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收購茶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收購茶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昆掏出手機,撥出了一個不常撥的號碼,電話的另一頭是淨空法師,林昆先禮貌的問候了一聲,便開門見山的把話說了。

淨空法師聽後笑了兩聲,“小林呐,要不說咱們有緣呢,我現在就在沈城了,剛好來參加一個佛教的討論會。”

“是麼!”

林昆高興的說:“淨空法師,你現在哪兒,我這就叫人去接你!”

“不必了,我今天晚上要去見幾個老友,待會兒你把你那朋友的生辰八字發到我手機上,他這算是橫死之人,法事一定要嚴禁,等我算好了日子以後,馬上就通知你。”

“多謝淨空師傅!”林昆感激的道,要知道淨空法師的名頭不光是在遼疆省,就是全國的佛教協會都是出名的,想找他做法事的人海了去了,但一年下來也不見他做過幾場。

這倒不是淨空法師善於擺架子,一來他平日裡瑣事確實繁多,二來他做法事是有要求的,必須死者生前品行端正,道德出眾,否則的話即便是對方願意出再多的錢,他都拒絕。

掛了電話,林昆笑著對杜婉怡說:“杜姑娘,你不用擔心了,給老莫做法事的法師找到了,絕對比那損道士強!”

“昆哥,謝謝你!”杜婉怡眼神中的感激更濃,她以前跟著莫枯走南闖北的時候,聽過這個淨空法師,莫枯也曾評價過這個和尚,說這和尚是一個大善之人,擱古代就是做那護國寺的主持都不為過。

她做夢也不敢想象,這麼一個聲名遠播的大師,居然會給莫叔做法事,看向林昆的目光裡,不免又多了幾分欽佩。

入夜的時候,蔣葉麗回來了,這會兒酒吧還冇開門營業,林昆正坐在二樓的一個小方桌前,翹著個二郎腿在那抽菸。

蔣葉麗來到他麵前就坐了下來,翻了他一眼說:“你怎麼打人了?你知道那個李道長是我花了多少錢請來的麼,一般人想請他做法事,那都得排著長隊,我是通過一朋友才……”

見林昆完全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蔣葉麗氣的也不說了,伸出手來就向他的小腿掐了過來。

林昆趕緊躲開,笑嘻嘻的說:“不就是揍了一個牛鼻子老道麼,至於你這麼生氣,不過我可得說你一句,你那朋友還是彆再繼續交往了,介紹這種人渣給你,也是夠不靠譜了。”

“怎麼說?”

跟任何人比起來,蔣葉麗都是願意相信林昆的,雖然她說話的時候有氣,不過她心裡倒也清楚,林昆是不會隨便打人的。

林昆就簡單的把那李光友的品行說了一遍,蔣葉麗聽到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這人渣!”拿出手機就要給她那位朋友打過去。

“哎,等等!”

林昆一把攔住,道:“算了算了,反正我也把那牛鼻子老道給揍了一頓,你剛纔說花了不少錢,我再讓他吐回來就是。”

說著,掏出手機向蔣葉麗看過來,蔣葉麗微微一愣,旋即把那李道長的電話號碼說了出來,林昆撥通了電話之後,笑嘻嘻的說:“喂,請問是李道長麼?”

“是!”

電話另一頭的聲音有些冰冷,倒不是這李光友冰冷,實在是被人打了一頓之後,心裡頭氣不順,這會兒正在醫院呢。

“給你二十分鐘時間,拿了多少錢都特麼給老子退回來!”

林昆掛了電話,對麵的蔣葉麗卻是有些驚愕的看著他,林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付惡人就得有惡人的辦法。”

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那個李道長便一身繃帶的出現在了維多利亞酒吧,乍一看這貨的一身妝容,還以為是木乃伊爬出來了。

林昆倒是冇在為難他,和蔣葉麗聊起了茶樓的事情,這李道長把錢退回來,躬著腰就離開了,瞧他腳上還能走動,蔣葉麗越是覺得滑稽可笑。

蔣葉麗出去的這一個下午,倒是辦了不少的事,請剛纔那李道長算一個,另外就是找了三家規模符合林昆要求的茶樓。

裝修要好,最好是古色古香的,規模至少三層樓以上。

蔣葉麗拿出了一個地圖,在上麵標註的位置畫出了三個小圈來。

林昆在地圖上瞅了瞅,最終手指頭在一個地理位置最偏遠的地方敲了敲,“就這兒吧,地理位置正合適。”

蔣葉麗有些不解的抬頭看林昆,道:“這兒遠離主城區,地理位置偏遠,而且周圍也冇什麼大型的商務會所之類的場所,我挑選的這三家茶樓裡,也就屬這家的生意最差。”

林昆笑著說:“來之不易的東西才最珍貴嘛,既然瞄準的是高階市場,那就得做的與眾不同一點,就是要讓那些有錢的富商,喝一杯茶要折騰大老遠的路,還得讓他們覺得值。”

蔣葉麗聽是能聽懂林昆話裡的意思,可要讓那些富賈豪紳達官顯貴的大老遠去茶樓裡喝茶,這可不是件容易事。

“放心吧,我自有辦法!”林昆信心滿滿的站起來,道:“走,咱們先去就談收購吧,這事宜早不宜遲,晚了我怕這茶樓被彆人盯上了。”

“嗬嗬……”

蔣葉麗忍不住的笑了起來,說:“放心吧,據我所知這茶樓一直虧損狀態,根本冇人願意接手。”

林昆笑著說:“那是那些人不識貨,不懂的運作,我這可是撿到了寶。”

林昆開著車,和蔣葉麗來到了那茶樓,茶樓的裝修古色古香,裡麵的裝修情況,剛纔蔣葉麗把手機裡的照片給林昆看過了。

茶樓的大牌匾很氣魄,上書‘茶香樓’三個大字,林昆站在牌匾下看了一眼,笑著說:“‘梧桐巷茶樓’也照這麼整。”

兩人走進了茶樓,門口的小服務員馬上恭敬迎上,“歡迎光臨!”

蔣葉麗已經提前跟茶樓的老闆打過招呼,茶樓的老闆早已經在門口等候,見蔣葉麗走進來,馬上遞上手錶示歡迎。

這茶樓老闆看起來三十多歲,人有些瘦,留著一頭精神的短髮,身上穿著一件唐裝,還算是個不叫有眼緣的男人。

“這位是林先生。”蔣葉麗笑著向茶樓老闆介紹道。

“幸會幸會。”茶樓老闆忙不迭的伸手過來和林昆握住,“鄙人李山。”

林昆笑著說:“李老闆你太客氣了。”

“應該的,應該的。”李老闆連連笑道,“二位裡邊請。”

這茶樓一共三層,一共的麵積差不多一千憑,大大小小的房間隔出了二十多間,消費標準氛圍普通,高檔,豪華三個檔次。

李山直接把林昆和蔣葉麗帶到了三樓,來到了一間最豪華的房間內,這茶樓裡的豪華和酒店的豪華不同,茶樓裡的房間越是豪華,越有著一股古色古香仿若宮殿一般的感覺。

熏香兩盞,茶海一套,林昆和蔣葉麗、李山圍著茶海坐下。

李山倒了兩杯茶,給林昆和蔣葉麗遞過來,“林先生,蔣小姐,請用茶!”

林昆端起茶杯,笑著說了聲謝,淺淺的抿了一口茶,是好茶。

“李先生,我林某人也不繞彎子了,咱們直接開門見山,你這茶樓的打算多少錢出兌?”林昆放下茶杯,笑著說。

李山笑著歎了一聲,道:“林先生,蔣小姐,我也就不相瞞了,這茶樓在我手裡每天都是賠錢,隻要你們願意接手,看一看我這的硬體條件,給一個公道的價格就行。”

“這……”

蔣葉麗有些犯難了,又有些哭笑不得,哪有這麼談出兌的,這李老闆也是挺有意思的,完全把主動權讓給了他們。

蔣葉麗將征詢的目光向林昆看過來,林昆笑了笑說:“李老闆,你也是一個直爽的人,這樣吧,你開這茶樓當初投資了多少,我就給你多少,至於你後麵經營賠的錢,我可不埋單。”

“林先生,這……”李山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林昆,他當初的投入可是不小,包括這裝修設計,買下這三層門頭,雖說這地方偏遠,門頭便宜,可那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如今茶樓開到了這副賠錢的田地,他甚至想過要虧本出兌,而對麵的這位年輕人,居然肯定按照成本接受他的茶樓。

“林先生,你冇開玩笑吧?”李山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我們百鳳門的賬麵上可能冇這麼多現金,需要走銀行貸款,過程可能會稍微的複雜一點,不知道李老闆有冇有耐心?”林昆笑著說。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李山的心裡有譜了,激動的伸手握住林昆的手道:“林先生,你這簡直就是我的活菩薩啊!”

林昆哈哈笑道:“你彆把我當成是冤大頭就好,我也是看李老闆你人實在,這實在的人麼,就得得到該有的回報。”

李山將征詢的目光看向蔣葉麗,畢竟這剛一開始都是蔣葉麗跟他談的,最終的拍板權應該是在蔣葉麗那兒。

蔣葉麗笑了笑說:“李老闆,林先生說的算,他說成就成。”

李山拱起雙手再次表示感謝,並說她愛人就在銀行工作,辦理貸款可以全程協助……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