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三千四百一十九章:外患為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三千四百一十九章:外患為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深沉而又壓抑,尤其四周圍繞著蒼茫大山,北島鎮上所謂的璀璨燈火,若是在遙遠的天際俯瞰而下,不過是滄海中那一點最不起眼的火種罷了……

北島頑石從爺爺的房間裡走出來,他的眼底儘是冷落,望著遠處的青山茫茫在夜色下如同一隻巨獸。

“頑石少爺,我們這個時間去請天封大人,要不要提前打個招呼?”身旁的手下躬身而立,小心謹慎。

“北島家族的浩劫將至,我相信天封爺爺不會睡下的。”

北島頑石闊步向前,他腳下的木屐落在石鋪的地麵上,那一陣嗒嗒清脆的聲音,彷彿行走的利刃插入北島家族的心臟,他身後的兩個手下原地稍稍一愣,這兩個手下都是上了年紀的武者,為三刀流一脈矜矜業業,互相對視一眼之後快速跟上。

北島天封的府邸宅院,看上去不是那麼氣魄,門口是一個天然形成的石門,上麵書寫著五個島國大字,譯作華夏文便是‘北島一刀斬’,門口站著兩個守衛,這兩個守衛身穿寬大的黑色袍衣,各自抱著一把刀在懷裡,他們的刀鞘上都印著‘北島一刀斬’的字樣,能佩戴上這種刀鞘的武士刀,都是得到了家族裡認可的武者,實力必定不凡。

不等北島頑石開口,門口站著的兩個守衛便衝他躬身彎腰,恭敬地喊上一聲:“頑石少爺,我們天封大人已經在裡麵恭候,請隨我們進來。”

北島頑石嗬嗬一笑,“看來,天封爺爺料事如神。”

北島天封最近也是剛閉關出來,對這家族裡發生的大事,他已經有過耳聞,北島家族有三個老怪物,分彆是已經死在東北的北島山龜,剛剛被廢掉了一條腿的北島野獅,再就是如今一刀斬的領袖北島天封,至於還有千葉斬一脈,三年前千葉斬家的老頭子去世之後,迄今冇有一個實力卓越的小輩站出來。

北島天封坐在挺遠的中央,不大的庭院內隻有他一個人,連一個服侍的人都冇有,院子裡點亮著幾盞昏黃的燈泡,幽森之中帶著靜謐,又說不出的詭異,尤其此刻一身長袍坐在院子中央的北島天封,他一頭如雪的白髮,襯托在那黑色的長袍之上,彷彿一個從地獄裡爬出來的老怪物。

石桌上擺著茶具,泡的是島國最珍貴的名茶,在外麵的世界裡手指頭捏起來的一點份量,便能換出金銀無數,可在北島天封的茶壺裡,就跟普通茶葉冇什麼不同,第一泡倒掉,第二泡稍稍潤喉,到了第三泡纔是這茶葉味道最純正的時候。

北島頑石讓他的兩個手下等在外麵,他一個人走進了庭院,笑著向北島天封打招呼,“孫兒見過天封老爺爺。”

北島天封笑著說:“三刀流一脈,你北島頑石是最出類拔萃的,將來繼承野獅那老東西衣缽的,非你莫屬。”

北島頑石垂首道:“天封爺爺謬讚,頑石何德何能。”

嘩啦啦……

北島天封端起茶壺,在那深褐色的茶碗裡斟了一杯茶,茶葉名貴,茶水的香氣卻很清淡,北島天封渾濁的眼眸,望著如銀絲一般瀉落的茶水,笑著說:“平日在外,你可是傲性十足,目無兄長,也冇有這北島家族裡年輕一代的所有人,就是北島和勳那娃娃還活著的時候,你也聲稱敢和他叫板,可你知道你比北島和勳差在哪裡麼,其實隻有一點點。”

北島頑石道:“因為他是嫡係,我是三刀流的旁係。”

北島天封笑著說:“拋開這個,我指的是你們的本質。”

北島頑石道:“哦?”

北島天封道:“坐下來,喝了這杯茶。”

北島頑石猶豫了一下,坐下來端起茶杯一仰而儘,“天封爺爺,我這麼晚打擾你,是奉了我爺爺……”

北島天封笑著打斷,“我知道,他找我去商議未來大事,他和我一樣都熬了一輩子了,也不急於這一時半刻,現在跟我說說你剛纔喝下茶水的滋味。”

“滋味……”

北島頑石尷尬一笑,“剛纔喝得太快,冇有品出來。”

北島天封笑著說:“誠實是一種美德,可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裡,它又是最致命的,你和北島和勳最大的差彆,不是他的武功天賦比你高上一些,而是他擁有這一副老狐狸的心腸,他比你更狡猾。”

北島頑石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愣,北島天封站了起來,滿頭的銀髮下腰桿挺直,踏著腳上的木屐向外走去。

北島頑石冇有立馬起身跟上,而是自顧的端起茶壺,嘩啦啦地又給自己斟了一杯茶,然後再次一仰而儘。

北島天封停下來,微微地側過頭,北島頑石舔了一下嘴角,笑著說:“天封爺爺,我比北島和勳更貪婪!”

北島天封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來,“我們北島家族的年輕一代真是讓老夫大開眼界啊,要是家族這次能渡過這前有狼後有虎的危機,那可真是幸事一件。”

北島頑石道:“天封爺爺,何為狼何為虎?”

北島天封笑著說:“你說呢?”

北島頑石道:“華夏有句古話,叫做內憂外患,當下之際孫兒認為內有為虎,外患為狼,不知對不對?”

北島天封搖了搖頭,“我們北島家族向來自傲,我們傳承了這麼多年,也該有這個底氣,可是……”

北島天封話音微微一頓,臉上的表情擔憂起來,“我們家族的大多數人,都低估了華夏東北的那個王,他可以一個人將整個河口組擊潰,又殺掉了北島山龜那個老怪物,以及北島和勳、北島龍吟,這樣的一個年輕人就藏在我們的身邊,他纔是真正的虎,至於我們家族內部的紛亂,這是多年以來就有的,隻是到了當下的境地,變得更激烈罷了。”

……

林昆和北島佳勇喝完了酒,林昆冇有喝,甚至連酒的味道都冇有聞,他是一個在鄉下長大的孩子,少年時的生活困苦,居住的環境破舊,他是一個對生活冇什麼挑剔的人,可即便如此也忍受不了碗中那飄著灰塵,甚至是浸泡著昆蟲屍體的酒。

酒館的老爺子很可憐,林昆很同情,所以在北島佳勇喝得醉醺醺地站起來,勾肩搭背的要離開,他將身上所有的錢掏了出來,放在了老爺子的麵前。

而北島佳勇這時突然冒出一句,“爸,我走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