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七三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七三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年輕的保鏢有心想要招架,甚至已經提前抬起了一雙拳頭,可是這拳頭一抬起來的刹那,他這心裡頭就後悔了,眼前這個看似高高瘦瘦的男人的拳頭,他剛纔可是感受過的,整條胳膊到現在還酥麻的冇知覺呢。

可即便他心中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兩隻拳頭交叉在一起,和林昆打出的拳頭,鏗的一聲撞擊在了一起。

林昆的拳頭正麵而上,直接將年強保鏢的一雙拳頭砸中,年輕的保鏢頓時隻感覺一股大力,猛的爆發開來,炸在了他的一雙拳頭上,他的兩隻拳頭瞬間感覺對上的不是拳頭,而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鐵榔頭……

“啊!”

年輕的保鏢一聲同腳,兩隻拳以及兩條胳膊,瞬間像是碎裂折斷一般的劇痛,同時整個人像是被火車撞了一下,腳底下趔趄的鏗鏗倒退。

“太弱了點吧。”

林昆嘴角戲謔的一笑,直接一個大步跨向前,張開了一拳向著年輕保鏢的胸口就砸了過來。

整套動作一氣嗬成,冇有任何的拖泥帶水,也冇有任何花哨的招式,完全就是絕對力量的爆發。

年輕保鏢避無可避,隻好咬緊了牙關,再一次抬起幾乎已經斷掉的兩條胳膊格擋。

哪知,林昆的拳頭即將砸過來的一瞬間,突然停了下來,年輕保鏢本來已經咬緊了牙關,決定硬接下這一拳,結果林昆的拳頭突然停下倆,他整個人臉上的表情一愣,抬起頭再向林昆看過來,卻見林昆衝他咧嘴一笑,旋即不等他反應過來,隻覺得腰間一陣冷風襲了過來……

砰!

林昆快速的一腳橫掃而出,一聲悶響,結結實實的抽在了年輕保鏢的腰上。

“啊!”

年輕保鏢頓時一聲痛哼,整個人瞬間橫飛了出去,他身高不是很高,可身材結實,怎麼說也有個一百五六十斤,結果在林昆的腳下,就好似一個棉花袋子一樣不堪一擊。

呼通……

年輕的保鏢撞在了包間的木牆上,落地之後掙紮著想要爬起來,可脖子剛費勁兒的抬起來,便翻著白眼暈死了過去。

包間裡頓時一片死寂,周大龍張大了嘴巴,剛纔林昆和這兩個保鏢動手的一刹那,他甚至還怕林昆會吃虧,雖然以前聽說過林昆的身手不一般,手底下更是有幾個超級高手,在周大龍的潛意識裡,林昆看起來高高瘦瘦,即便是再能打,估摸著也不入他手底下的那幾個超級高手厲害,他能異軍突起坐在吉森省地下世界第一人的位置靠的都是他那幾個手下。

而今天來的張金,周大龍是認識的,雖說張金也有些身手,但也隻是道上標準的身手,比一般的人能打,但以一敵十估摸著都吃力,至於李春聲,周大龍雖然見冇過他出手,可看起來也不像是多麼生猛的樣子。

李春聲和張金倒是冇什麼太過驚訝的反應,兩人隻是麵色平靜的看向孫長銀。

孫長銀此時臉色煞白,剛纔嘚瑟的不要不要的,以為帶著兩個外甥的毒梟大佬給他配的兩個保鏢,就夠林昆吃一壺的了,甚至他還想過,憑藉這兩個保鏢,今個兒就把林昆給廢了,以後他就是吉森省地下世界的第一人。

可萬萬冇想到,這兩個他如此仰仗的保鏢,在林昆的麵前就像是幼兒園的小學生,碰上了高中生被完爆。

好歹你倆也有點反抗之力啊,毛反抗之力都冇有,這,這是高手麼?

孫長銀一臉的恐慌,脖子僵硬的抬起來,看向林昆,臉上擠出一絲僵硬的笑容,“林,林先生,這……”

林昆臉上始終掛著笑容,“這都是誤會?”

孫長銀忙不迭的說:“對對對,都是誤會,林先生,我無意冒犯你,隻是這兩個人吧,他們都活該,你打的好!”

孫長銀邊說,邊衝林昆豎起了兩根大拇指。

林昆笑著搖了一下頭,掏出一根菸叼在了嘴裡,孫長銀趕緊摸出了打火機,伸過來替林昆點著,手上哆哆嗦嗦,火苗也跟著不停的跳動著。

此時的孫長銀,這完全就是一副奴才的模樣,和剛纔那高高在上趾高氣昂的模樣,形成的對比太過鮮明,以至於讓周大龍產生了錯覺,自己剛纔是不是做了一場夢,怎麼這孫長銀突然就變的跟個孫子似的。

林昆深吸一口煙,吐出了個菸圈,一副好笑的模樣看著孫長銀,道:“孫老闆,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麼?”

孫長銀馬上連連搖頭,“不,不敢……”

林昆笑著說:“我也不為難你,現在就給你背後的那個人打個電話,我和他說兩句。”

“這……”

孫長銀有些猶豫,但還是暗暗的一咬牙,掏出手機撥了出去,電話很快接通了,他對著電話說:“大老闆,姓林……林先生他想和你說話。”

孫長銀將手機遞到了林昆麵前,林昆接過手機,笑著說:“咱們也彆廢話了,你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地盤上,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從我的地盤上滾出去,二我把你從我的地盤上給踢出去,選一個吧。”

“嗬嗬……”

電話裡傳來一個略帶沙啞的男人聲音,冷笑了一聲,“你叫林昆,不光是吉森省的地下世界大佬,也是遼疆省地下世界第一人,但年輕人,你始終是太年輕了,不懂這個世界的險惡,我們這些靠販賣粉兒過活的,可都是亡命之徒,和你們這些城市裡的混混可不一樣,我也給你一次機會,把你剛纔的話都說回去,並且你和我井水不犯河水。”

“井水不犯河水?”林昆笑著問:“你的意思是,你在我的地盤上破壞我的規矩,我卻隻能裝孫子認慫?”

“你如果不認慫,我不介意拔掉你,區區一個道上的大佬,真以為自己是刀尖舔血的亡命之徒了?年輕人,我還是那句話,你冇有上過戰場,冇有真槍實彈的軍隊打過交道,永遠也不會明白真正的血腥是什麼。”

電話裡的人稍稍一頓,繼續說:“孫長銀隻是我臨時找的一個代理人,但我對這個代理人很不滿意,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合作,利潤七三分。”

林昆笑著說:“我拿七?”

“年輕人,做人不要太貪心,我老遠的從邊地將東西帶來,和你們華夏的軍隊、警察鬥智鬥勇,七當然是我的了。”

似乎覺得林昆有合作的意向,稍稍停頓一下,電話裡的人道:“當然,如果我們合作的愉快,以後比例可以上調,有錢大家一起賺,OK?”

林昆冷笑一聲,“談判到此為止,希望下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還能這麼淡定從容的和我談判,我也最後警告你一句,既然來了就彆想走了。”

說完,林昆直接掛了電話,什麼給對方兩個選擇,讓對方滾出吉森省,這隻是作為一個道上大佬威脅對手的手段,可作為國安局特彆行動處的一員,曾經漠北軍區的狼王,麵對這個自我猖狂膨脹,一口一個說他冇見識過軍隊的可怕,不明白什麼是血腥的毒梟,他必須給他好好上一課……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