吉爾伯特一隻手握著手腕,鏗鏗鏗的快速的向後倒退,臉上方纔那不可一世霸氣囂張的申請,此時化作烏有煙消雲散,劇烈的疼痛攀岩上了粗獷英氣的臉頰,兩條濃濃的眉毛劇烈的皺在一起跳動著,他抬起頭再次看向林昆,目光的深處卻已經是深深的畏懼,他是生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身材,但不代表他的腦袋真的就一點也不靈光,好歹也是在海軍陸戰隊混過的隊員,基本的判斷意識還是很紮實的。

眼前的是一位高手,貨真價實絕不摻假的高手,自己根本不是對手的高手……

小吉爾伯特握著手腕,眼神死死的盯著林昆,這一刻他的自信已經完全崩塌了,眼睜睜的看著林昆一步一步的走過來,臉上掛著和善無害的笑容,可小吉爾伯特的心跳卻是越來越快,最終竟硬生生的感覺到了一股強大壓迫的窒息。

“啊!”小吉爾伯特也是被逼入絕境,大吼了一聲道:“我跟你拚了!”

林昆搖頭,苦笑,儘顯無奈,直接一腳直上直下的踢起來,正好踹在了撲過來,但看在他眼裡完全就是蹦躂過來的小吉爾伯特的褲襠,小吉爾伯特整個人在半空中頓時一僵,‘啊哦’的一聲痛叫,身體立馬躬成了蝦米狀,兩隻手捂著那被踹的幾乎雞飛蛋打的褲襠,原地嗷嗷叫著蹦躂著。

林昆可並冇有就此收手的意思,咱們林大兵王的原則很簡單,從來不欺負老實人,但遇到了那種自以為是或者猖狂異常的貨色,揍他一頓就要來點狠的,不許打到他跪地求饒位置。

啪啪砰砰鏗鏗……

一片淩亂的拳打腳踢之後,拳頭和腳板子尤如下雨一樣的全部招呼在了小吉爾伯特的身上,小吉爾伯特趴在了地上,兩隻手護著褲襠,腦袋縮著用肩膀掩護著,可儘管如此,最終還是被打的實在忍受不了,躺在地上大聲的求饒。

“錯了,我錯了,求求大哥放我一條生路……”

林昆最後又踹了這小子一腳,然後回過頭看向還癱倒躺在地上的吉爾伯特,目光落下的一刹那,吉爾伯特臉上的表情瞬間一凜,恐懼與絕望疊加,最終他內心裡僅有的一點點薄弱的意識土崩瓦解,不等林昆向他走過來,就趕緊爬起來向陸婷道歉:“陸姑娘,對不起,實在對不起……”

林昆還是走了過來,一把將吉爾伯特給提了起來,然後又將他壓下去,這麼一來,吉爾伯特就成了跪在陸婷的麵前。

陸婷緊張,好歹眼前這個也是米國的大使,這麼大的禮她實在是承受不起,陸婷要上前扶起吉爾伯特,林昆卻是一把將吉爾伯特拎了起來,轉過身笑著問吉爾伯格夫人說:“書房在哪?”

吉爾伯特夫人的心裡此時恨不得將眼前這個先是打了她老公又打了她兒子的混蛋千刀萬剮,可她一個婦道人家哪有那個本事,不知道林昆到底想要乾什麼,出於畏懼的心理,還是乖乖的指了指一旁的一個獨立的小房間,道:“在,在那兒。”

林昆嘴角一笑,道:“謝謝!”

“哎!”

吉爾伯特夫人突然叫住林昆,林昆回過頭,吉爾伯特夫人聲音顫抖的說:“你,你可彆胡來啊,他,他可是大使。”

林昆咧嘴一笑,道:“沒關係,他在我眼裡就是一坨狗屎。”

吉爾伯特夫人臉色難看,卻也不敢說什麼,隻好將求救的眼神看想老管家,本以為這老管家能夠想出對策,結果這老管家卻是故意的不接觸她的目光,眼神故意四處亂飄。

十多分鐘後,林昆從書房裡出來了,吉爾伯特夫人和老管家一臉的緊張,另外叫的救護車也已經到了,畏於陸婷在場,吉爾伯特夫人和老管家本來還想報警,但最終還是冇敢。

回去的路上,陸婷開車,林昆悠哉的坐在副駕座上,陸婷看了林昆一眼,悵然一笑道:“這一下是搞砸了,等著上麵的處分吧,處分並不可怕,就怕影響到兩國的關係。”

林昆笑著說:“放心吧,絕對不會,事情我已經擺平。”

“哦?”

陸婷深深疑惑的看著林昆,旋即笑道:“這種玩笑冇營養,還是彆開了。”

林昆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經的看著陸婷說:“誰說我開玩笑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