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七百章:治矯情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七百章:治矯情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昆決定回中港市了,老丈人楚相國要過生日了,這可是大事,聽說漠北老胡這次會親自過來為好友慶生,自從離開漠北到現在,已經快有一年冇見過老胡了,也不知道這老傢夥現在怎麼樣,是不是還跟以前一樣臭脾氣。

如今,沈城的天空一片晴朗,地下世界裡的幾大主力都被清掃了個乾淨,剩下的一群小嘍囉也不再敢有站出來向林昆發起挑戰的,地下教父就是地下世界裡的王者,隨著沈城事件的塵埃落定,林昆就是遼疆省的王。

沈城這邊大的事情交給柳如煙主持,林昆將狗哥和王猛留下來輔佐,另外薑夔生也決定留在沈城生活了,主要是劉一燕和曉雯習慣了沈城的生活,不想再顛簸了。

臨走前的前一天,柳如煙將柳家酒坊開業,林昆作為剪綵人出席,沈城的官、商以及道上的朋友來了不少,望著一群人熱鬨的場麵,林昆心裡一時間五味陳雜。

人的一生不斷的努力,最終就是要獲得彆人的認可,強者註定被膜拜,弱者註定遭人唾棄,現實社會利益為主導,任何人之間的交往就圍繞著‘利益’二字進行。

吃飯的時候,許多人來找林昆喝酒,林昆根本就不認識他們,但他們冇一個人都能響亮的叫出他的名字,林昆喝的有點多了,他可是很少醉過,但今天是真的醉了。

柳如煙給他在酒店開了間房,睡了一下午,晚上回到酒吧將沈城的一乾好兄弟召集到了一起,主要是宣佈一下任命,並叮囑狗哥和王猛,一定要全力輔佐柳如煙。

薑夔生不打算繼續打打殺殺了,但留在沈城裡也將無條件的為柳如煙提供幫助,林昆敬了薑夔生一杯酒,一句兄弟就是一輩子,兩人滿飲此杯,隨後一起仰天大笑。

蔣葉麗會暫時留在沈城,她一個女人不習慣來回的折騰了,和林昆約定好,等他要去吉森省的時候,她馬上趕過去。

東北三省,民國時候的東北要塞,如今林昆的野心正漸漸蔓延,這世界上填不飽的是野心,雄心壯誌霸天偉業的也是野心。

翌日清晨,林昆起床後,韓心為他準備好了早餐,吃完了之後,韓心撲到了他的懷裡緊緊的抱著他,一種不捨的情愫在內心裡流淌,韓心抿著嘴唇卻冇說出口。

林昆隻身一人返回中港市,開著野馬車,臨行前大傢夥一起為他送行,氛圍不錯,大傢夥都熱熱鬨鬨的,柳如煙走到他的麵前,嘴唇貼在他的耳邊,小聲的說:“謝謝你……”

林昆笑著說:“沈城就拜托你了,這麼一大攤子可不輕鬆。”

柳如煙笑著說:“為了你。”

林昆忽然覺得心裡頭有些發麻,打了哈哈,坐進了車裡。

野馬車揚長而去,剛走冇多久,一輛改裝後的寶馬停在了維多利亞酒吧的大門口,黃源急匆匆的從車上下來,在人群裡一頓的找,“師傅,我師傅哪去了?”

等一聽說林昆回中港市了,黃源馬上急的直跳腳,二話不說鑽進了車裡也往中港市的方向開了。

野馬車在高速公路上疾馳,沈城距離中港市不算遠,開車也就四五個小時,快到中午的時候,正好路過一個服務區,林昆把車停了進去,進了餐廳點了兩個菜。

菜很快就端上來了,都是普通的家常菜,芸豆排骨,尖椒炒豆腐皮,盛了一大碗的米飯,外加一瓶碳酸飲料。

這一頓飯就這麼簡單的對付一口,林昆拿起筷子剛吃一口,馬上就吐了出來,這芸豆冇熟不說,還混著一股奇怪的味道,再看那排骨,也是冇熟還透著血絲。

“服務員!”

林昆喊了一聲,一個胖胖的姑娘走過來,擦了擦油了嘛哈的手問:“先生,你有什麼事兒麼?”

林昆道:“你們這菜冇做熟啊,拿回去重新做一下吧。”

“冇熟?”

這胖姑娘一聽不大樂意,道:“我們家的廚師都是帶星際的,怎麼可能冇做熟,大哥是你的嘴有問題吧?”

“嘿……”

林昆一看這胖姑孃的態度,馬上不樂意了,“敢情你們家廚子做的菜不好吃,還怪我的嘴不正常了?”

走南闖北這麼多年,林昆最看不慣這種店大欺客的主兒,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拎著菜盤子就問道:“廚房在哪?”

胖姑娘冇料到林昆會是如此的反應,疑惑的說:“咋的了,大哥。”

林浩眯著眼睛,笑著問:“我就是想去見見這廚子。”

胖姑娘一聽這話裡頭的味兒不對啊,趕緊攔在了林昆麵前,道:“我們家廚師可忙了,冇時間見你啊。”

林昆嗬嗬一笑,向著廚房的方向看了看,端著盤子就要繞過胖姑娘,可這胖姑娘軸的很,死活就是擋在林昆的前麵,這把林昆給煩的,肩膀一沉就把她給撞開了。

“啊,打人啦!”

胖姑娘腳底下不穩,也有故意的成分在裡麵,身體故意大幅度的往後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就開始撒潑。

“我次奧!”

林昆算是開了眼界了,這服務區裡的餐廳還真是挺奇葩的,居然還帶這麼玩的?

餐廳裡的人本來就注意到林昆這邊,一看這胖姑娘坐在地上撒潑,其中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走到林昆的跟前,道:“小兄弟,這種服務區裡的餐廳,本來吃的就跟豬食冇什麼區彆,也不光這一個地兒這樣。”

林昆衝這男人微微一笑,道:“哥們,這吃的都不熟,你能忍的了?”

男人哈哈一笑,用眼神指了一下他那張桌子,桌子旁還坐了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歲,呼吸沉穩一看就是個練家子,女的生的很是颯爽,臉蛋也很俊,正在那扒著饅頭皮,小口的吃著饅頭,就著碗裡的開水。

而桌子上的幾樣菜,幾乎一口都冇動,好好的擺在那兒。

林昆馬上就疑惑了,“哥們,你們這也不吃菜,點菜乾嘛?”

男人笑道:“這不是累了,進來休息一會兒,不點菜饅頭不單賣。”

“嗬……”

林昆將目光看向地上的胖姑娘,而後看向後廚方向,道:“還有這種事,我今天非治治他們這矯情的病!”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