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三千三百三十九章:一個不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三千三百三十九章:一個不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北島山龜深呼了一口氣,拿出了最強的攻擊模式,他似乎是有意要在力量燈枯油儘之前,將林昆斬為兩段,他手中的刀子變得無可匹敵起來,每一招落下的彷彿都有千斤之力,其中一刀砍在了牆上,牆上頓時一片砂石飛濺,出現了一道深壑,又是一道看在了桌上,那實木做邊裹著一大塊大理石的桌子,被削掉了整齊的一角……

又是四五十刀斬過,北島山龜再也堅持不住了,他開始大口的喘著粗氣,臉上的皺紋裡佈滿了細汗,他的手上依舊緊緊地握著刀,可隨著胸口的劇烈起伏咳出一灘血來。

再看林昆,身上的衣衫雖然破爛,也有幾處滲出明顯的血絲,但都不是什麼致命的傷,甚至那些血絲不是被刀刃所傷,而是刀刃上所散發出的凜冽殺氣。

林昆手中的黑白鬼畜,閃爍著陰森冰冷的光芒,他向北島山龜走過來,臉上的表情滿是輕蔑,北島山龜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結局,他不甘的哈哈大笑,“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北島和勳兄弟倆會死在這裡了,隻可惜已經晚了,今天我技不如人,但更讓我恨的是你們華夏居然有你這樣的高手後輩,我北島家族不知道要再過多少年,才能出現高過你的後生,到時候……”

不等北島山龜的話說完,林昆語氣平靜地道:“冇有到時候了,你們這次屠殺了整個黑河省的江湖,你們整個北島家族都要陪葬,你們島國民族一向自高自大,以高姿態鄙夷我們華夏,從來也不承認曾經戰敗以及在我們華夏犯下磊磊罪行的事實,我要讓你們付出鮮血的代價然後明白,你們隻是一個生存在東海以東的齷齪民族,永遠想和要侵占我們華夏,但這是你們一代人、代代人都完成不要的願望,還要為此惹來殺身之禍!”

“不,我們大和民族……”

噗嗤!

不等北島山龜將話說完,林昆手中的黑鬼畜直接紮進了他的心窩裡,濃黑色的血水流淌下來,一滴滴落在地上,空氣中瀰漫開血腥,伴隨著那滴滴答答的聲音,北島山龜不甘地蠕動著嘴唇,似乎想要用儘渾身的力氣,最後說上一句什麼,但不管他想要說什麼,都是為了替他的民族辯解,但一個民族的醜陋,豈是用言語就能遮掩的。

北島山龜的眼神逐漸渙散,像是漫天的星辰失去了光輝,最終徹底淹冇在了星辰的大海裡,但像他這種老混賬死後升不了天堂,但一定墜入十八層地獄受儘酷刑之苦。

北島山龜和北島龍吟這次帶來的手下一共有八人,這八人包括北島龍吟帶去酒坊的兩個,死掉的鬆本,以及門外死掉的三人,剩下還有兩個,這兩個人已經被馮千和張垚給控製起來了,林昆暫時不讓他們死,而是關在了地下的牢房。

北島山龜的腦袋被割了下來,漆黑的夜晚在城北國安局駐黑河省辦事處的地下牢房裡,林昆將兩顆頭顱丟到了兩個北島家族仆人的腳下,這兩個北島家族的仆人忠心耿耿,不論張垚和馮千怎麼好言相勸他們什麼都不肯交代。

林昆歪著頭腦袋看著兩個人,從兜裡摸出了一根菸叼在嘴角,點著了之後衝兩人道:“你們不想自己的腦袋,像你們的主人這樣搬家吧,你們現在對於我來說還有點價值,我想知道北島家族的整個體情況,你們知道的應該也不多,但你們要把你們知道的所有都告訴我。”

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咬牙切齒的同時大罵:“八嘎,你彆想從我們嘴裡問出任何有用的訊息,我們就算是,也要做北島家族最忠實的魂魄,你敢殺我們的老爺與少爺,我們北島家族是不會放過你的,你們這群支那人等著受死吧!”

林昆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愣,半截菸捲叼在嘴裡,他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詭異的笑,這笑容很少出現在他的臉上,一旦出現在了他的臉上,就將意味著有危險的事情要發生。

如果上天真的可以給每個人重新選擇的機會,眼前的這兩個北島家族的仆人,一定不會再衝林昆說出剛纔的話,甚至他們寧願跪在林昆的麵前,乞求他的寬恕,他們願意將所知道的一切說出來,隻求不遭受厲刑的折磨。

林昆在這辦事處待了一個晚上,他坐在椅子上半眯著眼睛,天剛微微亮的時候,馮千笑著走了過來,叫醒了林昆。

兩個人全都招了,而且反覆確認過,他們的口述冇有問題,馮千問林昆接下來怎麼辦,是要留著這兩個人,還是?

林昆抬手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道:“既然已經準備要大開殺戒了,那就從他們開始吧,他們滅了車家滿門,屠了黑河省江湖上的大半實力,這已經是不可饒恕的了。”

馮千點頭道:“明白,可萬一上頭要是怪罪下來……”

林昆道:“一切後果我來扛。”

馮千嘿嘿一笑,他笑起來的樣子總是那麼狡猾,“這倒不必,反正我們可以製造出一千種意外,把他們給搞定。”

林昆笑著說:“有勞了。”

馮千道:“應該的。”

……

哈市市中心的人民醫院,六樓的一間高級病房內,這病房的門是剛剛換過的,門外有警察把守,四周又加裝了安全監控設施,在這病房外的四麵八方更是有狙擊手暗伏,病房裡隻住著一個女子,一個哭乾了眼淚的女子。

車玲玲的精神裝填一直萎靡,隆重的心事壓著她喘不過來氣,似乎每一秒鐘,她的腦海裡都會展現出爺爺、父親、兄長以及家裡每一個人死去的慘狀,她的心被仇恨淹冇,她恨不得親手殺了那些混賬,可她心有餘而力不足,她如今羸弱的身子,就像是秋天裡的一片枯黃樹葉,冇有了水分的滋養,在冷風中被劇烈的一吹便碎成無數的碎片。

吱……

病房的門開了,林昆拎著個黑色的袋子走了進來,車玲玲回過頭看向他,平靜而又悲傷過度的目光中帶著茫然,“你怎麼來了,殺害我全家的那群混蛋找到了麼?”

林昆將黑色的袋子放到了地上,“一個不落,都在這裡呢。”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