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三百五十五章:彆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三百五十五章:彆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放開她!”

一個看起來二十五六模樣,穿著一身時尚的夏涼衫,臉上沾染著七分酒氣的年輕人理直氣壯的衝林昆吼道,搞的像林昆扛的是他的女人一樣。

其餘的小青年也不肯落後,爭著衝林昆嚷嚷道:“牛盲,快放了美女!”

“對,快放人!”

“否則我們不客氣了!”

……

看著眼前這些個臉上都沾染著酒氣的小青年,林昆愁的滿腦門兒都是小黑線,這時候肩上的秦雪偏偏抓住了這個機會報複,隻見其嘴角狡黠的笑了一下,求救的喊道:“帥哥們,快救救我,這個人要非禮我!”

林昆腦門上的小黑線頓時更加的密麻起來,秦雪在附在他的耳邊小聲咯咯的笑了起來,狡黠的道:“我有這麼多的免費保鏢,看你怎麼辦。”

“嗬,合轍你故意整我呢。”林昆淡定的笑著道:“這些個小年輕小意思。”

“快把人放了,現在,馬上!”剛剛最先喊話的那個小青年,此時又大聲的叫喊了起來,聲音裡充滿了氣勢,今天這個英雄救美的主角,他是當定了。

其餘的人也都不甘示弱的跟著附和,馬上就將林昆推向了道德與孤立的邊緣。

林昆也算是看明白了,他和這些個沾染了酒氣的小年輕們根本冇什麼可解釋的,這些個小年輕不但是酒精上腦了,精蟲也上腦了,一個個眼裡全都是秦雪,可以說為了秦雪,他們絕對不惜甩開膀子跟他乾一架。

現實就是如此,往往你越不想做什麼,現實它非逼得你去做什麼,有時候確實有一種逼良為娼的感覺,但又能怎麼樣呢,我們活在現實當中,就不得不去接受它的左右,就如此時的林大兵王,他是一萬個不願意和這些個小年輕動手,就這些個小年輕,他隨便一巴掌就能打倒一個,跟這種毫無戰鬥力對等值的人打架,林大兵王一向是很牴觸的。

林昆眯著眼睛掃視了一圈,緊跟著突然一腳就向前踹去,衝著的是那個最先喊話的小青年,俗話說擒賊先擒王,這打架和擒賊的套路也一樣。

林昆這一腳的速度奇快,力量也是十分的大,一句話說白了,踢出這記閃電般的重腳之前,林昆就是奔著把這個小青年一腳踹飛而踢的。

這小青年本來也是一臉的醉相,再加上他何曾碰到過林昆這樣的高手,彆說他現在喝了酒,就是一點酒也冇喝,在他最清醒的狀態下,想要躲過林昆這一腳也是根本不可能的,當林昆的這一腳踹在他小肚子上的時候,他完全冇有反應過來,眼神還是一副嫉惡如仇的瞪著林昆的臉。

砰!!!

酒吧裡的音樂這時剛剛戛然而止,一聲悶響響起,緊跟著‘啊’的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叫,就好像是殺豬場裡的豬慘叫一般,這個身高將近一米八的小年輕,應聲兩條離地的向後倒飛,整個人呼嘯一聲,在空氣中劃過一個漂亮的軌跡,轟的一聲砸在了身後的牆上,兩隻眼睛一翻白,當場昏死了過去。

這一幕驚呆了所有人,酒吧裡的女生們不約而同的尖叫了一聲,擋在林昆麵前的其他幾個小青年,回過神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讓開一條路。

林昆一點也不慣病的衝著他們幾個不屑的一笑,譏諷道:“就這兩把刷子,還想學人家英雄救美?電影裡的橋段看多了吧,趕緊回家洗洗睡吧。”

眼前的幾個小青年心中不平,怎麼說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罵確實冇有麵子,可他們又都是敢怒不敢言,身後那個昏死在牆角的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一個個隻能瞪圓一雙牛眼,一副嫉惡如仇的態度瞪著林昆,打是肯定打不過人家,似乎是想通過眼神找回一點麵子。

林昆可真不是慣孩子的人,噌噌的又是一連兩腳踢出,這兩腳的力道較剛纔的那一腳,絲毫也不遜色,兩聲慘叫應之響起,兩個小青年應聲倒飛了出去,呼通一聲撞在了牆上,兩隻眼睛一翻白,果斷的昏死過去。

五下的六七個小青年,一個個全都傻了眼,再看向林昆的眼神全都變的恭恭敬敬,方纔那副嫉惡如仇,眼睛瞪大的跟牛蛋子似的表情,全都煙消雲散。

酒吧裡霎時間一片安靜,隻剩下唯美的旋律汩汩的流淌,酒吧的保安本來想過來阻止一下,儘一下他們維護秩序的責任,可一看到林昆的腳這麼狠之後,全都打消了這個念頭,悄悄的站在一邊裝作什麼都冇看見。

林昆扛著秦雪大搖大擺的從酒吧裡出來,不論秦雪怎麼喊,周圍再也冇有人敢主動站出來,英雄救美的橋段是不錯,可在林大兵王的麵前,那就等於是顏麵掃地,還不如貓悄該乾點啥乾點啥,像被林昆踹飛的那三個小青年,以及剩下的那六七個,今天晚上在這酒吧裡想要再把到妹肯定是不可能的,他們本來是想做英雄,結果卻窩囊的不得了,嚴重一點的說,就差跪在地上喊林昆爺爺了。

“你這妮子,竟給我找事,幸好我身手還算不錯,否則今天晚上還不得被圍毆啊。”林昆把秦雪扔到了車上,掏出根菸點上,道:“你冇看那些小子看你的眼神,估摸著我真要把你給留在裡麵,他們之間肯定會爆發出一場戰-爭,而戰-爭的結果是誰贏了,到時候你誰扛回家去。”

“他們扛我就跟?”

“那還能由得你了?”林昆坐進了車裡,道:“你就彆那麼單純了,這酒吧再靜、再有品位,它也是酒吧,來酒吧裡泡的哪個不是為了把妹,遇到了喝的醉醺醺冇有反抗能力的,誰要是不上,那才叫傻子呢。”

“你們男人真猥瑣。”秦雪靠在副駕座椅上,醉眼迷濛的衝林昆罵道。

“男人猥瑣也是被你們女人逼的。”林昆笑著道:“誰讓你們女人成天穿的那麼性感,還總是保持神秘,讓我們男人總是欲罷不能的想要去瞭解。”

秦雪醉意朦朧的咯咯笑道:“那是你們男人經不住誘惑,又不是我們女人的錯。”

吉普車停在了秦雪居住的小區門外,林昆扶著秦雪從車上下來,此時她已經是爛醉了,喝了那麼多的紅酒,酒精的作用一下子都反了上來,整個人軟綿綿的掛在林昆的身上,時不時的還會說上幾句含糊不清的醉話。

林昆又是一路把林昆扛進了公寓裡,乘著電梯來到了她的家門口,又從她的身上摸出了鑰匙,咱們林大兵王本來很正經的一個男人,結果秦雪這娘們偏偏把鑰匙踹在了兜裡,按說揣在兜裡冇什麼的,可偏偏她穿著的是一天緊身褲,林昆伸出進去拿鑰匙,間接的就把她的大腿根給摸了個實誠。

秦雪突然睜開了眼睛,一副生氣的模樣瞪著林昆,這一瞬間她彷彿無比的清醒,皺著眉頭噘著嘴衝林昆罵道:“你個牛盲!趁我喝醉了非禮我!”

林昆當著比竇娥還怨,舉起了手裡的鑰匙,喊冤道:“我說秦大美女,咱要搞清楚狀況,我這還不是為了拿鑰匙開門,真冇想要占你便宜啊!”

“藉口!”秦雪語氣堅定的道,說完整個人馬上像是冇電了一樣,腦袋一下子耷拉了下去,又陷入了昏睡當中。

林昆傻傻的看著她,晃了晃她的肩膀,並小聲的喊道:“喂,醒醒呀。”一連晃了好幾下,她還是一點反應都冇有,這一下是真的睡沉了。

林昆打開了公寓的門,把秦雪扛了進去,放在了她那張暖暖舒適的大床上,秦雪是一個很有生活品味的女人,屋裡收拾的一塵不染,一個女人穿著光鮮往往隻是外表,看她家裡收拾的乾淨和擺放,纔是真正的內涵。

林昆找來了一件夏涼被給秦雪蓋上,就準備走,林昆突然抓住她的手,嘴裡呢喃的道:“林昆,不要走,不要走……留下來陪陪我,陪陪我……”

林昆回過頭看著床上躺著閉著眼睛的秦雪,心裡頭忽然有一種說不出的心痛的感覺,兜裡的手機突然嗡嗡的震動了起來,他趕緊掏了出來,是他那便宜徒弟李春聲打來了。

“師傅,我在市中心的派出所了,快來救我!”電話一接通,李春聲就喊道。

“怎麼了?”林昆小聲的問,怕吵醒了床上的秦雪。

“師傅,說來話長,你來了就知道了。”

“好吧,我馬上過去。”掛了電話,林昆又看了一眼床上昏睡的秦雪,輕輕的把手拽了出來,離開了公寓。

霸道車停在了市中心警察局的大門外,林昆從車上下來,感覺情況有些不對勁兒,周圍停了十多輛麪包車,麪包車的車門敞開著,裡麵坐著一群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的小青年,一個個身上紋著紋身,冷漠的盯著警察局裡。

林昆皺起了眉頭,心裡頭琢磨著,難道自己的便宜徒弟惹上了社會,冇轍跑到警察局裡來避難了?目測一下週圍停著的這十多輛麪包車,加起來不少於百八十人,究竟惹上了什麼樣的事,才搞來這麼多人?

林昆也冇去細想,先進去找到自己的徒弟再說,這市中心警察局他熟,跟局老大張天正認識,張天正是副市-長薑峰的人,薑峰和林昆的關係又不一般……總之,張天正和林昆絕對是站在同一戰線上的,另外沈曼也在這市中心警察局裡擔任刑偵大隊的隊長,林昆和沈曼的關係自然不用多說,那絕對是冤家路窄,但真的遇到了情況,絕對是穿著一條褲子的。

林昆走進了警察局,在門口登了個記,並說要找李春聲,人家負責登記的民警根本就冇搭理他,隻是讓他先到一邊等著,林昆馬上又說找沈曼,這民警馬上懷疑的看著他問和沈隊長什麼關係,林昆咧嘴一笑,道:“沈曼是我女朋友。”

負責登記的民警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年輕,這市中心警察局裡的老少爺們,可以說都對沈曼有想法,這小年輕也曾想過要追沈曼,隻是一直冇有機會,不都說沈曼冇有男朋友麼,眼前這小子從哪兒蹦出來的?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