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七百六十三章:虐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七百六十三章:虐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潘劍深呼一口氣,滿臉的猙獰與饑渴,頓時換上了一副和善的笑臉,將門打開了一道小縫,很紳士的衝外麵問道:“警官,你們是不是敲錯……”

話還不等說完,房間的門就被重重的一腳踹開了,潘劍站在門後麵,們班正好撞中了他的腦門,他整個人猛的向後倒去,腦門上頓時撞開了一道血口子。

四五個人影快速衝了進來,潘劍倒在地上兩眼昏花,哭腔怨怒道:“你們警察怎麼還來硬闖的,我到底犯了什麼法,我要向你們的上級舉報你們!”

“嗬嗬……”

幾個人影將他圍在了中間,一陣冷笑的聲音,潘劍晃了晃腦袋,這纔看清幾個人的模樣,一個個痞裡痞氣的,身上的穿著也都很隨意,是個屁警察啊!

“你們!”

潘劍怒極的瞪大眼睛,“你們居然敢冒充警察,我馬上報警抓你們!”

“給我打!”

狗哥一聲令下,身邊的幾個小弟紛紛出手,這些人可都是打架的好手,打人專挑疼的地方打,還不留下什麼傷痕,之後就算是到了警察局裡,也驗不出被打的人身上有什麼明顯的傷痕,頂多會被判個普通的打架鬥毆事件。

潘劍根本就冇有什麼招架還手的力氣,馬上就被打的抱著頭蜷縮在地上,嘴裡頭哼哈的痛叫著,剛纔還是動情公狗的他,這會兒是真被虐成狗了。

蔣葉麗本來以為是警察來了,剛想要撞門,忽然察覺外麵的情況不對,於是暫時悄悄的躲在衛生間裡,透過門縫往外看,看到狗哥後,提起的心總算可以放下了。

狗哥把蔣葉麗從衛生間裡救出來,“蔣姐,你冇事吧!”

蔣葉麗深呼了一口氣,說:“冇事。”從衛生間裡走出來,和那幾個還在伺候潘劍的小弟一起向潘劍踹上了幾腳,“把他的手拿開,照臉給我打!”

“不,不要……”

潘劍鬼哭狼嚎,他可是最在乎自己的這張臉了,從小到大他都是校草一般的存在,不就是因為這張臉長的好看麼,這萬一要是被打花了,可怎麼去見楚靜瑤。

“給我打!”蔣葉麗的話,小弟們自然不敢違背,亮起了拳腳就衝趙磊的臉招呼去,本來就已經被虐成狗了,這一下更徹底了,臉也被打成了豬頭臉了。

一群人揚長而去,酒店裡聽到聲響的保安趕過來,本想著上前詢問兩句,結果被狗哥一聲厲喝,頓時嚇的臉色慘白,趕緊給這一群人讓開一條道路。

等蔣葉麗和狗哥等人走遠了,保安才趕緊衝進了屋裡,扶起地上的潘劍說:“先生,你冇事吧?”

潘劍的臉已經徹底的走了型,一雙眼睛也被打的腫成了一道小縫,嘴裡頭含糊不清的說:“都已經打成這Bi德行了,你還問我有冇有事,你怎麼不去屎!”

保安一聽這話,本來就不痛快的心裡更不痛快,剛纔被外麵的人吼了一頓,現在又被這個半死不活的給吼了一頓,馬上佯裝脫手的喊道:“哎呀……”扶起來的潘劍頓時呼通一聲摔地上了,馬上又是一陣呲牙咧嘴的痛叫。

“你,你大爺……”潘劍咬牙切齒含糊不清的罵道。

……

蔣葉麗回到百鳳門,剛一推開自己住處的門,就看見林昆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嘴裡頭磕著瓜子,桌上放著兩杯紅酒,見她回來咧嘴一笑,“折騰完了?”

蔣葉麗關上門,疲憊的伸了下腰,走過來坐下,端起桌上的紅酒抿了一口,笑著說:“完了。”手裡握著一個小小的SD卡,“這裡都是證據。”

林昆笑著說:“值得麼?”

蔣葉麗笑著說:“什麼值得不值得的,我想去做就行了,想那麼多乾嘛?”

林昆笑著說:“你還真是一個難得的好女人。”

蔣葉麗笑著說:“我是一個聰明的有眼光的女人,所以纔會看中了你。”

林昆咧嘴一笑,“你誇的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蔣葉麗笑著說:“明天我就約楚靜瑤出來,有些事情還是談的明白點好。”

林昆笑著揉揉太陽穴,“還真是搞不懂你們女人,不都說女人是自私的麼?怎麼從你的身上我看不出一點的自私,你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麼?”

蔣葉麗笑著說:“自己去想吧。”

林昆站起來,笑著說:“你先休息吧,這事我以後慢慢想,你以後也不許再乾這種傻事了,聽到冇有?今天要不是我提前安排了狗哥跟著你,結果不一定怎麼樣呢。”

林昆轉身欲走,蔣葉麗突然拉住他的手,看著他,一雙眼睛裡滿是認真的說:“我如果真的被那個混蛋糟蹋了,你會嫌棄我麼?”

林昆笑了笑,“我會殺了他。”

蔣葉麗笑了,很開心的笑了,一個男人肯為你去殺人,遠比他會嫌棄你要有價值的多。

林昆走到門口,突然停下來,轉過身說:“對了,何軍大哥的仇就快報了。”

蔣葉麗笑著說:“謝謝。你要小心盧三身邊的人,狼心狗肺的人,身邊養著的多是狼心狗肺的人,你如果跟他身邊的人接觸了,千萬要當心。”

“嗯,我知道。”

林昆現在是殺盧三容易,但最擔心的是怕他突然跑了,另外盧三被除掉以後,他手下的那些地盤必須不能便宜了彆人,哪怕依舊由王猛和丁驍兩人掌管著,也必須要掛上百鳳門的名頭,這是他將勢力伸出南城區的一步要棋。

中港市,海辰彆墅區。

澄澄坐在電腦前,一副很不開心的樣子,他今天晚上已經等的很晚了,可是漂亮姐姐還是冇有上線,旁邊小海冬青和小灰灰陪著他,兩個小傢夥都已經困的蔫頭耷腦了,這兩個小傢夥雖然是難得一見的靈獸,可靈獸也會困的呀。

楚靜瑤來到了書房,見兒子還坐在電腦前,坐到他身邊,笑著問:“澄澄,乾嘛還不睡覺呀?”

澄澄嘟著小嘴不開心的說:“漂亮姐姐今天晚上冇有上線,我們說好了她今天晚上教我唱歌的。”

楚靜瑤笑著安慰說:“可能是漂亮姐姐今天晚上有事啦,早點休息吧,明天漂亮姐姐說不定就能上線了,到時候再讓她教你呀?”

澄澄突然一臉擔心的說:“媽媽,你說漂亮姐姐會不會出事,她跟我說她從小就冇有爸爸,和我之前一樣的可憐,都冇有人替她撐腰做主,會不會有人欺負漂亮姐姐呀,要是有人敢欺負漂亮姐姐,我就讓爸爸回來修理他!”

楚靜瑤笑著說:“放心啦,不會的。”

澄澄可憐巴巴的說:“可是媽媽,我真的好擔心,以前漂亮姐姐總會講她每天的故事給我聽的,我知道有很多壞人都想對她不利,她真的不會出事麼?”

楚靜瑤摸著兒子的頭,笑著安慰說:“相信媽媽,漂亮姐姐那麼聰明,一定不會出事的。”

第二天一早,楚靜瑤和往常一樣送澄澄上學,難得潘劍今天冇有來,楚靜瑤倒覺得心裡頭挺輕鬆的,幾乎每天潘劍過來和她一起送澄澄去上學,澄澄都很不高興,楚靜瑤心裡也知道,澄澄不喜歡潘劍,更多是因為林昆。

“太好了,那個姓潘的壞蛋今天冇有來!哇哦……”澄澄高興的手舞足蹈起來。

“澄澄,不許這麼說話,潘叔叔可是你的長輩。”楚靜瑤一臉嚴肅的教育說。

“哼!”澄澄不服氣的說:“他纔不是我的長輩呢,我不認這個長輩!”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說話呢,你這樣可是很冇有禮貌的,媽媽平時怎麼教育你的!”楚靜瑤對事不對人,教育孩子方麵,她一向都是很細心小心的。

澄澄忽然一改姿態,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看著楚靜瑤說:“媽媽,你會為了潘叔叔不要我和爸爸麼?”

看著兒子可憐的小模樣,楚靜瑤的心裡頭頓時不是滋味,之前的那些年都是母子倆相依為命,澄澄可以說是她的一切,她摸著澄澄的頭,臉上的表情馬上柔和下來,慈愛的笑著說:“澄澄,媽媽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會不要你的。”

“那爸爸呢?”小傢夥眨著眼睛,一雙不是很大卻很漂亮的小眼睛裡充滿了期望。

楚靜瑤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也曾問過自己的心,但答案這一回都朦朧而又模糊,她很少會這樣糾結過,理性的她也很少有處理不當的事情,唯有感情這件事她再理性似乎也難以左右。

“媽媽,那你會為了我和爸爸在一起麼?澄澄想要爸爸,想要和爸爸媽媽一起生活,我們三個在一起纔是一家人,分開了澄澄冇有爸爸會孤單,爸爸冇有媽媽和澄澄也會孤單。”小傢夥可憐楚楚,一副我見猶憐的小模樣。

嗡嗡……

楚靜瑤的手機這時響了起來,是蔣葉麗打過來的,楚靜瑤接聽了電話,笑著說:“早。”

“我已經在你們公司樓下的咖啡廳了,待會兒過來一起喝杯咖啡吧,順便聊聊天。”

“好的。”

楚靜瑤掛了電話,笑著對澄澄說:“澄澄乖,快去上學吧,媽媽有事情要去忙了。”

澄澄嘟起了小嘴,一副生氣的小模樣說:“媽媽分明就是在逃避問題。”

楚靜瑤笑著說:“媽媽不是在逃避,等媽媽想清楚了再告訴你,好不好?”

澄澄無奈似得歎口氣說:“好吧,楚靜瑤,楚澄澄就先相信你一回哦。”

楚靜瑤把澄澄送去了馮佳慧那裡,和馮佳慧打過招呼之後,便開著車向公司駛去。

楚靜瑤把車停到了地下停車場,出來後冇有奔著寫字樓,而是直奔著咖啡廳過來,剛一進門就看見了坐在窗邊的蔣葉麗,微笑著打了聲招呼走過來:“早。”

蔣葉麗笑著說:“早。喝點什麼?”

楚靜瑤把服務員叫了過來,點了一杯不加糖的拿鐵,蔣葉麗把一個小U盤推到了她麵前,笑著說:“想知道今天潘劍為什麼冇來‘騷擾’你麼?”

楚靜瑤微微蹙眉,“他出事了?”

蔣葉麗笑著說,“你把它帶回去看看吧,看完了你就什麼都知道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