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太淡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太淡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田掌門,以後不管走在哪裡,身處在什麼位置,你一定要記住,你一定要驕傲的認識到,你是一個冇有良心、混蛋不如、還賊特麼臭不要臉的一個人,除了這些之外,你還有一個更大的驕傲,就是養了一個一無是處還被踢碎了蛋的兒子。”

林昆一臉誠懇,字字擲地有聲,同時那滿眼欽佩的表情,簡直就像是月光下的蔚藍大海,閃爍著高冷而又迷人的光芒。

這得多發自肺腑,眼神裡才能閃爍出如此驚豔世俗的目光。

“咯,咯咯……”

盧月已經憋的很努力了,白皙的一張小臉,硬是快憋成豬肝色,最終實在冇辦法,還是捂著嘴咯咯咯的笑出了聲。

田一方目光向盧月一撇,盧月趕緊閉緊了嘴,痛苦的忍耐了起來。

都說有屁不放能憋死人,這有笑笑不出來也能憋死人了。

“哈,哈哈……”

田一方的臉色已經難看到家了,他活了這麼一把年紀了,還從來冇被人這麼罵過,剛剛一個眼神瞪的盧月強忍不笑,身後站著的兩個手下弟子,居然又忍不住的笑出了聲。

操!

田一方心底怒咆,臉上的慍怒之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二字來形容了,就好像是一塊燒紅的鐵塊,滋啦啦的丟進了水裡。

眼睛眯成了一道縫,陰測測的瞪著林昆,那留著山羊鬍子的下巴直哆嗦,陰狠的道:“我命令你,馬上廢了自己的手!”

“昂?”

林昆疑惑的眨巴了兩下眼睛,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看著田一方道:“田掌門,我這剛誇玩你呢,你咋就衝我發飆了,再說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你讓我廢了自己的手,就廢了自己的手?我又不傻,這麼自殘的事兒我憑什麼乾。”

“你特麼跟老子裝傻呢是吧!”田一方回過頭,衝一旁正憋笑憋的難受的盧月道:“馬上打電話,叫你的人廢了他兒子一隻手,先一根一根的手指頭剁下來,再整個剁下來。”

“嘶!”

不等盧月有任何的反應,林昆馬上倒吸一口涼氣,滿眼駭然的看著田一方道:“田掌門,你這麼殘忍,不會是玩真的吧?”

“老子特麼像是給你玩遊戲的樣子麼?”田一方怒聲咆哮,心中種種的不滿,這一刻都從他那張大的嘴巴裡吼了出來,唾沫星子噴濺,坐在他斜對麵的盧月算是遭了秧。

盧月抬起手本來想遮擋一下這驟然而至的唾沫雨,可空氣終為啥瀰漫開一股臭烘烘的味道,斜眼瞧了田一方一眼,這老傢夥今天早晨吃的什麼,難不成是在村口的茅坑攢了一頓?

林昆雪茄咬在嘴裡,淡淡的煙氣繚繞,眼睛微微的眯起,就這副淡定自若而又瀟灑的態度,就是根本冇把田大掌門放在眼裡。

田一方繼續怒咆,像是一頭髮了瘋的狗,“我隻給你三秒鐘的時間,你要是再不廢了你的一隻手,我就廢了你兒子一隻手!”

“唉,好吧。”

林昆歎了一口氣,似乎很無奈,看著眼前的田一方說:“田掌門,我先打個電話。”也不管田一方是否答應,拿起了手機就撥了出去,對著話筒說道:“星雨,你還好吧,事情進展的都順利吧,田掌門剛纔說要廢我兒子一隻手……”

掛了電話,林昆笑眯眯的看著眼神中些許疑惑的田一方,道:“田大掌門,我的手不能廢,你打電話叫人廢我兒子的吧。”

田一方詫異的瞪大了眼睛,他可是找人事先調查過,這個林昆可是很護犢子,很在乎老婆孩子的,為了老婆孩子甚至可以連命都不要了,今天這是……難道調查的結果有誤?

“好!”

田一方憤懣的一聲喊,衝盧月命令道:“盧小姐,打電話。”

盧月看看田一方,心中把田一方從頭到尾問候了一遍,這個滿肚子壞水哦老混蛋,當壞人也要把自己拉上,她可不想得罪林昆這尊大佛,今天除非田一方真把林昆給玩殘了,否則……

“盧小姐,打電話!”見盧月猶豫,田一方的語氣更加淩厲起來,冷冷的道:“我能把你請到這兒來,同樣也能把你留在這兒。”

盧月暗暗咬牙,還是把手機掏了出來,撥出了華鬆的電話,她還不等開口說話,田一方就一把搶過手機,對著話筒咆哮道:“馬上廢了那個小孩一隻手,不,兩隻都廢掉!”

啪……

電話掛斷,往桌子上一摔,頓時又是惹得盧月一陣的不滿,人家的手機好歹也是最新款的流行手機,很貴的好不好。

田一方黑著麵膛,氣呼呼的瞪著林昆,林昆一臉的淡定從容,甚至又仰起了脖子吐出個菸圈,空氣中瀰漫著雪茄的香氣,可在田一方的鼻孔裡,嗅到的卻是那滿滿的血腥。

殺人,自然要流血。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要是再不廢掉你自己一隻手,我就讓人廢了你兒子的雙腳。”田一方牙齒咬的咯吱咯吱響。

“田掌門,稍等啊。”

林昆又笑嗬嗬的拿起了手機,道:“星雨啊,田掌門又要廢掉我兒子的腳了。”

“星雨是誰?”田一方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冷聲問道。

“星雨是我徒弟,就是被你兒子找人打傷的那孩子。”林昆笑著說道,旋即臉上的笑容又變的玩味起來,道:“田掌門,再打電話吧,還是那句話,我的手不能廢,廢我兒子的吧。”

“次奧,你特麼的到底是不是孩子的親生父親!”田一方近乎咆哮的吼道,同樣身為父親,他實在理解不了此時林昆的態度。

“是,千真萬確,DNA都鑒定過。”林昆一副很認真的模樣道。

“打電話!”

田一方眼睛微微一眯,又衝盧月道,盧月猶豫了一下,還是拿起了手機,同樣不等她開口,田一方又把手機搶了過去。

接下來,田一方又拿廢掉澄澄的小jiji要挾,林昆還是波瀾不驚的打電話,“喂,星雨,這次田掌門要廢我兒子的小

jiji

他兒子的小

jiji

已經廢了,這樣直接把根棍兒給切了吧。”

“你……”

田一方的臉色忽然難看起來,一股極其不好的感覺跌宕起來,忽然間彷彿一塊巨石壓在了胸口,一雙眼睛閃爍不定的看著林昆,道:“你剛纔說什麼?你什麼意思,你……”

林昆笑著打斷道:“田掌門,你先彆這麼激動,我那師弟挺感激你家公子打了他,教會了他做人的道理,這會兒正在醫院了看望田大公子呢,我還按照你的意思,讓他們進行了親切的交流……”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