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楚靜瑤的擔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楚靜瑤的擔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叫我什麼?”楚相國笑著說了一聲。

林昆馬上改口,“爸……爸你彆介意,我這改口還有些不太熟練,下次一定注意。”

楚相國笑著說:“沒關係,不習慣可以慢慢來,我們還是言歸正傳,這次回來因為什麼事?”

林昆也不拐彎抹角,笑著說:“兩件事,第一件是私事,我聽說有人騷擾靜瑤,就趕著回來給那人點教訓,第二件是公事,我打算在吉森省繼續投資項目,把新城區的地一舉都給拿下。”

不等楚相國說話,楚靜瑤放下了筷子,略微有些驚訝的看著林昆,“你打算繼續投資?”

楚相國微笑著看著林昆,也在等著答案。

在座的也冇有外人,林昆也不繞彎子了,將吉森省目前的狀況,大致的講述了一遍。

“好!”

楚相國聽完立馬錶態,“小林,真冇想到你這麼有商業眼光,如今吉森市的新城區規劃,其他人都以為是在西區,趁著這個時候把北區的地都拿下來,等城區規劃的項目重新落定,光地皮就能賺上一大筆。”

楚靜瑤聽完冇有馬上表態,而是稍有擔心的說:“萬一中間再出什麼變故呢,那我們投資進去的成本,豈不是都要虧進去。”

楚相國看向楚靜瑤,笑著說:“靜瑤,你跟爸說句心裡話,你對林昆的能力信不信任。”

楚靜瑤道:“信任歸信任,可這件事關係的是天楚集團未來的發展動向,萬一要是出現了意外,我擔心……”

楚相國笑著說:“你擔心爸這輩子的心血,全都打了個水票?”

楚靜瑤默然不語,算是默認了,同時看向林昆的目光裡,多少帶著一絲言之不出的歉意。

林昆笑著說:“沒關係,媳婦你要是擔心有風險,那這筆資金我再想其他的辦法。”

“不行。”

楚相國馬上反對,笑著說:“這擺明瞭就是一個穩賺不賠的項目,而且靜瑤一直是一個很有眼光的孩子,不管是小林還是靜瑤,我對你們倆的能力都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靜瑤,天楚集團是爸爸創建不假,可一個集團的發展,就好像是逆水行舟一樣,天楚集團的格局已經夠大,可僅近幾年來的利潤增長緩慢,如果冇有新的突破口,恐怕要不了多久,偌大的集團就要走下坡路了。”

江映霞給楚相國遞過來一杯水,楚相國接在手裡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繼續說:“靜瑤,商場如戰場,任何機會都是稍縱即逝的,私心雜念不能一點冇有,可如果參雜的太多,就會影響你本來的判斷,得不償失,你也不用總去想天楚是爸爸一手創建起來的,萬一要是有個什麼決策上的失誤,偌大的企業就要敗在你的手裡了。”

“說一句稍微土豪一點的話,老子賺錢就是給小的去敗的,哪怕天楚集團真的在你手裡冇落了,或者我們楚家對它失去了控製權,爸爸也絕對不會怪你的,你也不用自責,爸爸希望看到一個戰略目光長遠,而且行事果斷,能百分之百發揮出長處的你。”

“爸……”楚靜瑤看著楚相國,目光複雜而又感動。

楚相國微笑著,示意楚靜瑤重新作出決定。

楚靜瑤猶豫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再次看向了林昆,道:“明天一早我就召開董事會。”

事情已經決定下來,楚相國滿意的笑了起來,林昆也笑著表態,“媳婦,我就算是把自己給賠進去,也不會讓你的利益受損的。”

楚靜瑤道:“我也不允許你賠進去,你賠進去了,我和兒子怎麼辦?”

林昆笑著說:“放心,我怎麼捨得你和兒子。”

這兩人當著楚相國和江映霞的麵兒秀恩愛,楚相國和江映霞對視一眼,臉上流露出替兩個孩子高興的神色,楚靜瑤意識到剛纔的話過於甜蜜,馬上臉頰微微有些羞紅。

吃過了飯,楚相國拉著林昆上樓下了一盤棋,過去兩人對弈,每次楚相國都是勝在大局觀和心態的沉穩上,今天的這一盤棋,兩人角逐了將近一個小時,最終以平局收手。

楚相國滿意的點頭,“小林,你的棋藝冇有長,可你的心態比過去沉穩的多了,不像過去那樣每一步都充滿了咄咄逼人的殺氣,你現在變的沉穩而又老謀深算了。”

林昆馬上笑著說:“爸,你就彆誇我了,我今天不過是運氣好罷了,再來一句就不一定能和你平手了。”

楚相國笑著說:“我們這一茬的人是越來越老了,國家在發展,社會也在進步,未來這天下是你們年輕的人,爸既然把女兒都放心交給你了,其他一定無條件的支援你。”

林昆抬起頭看著楚相國,楚相國神色平靜,可那平靜的目光後,似乎有著另一層深意,他林昆現在的目標是東三省的王,可未來呢……

肩上揹負著朱家嫡係子孫的命運,偌大的一個家族,彷彿一頭洪荒猛獸蟄伏在燕京皇城之中,還有江南的姥爺家,這些外人看似光環的榮耀,無形之中卻是一座大山壓在他的肩頭。

林昆開著車,楚靜瑤坐在副駕座上,澄澄和小灰灰、小海東青在後排,平靜而又繁華的夜色中,車廂中滿是澄澄歡樂的聲音,而林昆和楚靜瑤的臉上雖然都掛著笑容,但楚靜瑤的目光深處,卻有著一抹擔心。

明天召開董事會,本來就對她投資吉森市持反對態度的一群股東,應該不會輕易答應繼續投入更大一筆的資金到吉森市吧?

林昆笑著說,“怎麼,在擔心明天的董事會?”

楚靜瑤點點頭,和林昆也冇什麼好隱瞞的,“我得好好的想一想,怎麼樣讓股東們支援我。”

林昆笑著說:“這其中最難搞的就是那個趙廣年吧。”

楚靜瑤點了下頭,“過去我爸任CEO的時候,他從不敢造次,現在輪到我坐在這個位置上了,心裡頭最不服氣的就是他。”

林昆笑著說:“其實這個問題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也複雜,你說如果我們和趙廣年做一個交易,以他的性格會不會答應?”

楚靜瑤疑惑的道:“什麼交易?”

林昆笑著說:“……”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