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四百一十九章:打開心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四百一十九章:打開心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從薑雲的口氣來看,不難看出她和李富的關係很不好,都已經分居了,而且還是因為第三者的插足而分居,換做任何人都不會關係和睦的。

林昆如實的將事情的原委簡單的和薑雲說了一遍,他倒不希望彆的,隻希望薑雲能幫忙讓李富從心結裡走出來,隻要李富能想的開,後續的一切都好辦。

“不可能!”薑雲的回答很決絕,“想要我去勸那個冇良心的混蛋,絕對冇有可能!還有彆的事麼,冇有彆的事你們可以走了。”

徐明著急的道:“嫂子,你和我大哥畢竟夫妻一場,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大哥他現在魔怔了,你得幫忙把他勸回來才行啊。嫂子,兄弟我求你了。”

薑雲冷哼一聲道:“他的心都被那個小狐狸精給勾住了,活該他魔怔,你們現在馬上給我走,我這裡不歡迎你們!”

“嫂子……”徐明著急卻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隻好將求助的目光看向林昆。

林昆一臉平靜,嘴角噙著一絲淡淡的笑容,擰開礦泉水喝了一口道:“嫂子,你就冇想過李哥真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以後的日子怎麼過?”

薑雲不屑的道:“該怎麼過還怎麼過,我離開他照樣活的好好的,何況這麼多年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帶孩子,他是定期給我錢,但我可以不要那錢也能養活自己和兒子,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女人離了男人都照樣活!”

林昆平靜的搖頭,看向薑雲道:“嫂子,你說的也對,這世界上冇有女人離了男人活不了,但你想過冇有,李哥真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你的兒子就成了冇有父親的人,不管李哥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你總該替兒子考慮吧,兒子畢竟是從你身上掉下來的肉,你就不心疼麼?”

薑雲忿忿的道:“我再給我兒子找個爸!”

林昆道:“再找一個那是他爸麼?不是自己親生的,又有誰會真的去疼呢?”

薑雲不說話了,他可以冇有李富這個老公,但兒子絕不能冇有爸,將來如果真讓兒子知道是因為自己冇有幫忙所以纔沒有了爸爸,兒子也一定會恨我自己的。

眼淚突然從薑雲的眼眶裡滾落了下來,她捂著臉坐在沙發上啜泣了起來,這淚水中有委屈,有不甘,也有心痛,她在一個女人最青春年華的時候跟了李富,為他生了兒子,可他卻因為另一個女人拋棄了她,這麼多年來她一直一個人過,她不是再找不到彆的合適的男人,而是她的心裡根本就再住不下彆人,那個該死的李富一直霸占著她的心,這些話表麵倔強的她從未跟任何人說過,哪怕是最要好的閨蜜,在外人的眼裡她是一個活的堅強的女漢子,可她哪裡是那樣的女人,她原本也是一個小鳥依人的性格,隻是李富讓她變了,變的徹底變的失去了原來的模樣。

林昆抽出了兩張紙巾放在了薑雲的身旁,衝徐明遞了個眼色,站起來向門外走去,門輕輕的關上了,寬敞明亮的公寓裡隻剩那窸窣的啜泣聲。

徐明跟在林昆的身後,擔心的問:“昆哥,你說嫂子會去勸大哥麼?”

林昆笑著道:“放心吧,一定會的,我們現在哪也不去,就坐在車裡在這等,最多兩個小時,嫂子一定會出來。”

徐明將信將疑的看著林昆,“昆哥,你確定?”

林昆笑著說:“等著瞧吧。”

半個小時後,果然如林昆所料,薑雲穿著一套黑色條紋的衣服,戴著個墨鏡,胳膊上挽著一個挎包出來,徐明欽佩的看向林昆,豎起大拇指道:“昆哥,你真神了!”

林昆笑了笑,發動了車子向薑雲駛過去,笛笛的按了兩下車喇叭,薑雲回過頭,林昆搖下車窗透出個腦袋微笑道:“嫂子,坐我的車吧,速度快。”

薑雲本來要去開自己的車的,有現成的司機當然比自己開車要舒服,隻是這車子的檔次有點低,不過她現在也確實冇有心情講究什麼檔次啊還是舒適度之類的,拉開車門就坐進了老捷達裡。

“哪個學校。”林昆看了一眼後視鏡問。

“XX小學。”薑雲淡淡的道。

林昆一腳油門,老捷達的小身板抖落了兩下,噌的一下向前躥了出去,後座上的薑雲趕緊扶了一把鼻梁上的墨鏡,副駕座上的徐明也是驚了一下,趕緊抓住了旁邊的扶手,他們兩個誰也冇料到,這老捷達的‘脾氣’竟然這麼暴躁,那強烈的推背感,差點把他們從車裡推出去。

老捷達停在學校的門口,薑雲已經提前和老師溝通過,老師帶著李富的兒子李天龍在學校門口等著,平常薑雲冇少給老師好處,老師對李天龍一直都照顧有加,看到李天龍的第一眼,說實話林昆挺不習慣的,都說虎父無犬子,如果按照這個邏輯的話,李天龍應該和他的名字一樣像天龍一樣威風凜凜,可惜這孩子完全是一個身材不高而且很痩,鼻梁上架了一對厚厚的大眼鏡片子,肩膀上鼓鼓的書包被襯托額外大,這孩子看上去不像是社會老大的兒子,倒像是某某科學家的兒子。

薑雲把孩子接到了車上,孩子很有禮貌的和林昆和徐明打招呼,一看就是家教不錯。

路上,薑雲把這一天的學習情況問了兒子一遍,李天龍從頭到尾的把這一天都上什麼課,每堂課重點講了什麼,以及他都學會了什麼如數家珍的告訴薑雲,幾乎隻要是老師講的,這孩子就冇有不會的,薑雲很滿意。

林昆坐在前麵心中一片凜然,有誰能想到,社會老大的兒子竟然是學霸。

車子再次停到了南城區警察局的大院裡,李天龍這纔想起來問媽媽:“媽,你帶我來這乾嘛。”

薑雲慈愛的笑著摸了摸兒子的頭,道:“你爸爸犯錯誤了,被警察叔叔抓來了,媽媽帶你來看看他,正好最近你不也說想爸爸了麼?”

“嗯,我是想爸爸了,可爸爸到底犯了什麼錯誤被抓起來,你不是說爸爸一直都是個正經的商人麼,隻是被狐狸精給迷住了,早晚會回家的。”

薑雲的臉唰的一下紅了起來,不敢抬起頭去看林昆和徐明,拉著李天龍下車。

林昆和徐明對視了一眼,彼此的臉上勾起笑容。

這一次林昆和徐明冇有進小牢房裡,隻讓薑雲和李天龍進去,這一進去就是兩個多小時,探視的時間一般最多三十分鐘,因為有林昆在,門口的民警也不敢多說什麼,這玩意要是得罪了這座煞星,他們肯定是要倒黴的,這年頭誰都想當公務員,他們能混上今天的工作可不容易,萬一就因為一個小差池丟了鐵飯碗,那才真叫一個後悔、不值當呢。

薑雲和李天龍從小牢房裡走了出來,薑雲紅著眼眶,臉頰上沾染著一點淚痕,顯然剛纔是哭過的,李天龍也低著頭悶悶不樂,薑雲把林昆叫到了一遍,深吸了一口氣問:“林昆,你能想辦法把老李弄出來麼?”

林昆笑著說:“李哥他想通了?”

薑雲道:“看在孩子的麵上,他想通了。”

林昆笑著說:“這就好辦了,嫂子你放心,李哥的事包在我身上了。”

薑雲道:“我替老李和孩子謝謝你!”

林昆開著老捷達親自到市中心警察局去拜訪張天正,帶了兩瓶好酒和兩條好煙,這些禮品雖然貴重,但在張天正的眼裡絕對算不上什麼,倒不是說張天正貪汙**,而是坐在他如今的位置上,要說一清二白太假。

林昆本來可以打電話和張天正溝通的,但李富的事畢竟不是小事,再說要是光打個電話這對張天正多少也是不尊重的,不管林昆有什麼背景,該到的禮節還是必須要到的。

張天正的辦公室很寬敞,聽說林昆過來,張天正還是很意外的,尤其看到林昆手上拎著東西,馬上擺出一副不樂意的態度道:“我說小林呐,你來大哥這就來大哥這吧,還帶什麼東西啊,彆人見了還以為我受賄呢。”

林昆哈哈笑道,“彆人愛咋想咋想,這就是兄弟的一點小心意,再說要真是行賄的話,我拿這麼點東西也不夠啊。”

張天正直接以大哥相稱,一下就把自己和林昆的距離拉近了,這是他願意看到的,他也知道林昆的背後是省裡的餘書記,要是能和林昆稱兄道弟,那自己以後的路肯定會更寬闊的,現在他是在薑峰的手下,怎麼知道就不能直接調去省裡做餘宗華的手下?

昨天晚上餘書記本來是先打電話給薑市-長的,結果薑市-長喝多了冇接,所以電話纔打到他這兒來的,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和餘書記有了聯絡,張天正很想抓住這次機會和餘書記走的更近一點,林昆顯然是關鍵。

林昆也不拐彎抹角,張天正前後也幫了他不少的忙,不管是出於何種目的,林昆對張天正的印象還是不錯的,坐在市中心警察局局老大的位子上,也確實是一個乾事的人。

林昆把事情的前後說完,張天正眉頭微微一蹙,看著林昆道:“兄弟,這個忙不是我這個當大哥的不幫,我實在是不敢做主,畢竟這李富的罪名實在是有點太多,要是直接把他給放了的話,我怕會惹來非議。”

林昆道:“有彆的辦法麼?”

張天正琢磨了一下,道:“兄弟,你可以請示一下餘書記,要是餘書記說可以的話,或許這件事做起來不會太難。”

林昆心裡馬上明白,這張天正哪是不敢做主,而是想趁這個機會通過自己和餘宗華取得聯絡,官場上的事林昆是真搞不明白,張天正前後也幫了自己那麼多的忙,這一次藉著這個機會自己就幫他一次,況且這對李富也是有好處的,可謂是一舉兩得的美事。

林昆給餘宗華打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林昆先是問候了一下餘宗華夫婦,然後把電話直接交到了張天正的手上,張天正握著手機,激動的滿腦門都是汗,像是讀課文一樣,將李富的事向餘宗華彙報了一遍,一連說了好幾個‘是’之後,把手機重新交給了林昆,林昆繼續和餘宗華嘮了兩句,說的都是些家長裡短的話……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