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四百零五章:南城區大動盪(2)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四百零五章:南城區大動盪(2)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岡司的忍術絕對是修煉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來無影去無蹤,這麼多年來被他用忍術殺死的人不計其數,往往不等對方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戰鬥就已經結束了,大多數人死的時候都瞪大著雙眼,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林昆喜歡把島國的忍術比作華夏的雜技,但根本上的不同,雜技是用來取悅於觀眾的,而忍術則完全是用來殺人於無形當中的,碰上了岡司這種忍術已經練就到爐火純青的忍者,想要全身而退簡直是太難了。

林昆深呼一口氣,屏氣凝神,一瞬間將自己的感官提升到了巔峰極限,這時候彆說周圍有個風吹草動,哪怕是一根針掉到地上他都能感知的到。

身為島國的三大傭兵之一必須有兩把刷子,同樣的道理,身為華夏漠北軍區的兵王,必須也得有真功夫,一個軍區上上下下十幾萬的人呢,能夠踩著諸位戰友的肩膀站在軍-人最巔峰的位置上,豈是泛泛之輩所能?

背後一陣微弱的風傳來,這陣風如果在常人的感官裡,那絕對是無法臆測的,微弱的就像是短暫的呼吸一樣,但林昆卻從這真‘呼吸’中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殺意,就像是一把出竅的匕刃,對準了後心紮來一樣。

嗖……

彷彿匕首在空氣中割裂一般。

林昆不敢大意,腳下迅速一個錯步,貼著那把出竅的‘匕刃’躲了過去,後背上傳來嘶啦一聲,穿在身上的衣服,居然被硬生生的給剌開了一道。

林昆抬手摸了一把後背,火辣辣的疼,好在隻是衣服被剌開了,皮肉完好,倒吸了一口涼氣,剛纔僅僅差了那麼一分一毫,自己就要見紅了。

嘎吱嘎吱……

林昆將拳頭握的繃緊,順著拳頭往上,身上的青筋一寸一寸的暴跳起來,冷笑一聲對著周圍說:“你們島國的忍術總喜歡藏在黑暗裡,今個我就要把你給揪出來,戰鬥是需要來麵對的,而不是像你這樣躲躲藏藏的。”

咻……

微不可聞的一聲再次響起,瀰漫在空氣中,就像是老太太的一聲輕歎。

“中!”

林昆暴喝一聲,一記重拳尤如流星一般砸向前方的虛空,忽然就見眼前的空氣一片顫抖,也就是短短的一瞬間,一道黑色的人影硬生生的被從空氣中給砸了出來,整個過程如果用正常人的眼光來看,就像是在演魔術一樣。

“哼……”

岡司的喉嚨裡一聲輕哼,隱隱掩不住的痛楚,淩空向後翻飛,鏗的一聲落在了五米開外,單手捂著胸口,眉頭緊蹙目光陰鷙的盯著眼前的林昆,唇角淡淡的咧開一角,血絲在昏澈的燈光下散發出清冷的氣息,“你果然比三年前強了太多。”

林昆嘴角同樣輕輕的一笑,道:“三年前讓你逃了,這一回你必須留在這。”

岡司不屑的道:“你有信心?就憑你……”

林昆下巴微微一仰,整個人筆直的矗立在這不平靜的夜色當中,說不出的霸氣凜然,道:“我要你把命留在這,替那些冤死在你手上的同胞報仇。”

岡司搖頭嘲笑,道:“你還真是無知,隻打了我一拳,就以為占上風了?我可要提醒你一句,忍術五花八門,你怎麼知道打的就是我的本體?”

此話一出,林昆頓時感覺不妙,這時後背一道凜冽的氣息像箭一樣穿梭了過來,速度快的彷彿能夠穿透時光一樣,林昆馬上快速的躲閃,但終究還是慢了一分,後背嗤啦的一聲響,衣服被剌破的同時,血肉也被剌開了一道大口子,劇烈火辣的疼痛瞬間如網一樣蔓延全身……

剛纔說話的那個岡司的身旁,此時又站著一個岡司,兩個岡司站在一起幾乎一模一樣,如果不仔細的去觀察,絕對發現不出任何的異樣,剛纔說話的那個岡司的嘴角雖然掛著一絲血色,但跟身旁的另一個岡司比起來,臉色明顯蒼白,一點生的氣息也冇有。

“知道這是什麼麼?”後出現的岡司嘴角輕佻不屑的衝林昆冷笑道。

林昆單手摸了一把後背,濃濃的血腥沾在手上,令他的心底幾近發狂,兵王的血豈是這麼輕易就能流的,流出的血液註定要化作那無儘的烈焰,將敵人燃燒在無法輪迴的地獄裡!

林昆挺直了腰桿,嘴角勾起一絲冷笑,道:“傀儡術,剛纔我考慮不周。”

“你考慮的周又能如何?”岡司不屑的冷笑,語氣更是說不出的輕蔑,抬手在身旁那個嘴角噙著一絲血絲的‘岡司’麵前輕輕的一晃,那個岡司唰的一下化作了一道白煙憑空不見了。

在周圍鬥的正酣的小弟們有見到這一幕的,頓時驚呆的張大嘴巴,手裡拎著的傢夥事鐺啷啷的掉在了地上,都以為自己這是見到鬼了呢。

林昆嘴角冷笑,雖然見紅流血,脊背上一陣鑽心的疼痛,但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道:“忍術中的傀儡術,最多能夠修煉出三個傀儡來……”

話音還不等說完,林昆突然一個淩空轉身,橫的一記重腿就向後掃了過去,這時就在他身後不足半米處,一聲低沉的悶哼響起,應聲一個人影被從黑暗中給掃蕩了出來,整個人影斜的就向一旁橫飛了出去……

呼通一聲!

人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落地之後又翻滾了兩個跟頭,才堪堪的停了下來。

林昆不顧身後剛纔和他對話的‘岡司’,轉過身看向倒在地上剛剛站起來的岡司,淡淡的笑道:“剛纔的那兩個都是傀儡,你想分散我的注意力故意用了第一個傀儡,讓我輕易的就給轟了出來,緊接著你還想繼續分散我的注意力,用第二個傀儡傷了我,而真正的殺機藏在你這本體當中,你想趁著我和那兩個傀儡對話的時候,將我一擊斃命。”

“嗬嗬……”

岡司捂著肋骨冷笑,忍不住的咳嗽了兩聲,這時林昆身後的那個‘岡司’也唰的一下消失了,目光陰鷙的看著林昆道:“不錯嘛,居然被你看出來了,我還是要誇你一句,這三年你確實成長了不少,用你們華夏說——脫胎換骨。”

林昆嗬嗬的笑道:“是麼?謝謝誇獎。”

岡司抹了一把嘴角溢位的鮮血,兩隻手在空氣中輕微的一顫抖,頓時就聽唰唰的兩聲脆響,兩把雪亮的手裡劍握在了手中,空氣中頓時殺氣瀰漫,冷森的氣息帶著一陣透骨的陰寒,像無數的毒蠱噬入人心。

“我的這兩把手裡劍已經殺了九百九十九人,算上你正好一千個。”岡司冷笑道,言罷整個人嗖的一下就射入到了空氣中,幻化作一道虛影向林昆殺來。

風聲呼嘯,彷彿要被割裂了一般,那兩把森白雪白的手裡劍,在空氣中抖落了無數零星的碎瓣,瀰漫在一起彷彿流星拖長的尾巴一樣清冷絢麗。

林昆不敢大意,自己麵對的畢竟是島國三大傭兵忍者之一的岡司,即便是剛纔被自己踢了一腳,這廝的殺傷力依舊是不容小覷的,再換句話來說,自己剛纔踢的那一腳雖然把他踢的吐血了,卻冇造成任何實質的影響,就好似林昆後背上中的那一刀一樣,疼歸疼,但絕對不影響戰鬥力。

林昆快速的向後退了兩步,儘量和眼前衝過來的岡司拉開了點距離,同時左手在空氣中輕輕的一揮,漆黑烏金的光芒一閃,鬼畜握在了手中。

眼前的岡司已經殺至,那兩把雪亮森寒的手裡劍,交錯在一起彷彿瀰漫開無儘的殺氣鋪天蓋地而來,像一張巨大的網將林昆籠罩在中央,林昆握著鬼畜斜的一記揮殺,空氣中頓時閃過了烏金乍起的匹練,鐺啷啷的兩聲脆響,鬼畜劈在了兩把手裡劍上,霎時間火花四濺餘音纏繞。

林昆和岡司一擊之後同時倒退,林昆退了三步停下,岡司也退了三步停下,此時兩人臉上的表情同樣的冷峻嚴謹,絕無之前絲毫的輕佻不屑,他們目光陰冷的盯著對方,同時在重新審視著對方。

岡司的眼神裡隱隱的乍現起一絲驚訝,剛纔的那一擊他用了接近七成的力道,本以為能夠輕易的在林昆的胸前撕開兩道口子,結果冇想到隻是打了個平手,他意識到三年不見林昆的身手有所提升,但冇想到會提升到這麼多,心中同時隱隱的後悔,自己三年前為什麼不殺死他!

林昆微微的眯起眼睛,三年前他不是岡司的對手,這一次他同樣不敢確定自己能否贏得了他,或許是太久冇遇到真正強勁的對手,他的心底除了隱隱的擔憂,同時也燃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高昂戰意,今天就是置身於死地,也要將眼前這個強勁的對手給碾壓蕩平,為死在他手下的的同胞們複仇!

兩人不在言語,目光卻是撞擊出了無數火花,兩人同時一聲低沉的吼叫,再次如箭一般的射向了對方,林昆手中握著鬼畜,岡司手中握著兩把殺人九百九十九的手裡劍,高手之間的對決無需隱藏什麼,兩人都將身上的實力發揮到了極致,耳邊的風聲像是遠方吹響的戰鼓,手中的兵器散發出冷冽的氣息,卻又像是燃燒饑渴的靈魂一樣撕咬向前方……

鐺啷啷!

昏澈的空氣中再次響起金石咧鳴般的響聲,火花四濺的像是燃燒的煙花一樣,一擊過後緊跟著又是一聲鐺啷啷的聲響,兩個人不再後退,胸膛裡裝滿了必殺的決心,將那無儘的殺意全都肆無忌憚的發泄在了彼此的身上,一瞬間空氣被割裂的慘叫,將周圍鬥的正酣的小弟們的喝喊聲徹底的掩埋,在他們彼此的眼中隻有那接近燃燒沸騰的殺氣。

一招、兩招、三招……

一直鬥了將近二十招,兩人同時停了下來,目光變的同樣的平靜,靜靜的看著彼此……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