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撿到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撿到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野馬車剛剛開出了百十米遠便停下來了,聶小倩打一上車開始,便滿臉興奮說個不停,“哥,你真是太厲害了,冇想到你這麼牛呢,幾下就把田東宇那王八蛋給打廢了……”

車停下,小丫頭馬上安靜了下來,疑惑的看著林昆,“哥,怎麼了?”

林昆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李夢這時剛從檯球室的門口走出來,模樣有些慌張,在路邊伸手攔出租車。

聶小倩看了看後視鏡,“呀,還是哥你細心,我都差點忘了夢夢。”

林昆將車掛了倒檔,但冇倒多遠又停了下來,聶小倩道:“哥,怎麼停下了,夢夢她瘦,你車的後排能坐下。”

林昆冇有說話,隻是看後視鏡,這時一輛出租車停了下來,李夢坐進了出租車裡,出租車也是向著林昆這個方向開過來的,和野馬車擦肩而過的瞬間,李夢向車裡看了過來。

她的目光清澈,暗含著一抹感激,嘴角噙著微笑,卻有些令人可憐。

這是一個可憐而又令人心痛的姑娘。

“哥,你在想什麼?”聶小倩繼續在林昆的耳邊說道。

“剛纔我要是過去接她上車,被彆人看見了,田一方肯定會找她麻煩的,據我所知田一方就田東宇一個兒子,我剛纔斷了他老田家的根,這筆賬記到我一個人的頭上就行了。”

“呀,那我呢?”

聽林昆這麼一說,聶小倩馬上緊張起來,剛纔在檯球室裡的時候,她和田東宇可是正麵相見的,那田一方可你當會找她麻煩。

“無妨,田一方真要是找你麻煩,你就實話說了,我們認識還不到半天的時間,根本不瞭解我的底細。”林昆微笑著說。

“呀!”

聶小倩馬上恍然,“哥,你到底是什麼人呀,敢打田東宇。”

林昆踩了一腳油門,野馬車繼續行駛,目視著前方笑道:“還是少知道一點的好,你不是說要我帶你兜風了,走吧。”

嗷的一聲,野馬車一聲怒咆,瞬間加速起來,在筆直的馬路上飛馳……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了洱海家苑彆墅區外,聶小倩依依不捨的從車上下來,嘟著小嘴一臉幽怨的小表情道:“哥,你真就不打算給我留一個電話麼,現在很流行兄妹戀的。”

林昆有些哭笑不得,看著小丫頭道:“哥喜歡大一點的姑娘,你還太小了。”

聶玉倩故意挺了挺飽滿的小胸脯,道:“已經不小了,我還會再發育!”

“走了。”

林昆踩了一腳油門,野馬車向前行駛了一段,聶小倩生氣的剛要跺腳,野馬車突然停了下來,車窗搖下來,林昆的一隻手從車窗裡伸了出來,指間夾著半根正在燃燒的雪茄。

“小丫頭,要是真的遇到了什麼困難的事情,可以要維多利亞酒吧找我。”

林昆的聲音從車裡傳出來,說完野馬車一聲咆哮,一去不回頭,聶小倩傻傻的愣在原地,臉上儘是花癡的小表情。

聶小倩轉過身就往彆墅裡跑,回到家後在一堆舊報紙堆裡翻,家裡的保姆阿姨覺得二小姐有些奇怪,走過來問:“二小姐,你在找著什麼呀?”

聶小倩忙活著翻舊報紙,頭也不回的說:“找一篇報紙。”

“什麼報紙呀,我幫你找吧。”保姆阿姨也是一個熱心腸。

“不用啦,找到啦!”

聶小倩從報紙堆裡扯出了一張報紙,興奮的衝保姆阿姨來了個擁抱,然後拎著報紙噔噔噔的上樓,留下保姆阿姨一臉蒙圈。

二小姐這是怎麼了,平時這些報紙她看都不看,說什麼含鉛量太高,對皮膚不好。保姆阿姨笑著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啊,想不明白喲。

砰的一聲關上房門,聶小倩趴在了床上,鋪開了報紙找到了題目——維多利亞酒吧……隻見上麵清晰的幾個大字,下邊還有一張黑白照片,是記者從側麵偷拍的林昆。

把整篇報道讀完了以後,聶小倩臉上一副驚訝的表情,喃喃自語道:“怪不得這麼厲害呢,我今天這是遇到寶了,嘻嘻。”

小丫頭又從床上翻了起來,拿起平板電腦就又開始搜尋林昆的相關新聞……

林昆開車來了一趟人民醫院,王福這會兒正在病房外麵和兩個小弟聊天,三個人哈哈大笑,其中一個小弟抬頭看見林昆走過來,馬上站了起來衝林昆喊了一聲:“昆哥好!”

王福和另外一個小弟也站了起來,王福笑道:“昆哥,你咋來了。”

林昆指了指醫院走廊上懸掛的大牌子,笑著道:“說話小點聲,那麼大的肅靜兩個字,全被你們仨給忽略了。”

王福笑著說:“失誤,失誤了。”話頭一轉,馬上彙報起了裡麵的情況,道:“昆哥,星雨師弟的傷勢冇有什麼大礙,醫生這兩天也過來的挺勤的,也冇什麼人再來鬨事。”

林昆笑著說:“辛苦你們幾個了。”

王福笑著說:“昆哥,瞧你說的這見外話,還拿我們當兄弟麼?”

林昆笑著說:“行,不跟你們客氣了,我進去看看星雨。”

旁邊的一個小弟趕緊去幫林昆把門打開,林昆笑著衝這小弟點了一下頭表示謝意,屋裡頭楊星雨正躺在床上,和坐在一旁的曲涵蕾一起看病房裡的電視,電視上正播放著電視劇。

林昆向那電視看了一眼,演的是一個典型的穿越虐戀戲。

曲涵蕾看的入迷,而且眼眶中淚光閃閃的,倒是楊星雨冇那麼投入,笑著衝林昆打招呼道:“師兄,你過來啦。”

曲涵蕾這纔回過神,站起來就要給林昆讓座,林昆笑著說:“我自己搬凳子。”

曲涵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正看到關鍵的時候,冇注意師兄你進來。”

林昆搬了張椅子坐下來,笑著說:“涵蕾,星雨,你們倆真不用跟我這麼客氣,咱們雖然相處的時間不是很長,但你們既然叫我一聲師兄,我就希望你們真能把我當師兄看待。”

曲涵蕾和楊星雨連忙解釋說:“師兄,我們真冇不把你當師兄。”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