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三千八百章:地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三千八百章:地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明媚的陽光照滿大地,但六扇門的地下室,卻是不見絲毫光亮。

“黑暗,能夠吞噬一個人的內心,恐懼是這世間問取真相的最好良藥,你可以嘴硬一直不說,但接下來的日子,你會體會到什麼叫做真正的生不如死。”

縹緲的聲音在不大的空間裡繚繞,空氣中瀰漫著血腥的臭氣,羅岩山孤零零地坐在一張鏽跡斑斑且濕漉漉的鐵凳上,他聽到在牆角的位置有嘰嘰喳喳的聲音。

聲音混淆複雜,有蟋蟀的叫聲,也有老鼠的嘰嘰喳喳,但很快那蟋蟀的叫聲便消失了,老鼠的嘰嘰喳喳,似乎因為吞下了食物而興奮,但那聲音很快向他過來。

吧嗒……

冷汗順著羅岩山的臉頰淌了下來,他掙紮著想要動起來,可身體被死死地固定在鐵凳上,哪由他分毫。

“你……你們都是劊子手,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你們不能這麼對我,你們簡直是滅絕人性,簡直……”

羅岩山大聲叫喊著,但很快他便說不出話了,腳尖上突然濕漉漉的東西爬上來,他感覺到了一陣冰冷,像是有尖牙磕在了他的腳趾上,緊跟著四周彷彿湧來了數隻老鼠,這些老鼠抱著鐵凳的腿兒咬起來,牙齒摩擦在生鏽的鐵凳上,發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這聲音聽起來尤其瘮人,令人感覺骨頭跟著發麻。

“你最好不要亂出聲,這些老鼠都是常年被關在這裡的,它們每天都吃不飽肚子,碰上有溫度或者是氣味的人,總是要先飽餐一頓,你也不用擔心,老鼠最初隻有兩隻,現在差不多四五隻,它們都是一家子,但這種混賬吃東西的可不講究一不一家子,他們會爭先恐後,生怕慢了一分一秒自己就吃不飽肚子了。”

漂亮的聲音再次想起,羅岩山臉色大變,他咬著牙怒極,“你們這群劊子手,你們用這麼惡毒的方式,簡直是喪儘天良,死後你們會下地獄的,一定會下地獄的!”

“啊……”

話音剛落,羅岩山慘叫了一聲,他的腳指頭被老鼠狠狠地咬了下來,老鼠那鋒利的牙齒,直接咬到了骨頭。

其他的幾隻老鼠,嗅到了空氣中新鮮的血氣,馬上猖狂起來……

“我是劊子手?嗬嗬,和你們羅比起來,我們任何一個人,都算得上是心慈手軟,何況我們對待正常的人,從不會用什麼極刑,倒是對付你們這些喪儘天良的人,如果隻是一刀殺死你們,那豈不是太便宜了?”

屋外縹緲的聲音稍稍一頓,繼續傳來:“你的秘密可以說,也可以不說,說不說最後都是一個死,抉擇權在你的手上,隻要你能熬過七天,我可以一刀殺死你。”

地牢裡……(二二)

隻餘下慘叫聲,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遠,一行的一共有四個人,六扇門的大掌櫃高明,以及二掌櫃胡杏兒,林昆以及身邊拎著的齊東文。

齊東文腿上的上被包紮,梅玉親自包紮,自然是療效不一般。

齊東文回過頭,向那間慘叫聲傳來的牢房看去,臉色煞白,冷汗早已經順著腦門淌下,落在了地上。

樓上有茶,窗外風景宜人,守著一方人工湖,感受著秋後的陽光,以及那將樹葉吹黃的涼風,再品一杯溫熱的茶,如此休閒愜意的生活,確實很令人嚮往。

“齊爺,請坐。”

林昆坐下來,笑著對齊東文說,高明和胡杏兒坐在林昆兩側,而在房間的窗戶前,梅玉正背身站立。(零六)

梅玉站在這窗前,已經有一個多小時了,這一個小時裡,他似乎靜止了一般,隻有睫毛時不時地翕合一下。

齊東文看了一眼窗前的梅玉,誠惶誠恐地不敢坐下。

林昆笑著說:“齊爺,咱們現在還可以開誠佈公地談談,你不用太過在意,這天底下的恩怨情仇多了去,不是每一種解決仇恨的方式,都要用極端的暴力。”

“是……”

齊東文臉色難看地笑了一下,“多,多謝林先生不殺之恩。”

齊東文慢吞吞地坐了下來,林昆笑著說:“我想知道一些事情,我想齊爺一定知道,不知道齊爺願不願意配合?”

齊東文道:“這,這……”

林昆笑著說:“不願意?”

齊東文低下頭,臉上的表情猶豫不決,始終冇有吱聲。

林昆笑著說:“齊爺這個態度,我應該是明白了,有些話不能說,是萬萬不能說的,要說你們齊家現在已經算是絕戶,但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你還有一個兒子。”

齊東文的臉色頓時大變,身體哆嗦了起來,他猛地抬起頭,一雙眼睛惡狠狠地瞪著林昆,“你,你對我兒子做了什麼?”

林昆道:“你的兒子根本就不在眼睛,而且她在羅組織的控製下,我如果能對你兒子做什麼,何至於在這裡和你談?”

齊東文緊張的神色舒緩了下來,眼底浮現出一抹冰冷,一掃剛剛那副唯唯諾諾的害怕模樣,“既然話都說到這兒了,那我也就明說了吧,你想知道關於羅的事情,我是不會跟你說的,我如果跟你說了,我唯一還活著的兒子就得死,我不能給我們齊家絕後。”

林昆笑著說:“齊先生,你還是天真更多一些,羅組織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你難道還不清楚?這些人異想天開,心中所謂的信仰,是逆著這天地而來,他們想要改變華夏的曆史,你覺得可能麼?再說這些人有多麼喪心病狂你不是不知道,你們齊家現在已經徹底敗落,羅岩山又落在了我們的手中,你覺得羅組織對於一個冇有利用價值的人會怎麼樣?”

齊東文臉上的表情恍惚,身體猛地一搖顫,整個人彷彿一下子被抽乾了精氣神,口中喃喃,“我的兒啊,我們齊家到了我這一代,難不成真要絕後了麼?”

林昆道:“倒是有一種可能,你說出來羅的具體訊息,我們去摧毀羅組織,到時候把你的兒子救出來。”

齊東文沉默了,他將頭壓低,過了足足有十秒鐘,猛地抬起頭,一副惡狠狠地模樣衝林昆說:“姓林的,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