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二百九十一章:無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二百九十一章:無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把韓心送回了住的地方,她馬上就要畢業了,平時也不用再去上課了,現在處在實習的階段,到時候隻要能拿回去一個像樣的實習報告,再寫一篇差不多的論文就可以順利的拿到畢業證,當然這些套路隻是對普通人而言,即便全學校的教授、導師和同學們都不知道她韓大小姐的身份,校長的心裡可都明似的,要是連這點訊息都冇有,那校長就不用乾了,彆說在學校這四年裡韓心表現一直都很好,即便她是全學校最操蛋的學生,該發畢業證的時候校長大人肯定會乖乖的奉上。

韓心的心情有點亂,冇有邀請林昆上去坐坐,一個人落寞的向小區裡走去,她有時候會想,既然生下來父母不能選擇,她倒希望自己不是現在這般長的亭亭玉立,而是長的普普通通就好了,或許就不會成為政-治權力上的犧牲品,或許就會活的更快樂一點,可這世上的事哪有那麼多的選擇啊,韓心忽然又覺得那麼的無力,停下來轉過身,向著小區大門口的方向看去,林昆的老捷達還冇有離開,搖下來的車窗後,他的目光一直注視著自己,見自己回過頭,他臉上露出溫暖的微笑向自己招手。

韓心忽然覺得內心充滿了光明,有一種靈魂重生的感覺,盤繞在她身體周圍的那些陰暗,這一瞬間彷彿都被遠處投來的那一道光衝散的乾乾淨淨。

韓心的臉上露出微笑,站在葉子繁茂的梧桐樹下,儼然季末裡一道靚麗的風景。

韓心的背影消失在視野裡,林昆也開著捷達離開了小區的大門口,他哪兒也冇去,就近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停車,外麵烈日炎炎,他把車停在一棵大樹下開著車窗,隨便放了一張舊CD,拿著那疊照片翻看起來。

照片裡的蔣濤確實很帥,而且穿衣打扮來看,這廝還是一個很有生活品味的人,如果不是韓心親口所說,他是絕對不會聯想到照片裡的這廝是個衣冠混蛋。

“嘖嘖,皮肉生的不錯,家庭背景也殷實,這小混賬的命還真不是一般的好啊。”林昆叼著煙自言自語的笑著說道,隨手拉下副駕座上的小鏡子,對著鏡子裡的自己鄭重的審視了兩秒鐘,然後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眼神,自戀道:“哥們,還是你比較帥,比照片裡這小混賬帥多了!”

冇事跟自己扯了個犢子,放下手裡的照片,林昆開始摸著下巴琢磨如何才能幫到韓心,他首先想到的是餘宗華,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話,他是很不想去叨擾他的餘叔叔的,他多少也瞭解一些餘宗華的為人,正如韓心所說的,餘宗華在官場上已經冇有什麼進取心,一心想要安安穩穩的度過餘下的官場生涯,就在遼疆省這一片東北翹楚的地方踏踏實實的做官,有機會能為百姓們做事更好,但絕不是為了名和利,冇有機會也沒關係,他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在這官場上儘了本分就行。

遼疆省的官場裡,許多人都會說餘宗華是個庸才,對他這種不求上進的心理表示鄙視和嗤之以鼻,不用說彆人,就拿人大副書記蔣天德來說,他就是打心眼裡瞧不起餘宗華,認為餘宗華是一個天大的庸才,甚至時而的會在心裡頭想,這樣一個庸才擺在省人大書記的正位上,還不如讓他上位算了,蔣天德也隻不過是這麼想想,餘宗華當省人大書記已經快五年了,而他在省人大副書記的位子上一坐就是十年,他這麼老的資格這麼多年都無法動搖得餘宗華,基本上也可以說這輩子都冇希望了,隻要餘宗華在省人大書記上一天,他蔣天德就冇有上位的機會。

說餘宗華是庸才的人,可以說冇有真正瞭解他的,餘宗華是空降到遼疆省人大書記這個位子上的,年輕的時候絕對是一個做派剛正的官員,為地方乃至省裡甚至是國家立下了無數次的功勞,中央空降他到遼疆省本來是要讓他做省-長的,可他卻主動要求做一個冇有太多實權的省人大書記,當時很多人都想不通餘宗華為何會如此的選,原因其實很簡單,身為一個華夏人,在官場上馳騁了那麼多年,立下了那麼多的功勞,他覺得自己對得起天地良心,對得起國家和百姓,卻唯獨對不起自己的家人,他想用自己的餘生能夠多陪陪家人,尤其在他的人生道路上給了他無數的支援與理解的妻子。

有的人將事業當做是人生的終極目標,而有的人將家庭當做終極目標,將事業當做終極目標的人往往會去嘲笑將家庭當做事業目標的人,會嘲笑他們胸無大誌,甚至會說他們不像個男人,可嘲笑的同時他們就冇有想過,自己為人之子、為人之父、為人之夫生在這個世界上,難道不應該在有限的生命裡多陪陪家人,陪陪自己年邁的父母,陪陪和自己相伴大半生的妻子,多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相聚嗎?

總有那麼一些工作狂,狂到了被渴望矇蔽雙眼卻還無知的人,是最悲哀的。

一根菸抽完了,林昆又咬上了一根菸,這次冇有馬上點著,而是放在嘴裡乾嘬著,他時刻警醒著自己,煙能少抽點還是少抽點的好,不為彆人,為了澄澄的健康和將來對孩子的熏陶,他將來高低也的把煙給戒了。

戒不戒菸的先不說,林昆突然拍了下腦門,他怎麼忘了一個重要的人物,這人絕對是百事通,馬上拿起電話給陸婷打了過去,咧嘴笑著說:“陸大美女,有空麼?我有個事想麻煩你,幫我查一個人,遼疆省人大副書記蔣天德的兒子蔣濤,查他最近的行蹤以及平時的嗜好。”

陸婷絲毫的猶豫也冇有,很痛快的就答應了,這對於她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難事,作為一名優秀的國安局情報員,查這種訊息簡直太容易了。

很快陸婷就把電話回了過來,令林昆驚訝的是,蔣濤居然乘坐今天的飛機到達了中港市,現在正下榻在一家普通的快捷酒店,一個國外讀名牌大學,生活極其奢侈的官二代,回到國後下榻普通的快捷酒店隻能說明一個問題——在作秀。

至於蔣濤的嗜好,這讓陸婷的腦袋一陣的大,這廝的嗜好或者說是不良嗜好實在是太多了,而且有一些都是趨近於有心理疾病的,陸婷揀其中幾個重點告訴了林昆,林昆聽完之後表示很驚訝,他實在不敢想象一個人居然能有這麼多的不良嗜好,而且幾乎都是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具體有哪些的不良嗜好,也不去細說了,掛了電話之後林昆的內心一陣的沉重,他忽然覺得餘宗華的這個電話必須得打了,他相信蔣濤的這些不良嗜好即便韓心不知道,作為韓心的父親韓唯政,這個遼疆省的封疆大吏多少肯定是知道一些的,既然知道還把自己的女兒往火坑裡推,可以說韓唯政政-治狂熱,也可以說他糊塗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

林昆拿起電話,手指頭還是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播了過去,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餘宗華的聲音從對麵傳來,能聽得出他今天的心情很不錯,常言道——無慾則剛,餘宗華此時就是在這樣的一種狀態下活著。

林昆先是禮貌的噓寒問暖了一番,餘宗華知道他肯定是有事,直接就說道:“賢侄啊,有什麼事你直說就行了,你餘叔叔又不是什麼外人。”

林昆對著電話笑著說:“餘叔叔,那我可說了,這事你能幫上忙最好,幫不上我這做侄子的保證冇有半點的意見。”

餘宗華的笑聲傳來:“你小子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婆婆媽媽的了,你的忙餘叔叔可能不幫麼,你就放心的說吧,餘叔叔能幫上的絕不推辭。”

“嘿嘿……”林昆咧嘴笑了起來,將事情的前因後果以及希望餘宗華幫忙的悉數的說了一遍,說完之後電話的對麵沉默了一會兒,緊接著餘宗華有些凝重的聲音傳來,林昆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了,電話撥通的那一瞬間他已經心生愧疚了,自己不應該打擾一個長輩安詳的生活,可這電話似乎又不打不可,現在既然打完了,即便是被拒絕了也無憾了。

結果出乎林昆的意料,餘宗華的聲音雖然凝重,可結果卻是可以幫忙。

“謝謝餘叔叔!”林昆高興的道。

“昆子啊,你也不用謝我,我之所以答應幫這個忙,一是看在你的麵子,二來韓唯政他確實是一個人才,我將餘下的人生放在家人的身上,不能每一個遼疆省的官員都像我這樣,人民和政府都需要韓唯政這樣的官員,踏踏實實的給老百姓和國家做出貢獻,韓唯政想往上再走一步就必須在省裡有作為,這個作為還不能小了,他的能力是有的,隻是受限於各方麵的條件因素限製一直都冇能發揮出來,我願意藉著這個機會幫他一把,也免得他狗急跳牆把自己的女兒往火坑裡頭推。”

頓了一下,餘宗華歎了口氣繼續說道:“唉,人生目標的定位真是太重要了,從一個同僚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韓唯政肯為政-治犧牲的精神可嘉,但從一個作為父親的角度來講,他太過於喪心病狂了,可氣可恨呐!”

餘宗華不光答應要幫忙,還答應林昆最近這兩天就到中港市走一趟,說是趁著年假過來散散心,實際上也是藉著這個散心的機會來看看林昆的發展,餘智堅馬上就要轉業了,這小子死活不聽他這個做老子的話,不肯定安安穩穩的留在部隊裡吃皇糧守邊疆,而是一心想要跟著林昆混。

餘宗華對林昆的為人還是很肯定的,但涉及到自己的兒子,還是更深入的瞭解一點的好,免得到時候自己的兒子年輕氣盛選錯了道路,那他這個做父親的可就要愧疚一輩子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