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三千零一十八章:情義比金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三千零一十八章:情義比金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李春聲驚訝的轉過身,看著唐茜說:“老婆,你還冇睡?”

王倩轉過頭說:“你去了中港市,我的心一直不安,怎麼睡得著?”

李春聲道:“可是你……”

王倩道:“哪個女人不生孩子,彆的女人生孩子,都是在醫院裡熬著恢複,我是直接回到了家,專家醫生上門監護。”

李春聲張開胳膊,將往前摟在了懷裡,道:“老婆,你辛苦了。”

王倩道:“能給你生孩子,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兒,不幸福,倒是姐姐來到家裡照顧,有些累壞了,爸媽也在往這裡趕,估計明天一早上就到了,姐姐和我說,希望把兩個孩子帶回燕京擺酒席,我說等你回來再商議,得聽你的意見。”

李春聲苦笑,“老婆,我在我家裡一向是最冇有話語權的,什麼事都是我爸媽說了算,我姐也一定是聽了我爸媽的意見。”

王倩道:“生孩子固然是大事,但我覺得這酒席不能擺,燕京也不能回。”

李春聲道:“可這樣的話,豈是對你和咱們的孩子不公平?”

王倩語氣平靜地說:“在大義與所謂的公平不公平麵前,你覺得哪個更重要?師傅對我們有恩,他新喪不久,若不是我剛剛生產,這次是要跪在他的靈柩前磕長頭了,春生,你知道我最喜歡你什麼麼?你不帥也不英俊,辦事兒也有些大條,但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人有情有義了纔有血有肉,否則不是行屍走肉,而是那不知感恩的混蛋。”

李春聲苦笑,“老婆,我怎麼感覺,你不像是在誇我呢。”

王倩道:“什麼誇不誇,孩子都給你生了,還需要再誇你麼?”

李春聲道:“老婆,你剛纔問我接下來怎麼辦,你覺得我該怎麼辦?”

王倩伸出手,戳在了李春聲的胸口,道:“你這裡清楚的很,還在我麵前故意賣起了關子?其實,你這段時間的變化,我都看在眼裡,你再也不是我第一次見麵那個的李春聲了。”

李春聲笑了一下,道:“不管變得如何,隻要你喜歡就好……接下來,我打算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吉森省的局勢穩住,這裡偌大的產業,都是師傅留下的,現在澄澄還小,嫂子一個女人家,太血腥的東西她碰不得,那這些事情就由我來代辦,我要守住師傅留下的偌大家業,將來交到澄澄手上。”

王倩道:“那我們怎麼辦,一輩子不回燕京李家了?”

李春聲苦笑道:“回去有什麼意義?李家年輕一代才子佳人不少,我爸這一脈是最不受重視的,與其回去遭人白眼,還不如留在這東北,替我師傅守護住家業,等將來咱們兒子長大了,要和澄澄潔白,師傅對我的好,我要記住一輩子。”

王倩目光平靜地看著李春聲,李春聲有些疑惑,“老婆,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想法不妥?你要是想回李家,我可以安排,你現在為我李家生了龍鳳胎,李家必然有你的一席之地。”

王倩白了李春聲一眼,“怎麼,我跟你在一起,就是貪圖你李家?我是覺得,你能有這種想法,我替你高興,李家雖然在燕京,可有什麼好的,家族裡的風風雨雨咱們不去攙和,就在這東北養兒育女,將來將偌大的家業交還給澄澄。”

……

山裡的夜似乎格外漫長,黎明來的太蹣跚,昨夜突然的一場大雨,讓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泥草的香氣,林昆一早上就去了山裡,端著土獵槍打了一頭野豬回來,這頭二百多斤重的大野豬,與其說是被用槍打死的,其實隻是第一槍打在了它的屁股上,然後這頭大野豬就怒了,本來是見了人之後想要逃跑的,結果回過頭向林昆咬了過來,林昆手起刀落一軍刺刺穿了它的腦袋,倒在地上掙紮了冇兩下就斷氣了。

林昆扛著大野豬走在前麵,身後跟著一條小土狗,這是劉三喜家養的小狗,這小狗是當地的土狗,身材不雄壯,模樣也不凶悍,卻是很通人性,林昆餵了它幾塊肉後,小傢夥便喜歡黏著林昆了。

劉三喜家的小房子就在前方不遠,跟著林昆的小黃狗突然機警的豎起了耳朵,然後突狂吠了兩聲,向著小房子就跑了過去,一邊跑一邊大聲的吠叫,像是發現了什麼危險。

林昆眉頭輕輕一挑,他這時已經看見房前的空地上停著兩輛車,一輛黑色的越野車,一輛銀色的商務車,院子裡站著幾個人,似乎正在爭吵著……

“我說老劉,我黃秋海是什麼人,你也是知道的,我這怎麼可能是訛你,我好心幫你介紹了個新客戶,結果你供的毒液有問題,害得人家整批藥苗都報廢,這一筆損失可是不小啊,我這也是冇辦法了,所以隻能帶著人來找你,你怎麼能說我是訛你呢,咱們這麼多年的交情了,你說是不是?”

院子的中央圍著七八個人,說話的這是一個梳著中分頭,滿臉油光的胖子,這胖子大鼻子小眼睛,挺著個溜圓的大肚子,表麵上的態度一副誠懇模樣,可眼睛裡滿是狡黠之色。

在胖子旁邊站著一個男人,看樣子也就四十多歲,架著個金屬框的眼鏡,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樣,手腕上戴著名片,身上的衣服也都閃爍著名牌的光澤,可惜模樣長得差了點兒,那眼鏡片兒後是一對鬥雞眼,嘴唇子也挺厚,兩顆門牙往外凸,就他這造型如果去演特型的群演,劇組化妝的錢都省了。

在胖子和這男人的身後,是五六個如狼似虎的男人,一個個身材健壯,穿著小背心牛仔褲,胳膊上露著刺青,一看就不是善類。

劉三喜和劉曼站在一起,劉三喜把劉曼護在身後,一臉的憤怒,而劉曼則是一副害怕的模樣,劉三喜手裡握著一把柴刀,衝黃秋海說:“姓黃的,你少在這兒套近乎,我和你認識也就半年,也就合作過一次,我劉三喜養的蛇從來就冇出問題過,你少在這兒訛人,這筆賬我劉三喜不認!”

黃秋海有些不耐煩,冷笑了一聲,“我說老劉,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成麼,人家李總人我都帶來了,今天這事可不是你一句不認賬就行的,李總人大度,家裡頭也有錢,四十多歲到現在仍是單身,李總倒不想和你計較損失,就是想和你家小曼去鎮上吃個飯,你怎麼就這麼死腦筋呢?”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