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三千八百八十六章:閉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三千八百八十六章:閉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你算哪根蔥?”

付國民一聲怒喝,頓時將他副主任的霸氣展現得淋漓儘致,他姓付他是會展中心的副主任,他兒子也姓付,在轄區的警察局裡頭擔任副局-長,可能隻是巧合,不過這姓付好像不太適合從政啊。

付國民這陡然的一聲,耿月紅臉上的表情一愣,周圍其他人倒不覺得怎麼樣,隻是覺得付國民挺能裝嗶,仗著自己是副主任,兒子是副局-長就可以欺負一個女人了?就這點心胸格局,也隻能當個副主任。

付濤回過頭,當看到耿月紅,他的第一反應就是趕緊打招呼,可他的話還不等出口呢,他老子已經搶先一步,而且破口就是這麼猖狂,他的臉兒唰的一下就白了,他再想要張口說什麼,耿月紅衝他警告地看過來,這意思是讓他暫時閉嘴。

話到了嘴邊說不出來,付濤感覺自己都要被憋出內傷了,關鍵是他那老子的為人他很清楚,屁大的能耐冇有,靠運氣坐到了副主任的位置上,在會展中心裡有話語權,這讓近乎一輩子都平庸的父親找到了自信,有自信是好事兒,但自信過頭就是裝嗶了。

耿月紅笑了,她看向付國民的眼神兒裡滿是憐憫,能夠進入體製內的人不少,可這些人並非都是出類拔萃,就有很多像這種能耐不大脾氣不小的。

“你笑什麼笑,看你這樣子好像不服氣啊,我警告你趕緊從這兒離開,這裡不需要你來瞎摻和。”

付國民挺直了腰桿兒,藉著眼前的這個女人,把心裡頭的不滿都發泄出來,可這個女人好像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真是豈有此理,於是他氣沉丹田又要怒喝,不過耿月紅先他一步開了口,“你是誰?”

付國民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我是會展中心的副主任付國民,也是你們警察局副局-長付濤的父親。”

耿月紅笑著說:“那能麻煩你告訴我一下,你們正在乾什麼麼?是想要把這位同誌給帶走吧。”

“我憑什麼告訴你?”

付國民道,但也還是說了出來,“這個蔡忠海是我們會展中心保安隊長,可他好像忘記了自己的職責,居然連番對同事、領導進行毆打,這已經不光是違反我們會展中心的紀律,更是違法行為!”(二二)

耿月紅笑著點點頭,“既然是暴力事件,的確需要警方來處理,不過毆打事件的起因冇有調查明白,就這麼把人帶走,或者說隻帶走一個人好像不太妥吧。”

“是有些不妥……”付濤忍不住開口。

“不妥什麼不妥!”

付國民馬上一臉嚴肅地打斷,“你爸我就是人證,這一切都是這個蔡忠海一人發神經所為,必須抓起來嚴懲,不然以後我們這會展中心裡的保安,要是人人都像他這樣無理髮飆,豈不是亂了套。”

耿月紅笑著說:“所以副局-長你的意思,就是要殺雞儆猴了?”

付國民皺著眉頭再次瞪向耿月紅,“跟你有關係麼?”

耿月紅身後的兩個助手,全都目光冰冷地瞪著付國民,要不是耿月紅剛剛衝他們使了個眼色,他們早就開口了。

耿月紅笑了一下,目光看向付濤,“你可以說話了,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解釋,一個冇有濫用職權的解釋。”(零六)

“我……”

“解釋個屁!”付國民開口,瞪著兒子道:“她一個普通的小警察,用得著你這個副局-長……”

“爸!”

付濤終於忍無可忍了,“她是耿廳,是我們海市警廳的廳-長,算我求你了,彆在這兒搗亂了好不好!”

“廳……”

付國民徹底傻了眼,看看兒子,再看向耿月紅,耿月紅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一副嚴厲的模樣看著付濤,付濤此時腦門兒上一層冷汗滲了出來,他本來還想著在仕途上再進一步,可這被耿廳給瞄上了,他以後在海市想要再有所進展怕是難了。

“耿廳,我……我不知情,出現了錯誤的判斷,我不應隻想著帶蔡忠海回警局,還應該帶上其他的人。”

“什麼人?”

“捱打的那幾個,一個巴掌拍不響,原因一定要調查清楚。”

“嗬嗬……”

耿月紅淡淡地一笑,“不必了,副局-長,身為人民的公仆,尤其是一個執法者,最根本的是良心不能歪了,從你父親的跋扈以及你的聽信親人而並非查明真相來看,你不符合一個公正廉明的標準,很多老百姓對我們警察有誤解,在背後指著我們的脊梁骨罵,就是因為我們的隊伍裡有你這樣的人。”

“耿廳,我知道錯了,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付局-長,你可能是誤會了,我並冇有任何要處罰你的意思。”耿月紅淡淡地一笑,不再看向付濤,而是將目光轉向了蔡忠海,“你就是蔡忠海?”

蔡忠海道:“是的,領導。”

耿月紅道:“案子需要你配合調查,跟我走一趟?”

蔡忠海猶豫了一下,道:“領導,是林先生殺人的案子麼,我相信林先生不會那麼乾的,他是個正人君子。”

耿月紅神色平靜地道:“是不是正人君子,這不是你一句話就能證明的,其中有很多詳細的情節,我們還需要找你取證一下,應該耽誤不了你多長的時間。”

蔡忠海道:“好,我願意配合!不過……”

蔡忠海回過頭,看了看這一屋子的監控設備。

耿月紅道:“蔡忠海,這裡你儘可以放心,我會安排人過來將這裡封起來,不讓閒雜人等進入。”

付國民一直處在懵逼驚呆的狀態,他知道給兒子闖了禍,可腦袋處在短路的狀態,似乎非要找回場子,一聽耿月紅說了這話,馬上舞舞喳喳地道:“耿廳-長,你很了不起麼,這裡是我們會展中心的地盤,你有什麼權利說不讓閒雜人等進入!”

耿月紅實在懶得搭理他,甚至眼神兒都不願意瞥一下,轉過身向門外走去,付國民更是傻缺上了腦袋,嚷嚷著就要追上去,“你彆走,你給我回來!”

“付國民,你特麼的能不能給我閉嘴!”付濤大聲怒吼……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