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報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報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不,這不可能!”

望著飛出去的半截刀身,王勤豹瞪大著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有什麼不可能的?”林昆淡淡的一笑,道:“你那把刀是大凶器,沾染了我們華夏無數同胞的血,早就該給廢了。”

王勤豹低下頭,手中的愛刀隻剩下半截,為了這把刀,當初他不惜殺死重病的師傅,將這刀硬生生的給搶了來。

他從小就是刀癡,而這把被譽為島國十大凶刀之一的鬼塚,從第一次看見它,他就深深的為它著迷,這也的確是一把寶刀,削鐵如泥吹毛斷髮,也不知道多少把名兵利器被它砍刀,更是不知道多少冤魂死在這把刀下。

而此時,這把被他視作畢生知己的名刀,居然被砍斷了。

心痛……

難以接受這現實!

“啊!”

王勤豹憤懣的一聲咆哮,整個人都狂暴了起來,周身上下被一股強大的殺氣縈繞著,臉上青筋暴突,雙眼凶狠的瞪著林昆,那瞳孔裡滾滾燃燒的怒焰,彷彿要將林昆焚儘。

“我要殺了你!”

手中剩下的半截短刀一揮,腳下步伐一邁,向著林昆就衝了過來。

這一次,王勤豹拿出了百分之百的戰力,手中的半截短刀橫的一道匹練劃出,向著林昆的胸膛就抹了過來。

林昆神情自若,手中的三棱軍刺迎了上去,十分的力量注入,手中的動作冇有任何的花哨,頓時就聽叮鐺的一聲響!

鏗……

憤懣而又清脆的聲音,同時再一次伴隨著刀刃折斷的哢嚓聲。

嗖!

王勤豹手中那半截的短刀再次被砍斷,半截刀刃飛了出去。

王勤豹滿臉驚駭的倒退,失聲道:“不可能,這不可能!”

林昆將手中的三棱軍刺收起,邪邪的一笑,道:“來吧,你不是一向自詡身手過人麼,聽說你一拳能打倒一頭牛,今天就讓我見識見識,我也順便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力量。”

“哼!就算手裡頭冇有刀子,該殺了你我照樣殺的了!”

王勤豹忍著心痛,一把將手中的刀柄丟到了一旁,陰測測的道:“殺了你,我還要廢了你那把該死的軍刺!”

“喲,這是要替你的刀報仇呢?”林昆戲謔的一笑,“我聽說過,你王勤豹愛刀比愛女人還厲害,今天也算見識了。”

“去死!”

王勤豹憤懣的一聲吼,揮著拳頭就向林昆砸了過來。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渾身的神經繃緊,揮著拳頭就迎了上去。

砰、砰、砰!

一連三聲悶響,聲音低沉的像是兩把皮錘硬撞,林昆的臉上露出一絲凝重,對麵的王勤豹臉上也是青一陣白一陣的,兩人同時向後倒退,深呼了一口氣,再次迎麵衝了過來。

鏗、鏗、鏗!

又是三聲悶響,這一次的響聲比方纔的更有氣勢,兩人完全是實力的硬撼,冇有任何花式的動作與招式可言。

“幾年不見,你倒真長本事了!”王勤豹陰沉著一張臉說。

“幾年不見,你還真是冇什麼長勁,壞事做了那麼多,今天你也該把命留下了。”林昆淡淡不屑的笑道。

“就憑你!?”王勤豹冷笑,直到現在也冇把林昆放在眼裡。

“狂妄的人總是要付出代價的,你會死的很慘。”說完,林昆臉上的表情陡的一冷,小腹下的氣海穴裡暗蘊一股氣,一雙碩大的拳頭揮起,向著王勤豹就轟了過來。

“啊!”

王勤豹憤懣的一聲吼叫,同樣揮著一雙拳頭迎了上來,不過這一次和方纔不同,他那凸著刀尖的鞋子向林昆踢了過來。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揮著拳頭就向那踢過來的腳砸了下去,同時領一隻拳頭擋在眼前,攔住了王勤豹的攻擊。

砰、砰!

兩聲悶響再次響起,一聲是王勤豹的一雙拳頭砸在了林昆的胳膊上,另一聲則是林昆的拳頭,砸在王勤豹的腳上。

一陣細微的骨頭碎裂的響聲,瀰漫在空氣中,王勤豹那滿是殺氣的臉頰,頓時扭曲了起來,脖子上的喉結動了一下,一聲淒厲的慘叫撕破喉嚨般響起——啊!!!

王勤豹抱著腳連連向後退去,腳背深深的向下凹,整隻腳嚴重走形……

林昆冇有緊追向前,走到一旁扶起了地上的薑夔生,“老薑,你心裡的仇恨是時候有一個瞭解了。”

薑夔生站了起來,臉上的表情決然而又陰森,點了點頭,開口想要說話,卻是被林昆微笑著打斷:“都是兄弟,客氣之類的話就不要多說了,我答應你的事做到了。”

“嗯!”

薑夔生重重的點頭,凶狠的目光看向抱著一隻腳慘叫的王勤豹,嗓音沙啞著道:“王宇,我要你血債血償!”

王勤豹急促的呼吸著,冷笑道:“師兄,即便我廢了一隻腳,你也不是我的對手,血債血償,嗬,我死了師傅和師妹就能活過來?不如我給你一筆錢,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怎麼樣,以後我們還是師兄弟,相互照料。”

“你給我閉嘴!”

薑夔生手中握著短刀,一步一步的向王勤豹走了過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要殺了你這個混賬,告慰師傅和師妹的在天之靈,也告慰我那死去的人生!”

王勤豹臉色一愣,抱著的那隻腳輕輕的放在了地上,伸手就要向腰間摸去,那兒還彆著兩把短刀。

這時,空氣中突然一聲嗡鳴聲響起,隻見薑夔生手中的短刀嗖的一下離手而去,仿若一道銀色的箭羽射向王勤豹。

王勤豹臉色駭然,本能的就想要躲閃,可腳下不便,噗嗤的一聲輕響,緊接著就是一聲淒厲的慘叫響起——啊!

那把雪亮的短刀,徑直的紮進了王勤豹摸向腰間的手腕。

不給王勤豹任何反擊的機會,薑夔生的手腕一抖,又是一把短刀飛了出去,噗嗤的一聲輕響,緊接著又是一聲慘叫。

啊!!!

慘叫的餘聲未平,另一聲又起,重複了三次之後,王勤豹的兩隻手腕上、兩個膝蓋上都插了一把短刀,整個人跪在地上,血水順著那刀刃流了出來,吧嗒吧嗒的落在地上。

空氣中瀰漫開一陣淡淡的血腥,陽光下那腥紅的血液刺眼,跪在地上的王勤豹垂著頭,陰鷙的一雙眼睛遮擋在陽光後,臉上的肌肉跳動著,痛苦、猙獰、恐懼……

薑夔生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站在王勤豹的身前,居高臨下,這個一向不苟言笑嗜酒如命的男人,臉上的表情突然顫抖起來,緊接著身體也跟著顫抖,滿腔的熱血化作了滿眶的熱淚,淌過那滿是滄桑的臉頰,砸落在地上。

“師傅,師妹,我替你們報仇了!”薑夔生仰天哭喊。

跪在地上的王勤豹突然陰狠的一笑,掄起那紮著短刀的手腕,向著薑夔生的腰間就殺了過來。

“小心!”

林昆站在一旁大喊。

“去死!”

王勤豹咬牙切齒的一聲吼叫,手腕上的短刀眼瞅著就要紮中薑夔生的腰間。

薑夔生低下頭,目光一抹凶戾之色閃過,左手向著那回過來的手腕一抓,緊緊的將那手腕給握在手中,緊接著用力的一扭,頓時就聽一聲嘎巴脆響。

“啊!”

王勤豹臉上的表情再一次扭曲,整條胳膊被硬生生的拗斷了。

薑夔生一把抽出了紮在王勤豹手腕上的短刀,唰的一下抹過王勤豹的喉嚨……

空氣中,慘叫聲戛然而止,一道血浪噴了出來,王勤豹瞪大著眼睛,身體搖晃了一下,呼通一聲摔到了地上。

薑夔生握著短刀,血水順著刀刃滴落下來,林昆走了過來,抬起手剛要拍一下薑夔生的肩膀,臉色突然一變……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