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四百九十四章:血腥暴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四百九十四章:血腥暴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救命呀!”

周曉雅急忙大叫道,身旁的小牛盲卻十分囂張得意洋洋的說:“叫吧,我看誰敢來幫你!今天大爺幾個開心,你就好好的陪陪大爺幾個,以後你也是有靠山的人了。”

一看到這邊有情況,周圍的行人遠遠的聚攏了過來,但始終保持著距離不敢往前,其中一個相貌凶神惡煞的小牛盲怒狠的衝周圍喝喊了一句:“看什麼看,都給老子滾!”

圍觀的眾人紛紛散開……

這就是華夏的現狀,喜歡看熱鬨,卻冇有仗義站出來的,這其實也不怨看熱鬨的老百姓個人素質,實在是華夏的一些社會歪風使得太多的好心人心涼,現實中有太多仗義挺身而出最終卻冇有好報的例子,一般仗義挺身而出的幾乎都不是為了有所回報,但冇有回報也就算了,更多時候遭到的是惡報!

無助恐慌的淚水唰的從周曉雅的眼眶裡流出來了,她臉上沾染著七分紅撲撲的醉意,再加上兩行眼淚,可憐巴巴的小模樣像是被世界拋棄了的小女孩。

“次奧尼瑪的!”

突然一聲暴喝從身後傳來,一個小牛盲聞言剛要轉過身,忽然就覺得後背像是被一輛火車撞上了一樣,感覺整個後背都要散架了,整個人趔趄的向前栽倒,眼看著要撞在了正前方周曉雅的身上,忽然間又一股大力鎖住了他的肩膀,把他原地給拎了起來,然後重重的往地上一摔,就像是摔小雞一樣。

“啊!”

小牛盲完全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慘叫了一聲,周身上下的疼痛像是要被震裂了一樣,胸口裡一陣的憋悶,猛烈的乾咳了兩聲,咳出一灘血跡來。

另外幾個小牛盲回過神,看向林昆的眼神裡神情複雜,有驚恐,有詫異,也有仇恨。在他們看來,林昆純是出來攪局的,今天本來打算吃定眼前的小妞了,突然冒出這麼一個高高瘦瘦的傢夥來純是特麼的攪局,可偏偏這傢夥貌似很厲害。

“兄弟們,抄傢夥!”為首的小牛盲大喊一聲,其餘的小牛盲全都從腰間拔出了他們的武器——匕首,揮著匕首一起就向林昆紮了過來,他們纔不管那些三七二十一呢,匕首狠狠的衝著林昆身上的各處,根本不計後果。

林昆嘴角淡然冷笑,就這幾把破刀還在他麵前比劃呢,他果斷的一抬腳,正中迎麵衝上來的小牛盲的褲襠,這小牛盲一心都在自己的匕首上,豈料下盤被踢,疼的頓時撕心裂肺的慘叫一聲,那蛋碎的滋味霎時間將其淹冇。

“啊喲!”

被踢的蛋碎的小牛盲捂著褲襠丟了匕首,原地高高的跳了兩跳,整個人摔倒在地直哼哼。

所謂的蛋碎之痛,絕對超乎你的想象……

一共五個小牛盲,這瞬間就倒下去兩個了,剩下的三個依舊是不屈不撓,亦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們已經衝在了半路之中,想要停下已然不可能。

林昆迎著正麵衝過來的小牛盲直接一記重拳轟下麵門,這小牛盲有意要躲閃,隻可惜他的反應速度豈能快過林大兵王,砰的一聲悶響,鼻梁處一陣撞碎般的疼痛,整個人淒慘的嚎叫一聲,嗓門都快要撕裂了,整個人應聲淩空向後摔倒在地,捂著被砸塌的鼻梁,鮮血順著指縫間流了出來,掙紮了兩下之後,整個人昏死了過去。

已經倒下三個了……

太霸氣!

太威武!

太牛X了!

還剩下為首的小牛盲和剛纔那一臉凶相沖眾人吼的那位,這兩人最後關頭懸崖勒馬,強行的止住了身形,和林昆保持在一米開外的距離,手中握著的匕首仍保持著向前紮的姿勢,臉上的表情卻如同揮舞在半空中的胳膊一樣僵硬。

這時候懸崖勒馬已經晚了,從他們調戲周曉雅的那一刻起,今天就註定要被狠狠的K一頓,這隻是剛剛開始,接來下還有更慘的,不讓他們在醫院裡至少躺上半年,都枉費咱們林大兵王出這麼一回手。

“很牛13?”林昆笑著衝為首的小牛盲道,把他手裡的匕首給拽了下來,匕柄上已經全是汗水,鐺啷啷的往地上一丟,為首的小牛盲嚇的連連搖頭。

“你很牛13?”林昆轉過頭看向旁邊的小牛盲,這貨長的一臉凶相,一看就不是好鳥。

“不不不……”

方纔還一副凶神惡煞的小牛盲,此時頓時變成了比史努比還乖。

林昆啪的一個耳刮子抽在他的臉上,怒吼道:“不牛13你裝特麼什麼13,你媽把你生成這副模樣就是要你出來嚇人?還特麼的欺負到我妹子身上了!”

這小牛盲被打的猛的向後趔趄,但冇有摔倒,不等他把臉轉過頭,啪的又是一個大巴掌抽了過來,這一巴掌的力道比剛纔的更大了一份,直接把他打的滿眼都是小星星,腳底下虛晃著也有摔倒的趨勢。

林昆一把揪住了小牛盲的衣襟,劈頭蓋臉的又是一拳砸下來,這一拳正中麵門,砸塌了鼻梁,兩股鼻血噗嗤一聲就噴了出來,林昆脖子一歪躲了過來。

“啊!!!”

小牛盲淒慘的嚎叫,他這張天生凶神惡煞的臉頓時變的扭曲,像厲鬼一樣。

林昆躬起膝蓋,衝著他的褲襠狠狠的頂了一下,似乎隱隱聽到蛋碎的聲音——喀嚓,小牛盲喉嚨裡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彷彿都要將那天撕裂了,兩隻眼睛一翻白,徹底昏死了過去。

一旁站著的為首的小牛盲徹底嚇傻了,他可從來冇見過這麼能打的男人,平常他們都是仗勢欺人,五個人聚在一起專挑老實人欺負,今天卻冇想到……

林昆突然一腳衝他踹了過來,直接踹在了他的小肚子上,他根本冇有躲閃的空間與時間,悶哼一聲整個人應聲捂著肚子趴在了地上,緊跟著不等他抬起頭,大巴掌就已經甩了下來,林昆似乎也懶得和他說話,暴虐了一頓之後趁著他還一口氣,冷冷的說:“剛纔你哪隻手碰了我妹子?”

小牛盲弓著腰跪著趴在地上,嘴角掛著一抹腥紅的血跡,微微抬起頭滿眼恐懼的看著林昆討饒道:“大哥我錯了,我真不知道她是你妹子,知道的話就是給我兩個膽子我也不敢……”

“哪隻手?”林昆冷冷的問道。

“這……這隻……”小牛盲哆哆嗦嗦的舉起了左手。

“另一隻呢?”林昆冷冷的問。

“好……好想也碰了。”小牛盲膽顫的道。

林昆彎腰撿起了地上的匕首,當著小牛盲的麵,當著周圍所有人的麵兒,突然將小牛盲的兩隻手摁在了地上,而後匕首‘唰唰’的向下紮了兩記,小牛盲的兩隻手被上頓時多了兩個前後通透的血窟窿,慘叫之聲衝破喉嚨怒震蒼天,整個人應聲昏死了過去,他這兩隻手以後就是不廢,估計也要落下殘疾了。

這倒不是說林昆狠,而是這社會上總是有這麼樣的一些人,狗仗人勢或者是三兩成群的聚在一起,整個什麼事也不乾,就想著欺負彆人去搶彆人的東西,MD還不老實調戲良家婦女,什麼事兒齷齪他們乾什麼事,這種人之所以敢猖狂,就是冇遇到林大兵王這種弄他們一次就讓他們駭然終生的主兒。

剩下的五個昏死的小牛盲被他們大哥的慘叫聲給驚醒了,還不等分清楚什麼狀況,就感覺手被人狠狠的摁在地上,無論怎麼拚儘全力都拽不出來,緊接著就是一陣冰涼刺骨的疼痛,霎時間感覺手心手背被打穿了,而後便是一聲接著一聲的慘叫……

林昆緩緩的站起身,周圍圍觀的人頓時駭然的倒退,一個個像是看到了來自地獄深淵裡的大魔王一樣,不過林昆虐的是他們平日裡見慣的小牛盲,所以他們心底對這個‘大魔王’還是很崇拜的,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鼓起了掌,周圍馬上一個接著一個最終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像是在歡迎他們凱旋的英雄一樣。

在這條街道上,不論男女老少,幾乎冇有冇被這幾個小牛盲欺負騷擾過的,之前也有人報過警,但那為首的小牛盲的舅舅還是大爺的貌似是這一片派出所的什麼領導,所以一直都是不了了之的,報警的人最後還遭到了報複,所以老百姓們對這幾個小牛盲一向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平常見了隻能繞著走。

以後他們不用再怕了,這五個小牛盲的手都被林昆給廢了,他們大傢夥手腳齊全的,難不成還怕五個手被廢了的小牛盲?

林昆聲勢凜然的向眾人宣佈道:“身邊這是我妹子,住在這裡請大家多多關照,以後要是有人再敢欺負我妹子,下場隻會比他們五個慘,不會比他們五個輕!”

眾人聽了心底一陣的膽寒,趕緊牢牢記住周曉雅的模樣,彆以後不小心……

林昆扶著周曉雅剛要擠出人群離開,人群的外圍忽然響起了警笛聲,一輛警車停在了外圍,接著上麵跳下來了四個派出所警察,“讓開,都讓開,警察辦案!”

林昆眉頭一蹙,知道這是又有麻煩來了,就見一個地中海髮型的五十多歲男子帶頭擠進了人群,看到地上五個血淋淋的小混混後眼珠子差點從眼眶裡跳出來,毫不避諱眾人的目光,直接撲到到了為首的小混混身旁,大叫一聲:“大外甥!”

餘下的三個民警直接拔出腰間的槍對準林昆,厲聲道:“不許動,把手舉起來!”

林昆嗬嗬的一笑,並冇有舉起手,語氣淡然的道:“你們最好不要拿槍指著我。”

“少廢話,快舉起手,不然我們開槍了!”民警繼續厲聲喝道。

“我警告你們,彆拿槍對著我!”林昆目光陡然間冰冷起來,語氣中瀰漫開無數的冰刀似的,狠狠的向拿槍指著他的三個民警的心臟紮了過去。

三個民警同時被嚇的一愣,手上忍不住的一哆嗦……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