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姐弟殞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姐弟殞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趁著夜色,丁錦玉給丁濤辦理了出院手續,一個人推著丁濤,攔了一輛出租車便向機場趕去,她打算今天晚上就帶弟弟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權勢再高也得有命去享用才行。

路上,她給林昆打了一個電話,也冇有彆的意思,大致的意思就是之前都是誤會,她也是被周漢濤架著所以迫不得已。

林昆在電話裡表現的很大度,說了一句:“天下冇有不散的宴席,路上小心,周漢濤可不是一個肯輕易放人的善茬。”

掛了電話,丁錦玉的心砰砰跳亂起來,一旁的丁濤回過頭看著她說:“姐,彆害怕了,是禍躲不過,大不了咱們一起扛,現在周漢濤給你的條件是優厚,可不也是把你當做棋子,真要和林昆作對,後果絕對不樂觀。”

丁錦玉笑了笑說:“濤子,跟姐說實話,你真的更看好林昆?”

丁濤苦笑說:“就周漢濤和林昆而言,我當然更看好林昆,一係列的事情到現在,我發現姓林的真不是隨隨便便的一個二世祖,找幾個國外的傭兵就能給解決的。”

丁錦玉望向窗外,苦笑一聲說:“周漢濤這次也算是計劃周密,找來了王勤虎的弟弟王勤豹,這個王勤豹不是簡單的人物,真要將他哥哥的仇記在林昆的頭上,勝負未定。”

丁濤道:“姐,管他們最終誰勝誰輸,都跟咱們沒關係。”

話音剛落,望向車外的丁錦玉臉上的表情突然一變,隻見出租車的後視鏡裡,一道刺眼的強光迅速的逼近。

丁濤頓時緊張的叫喊了一聲:“姐,後麵有車跟著我們!”

丁錦玉的臉色一怔,旋即馬上冷靜下來,從包裡掏出一把袖珍的手槍,衝駕座上正透過後視鏡往後看的司機說:“司機師傅,麻煩你快一點!”

瞥到了丁錦玉手裡握著的手槍,這司機就是想慢,也不敢慢了,通常遇到這種情況,他應該馬上找一個開闊繁華的地方,把車靠邊一停,什麼恩怨下車說去,跟他沒關係。

司機暗暗的一咬牙,腳底下的油門狠的一踩,本來排量就不是很大的出租車,咆哮著發出一聲歇斯底裡的聲音,向前躥了出去,可即便如此也根本甩不掉後麵的車。

一臉冷漠的鬱鎮坐在黑色的奔馳車裡,從眼前那輛出租車開開駛出醫院的時候,他就悄然的跟在後麵,剛纔給周漢濤打電話彙報情況,果不出所料這個丁錦玉要跑。

周漢濤的意思很簡答,丁錦玉是王勤虎死亡的目擊證人,如果被王勤豹找到她,那王勤豹很有可能知道王勤虎死亡的真相,到時候那個握著鬼塚的男人可就要將矛頭對準他。

殺死王勤虎本意就想是栽贓給林昆,要是引火燒身就太違逆本意了,就王勤豹的凶名,手下的查爾斯那幫人真要和他對上,也不一定就百分之百的有把握,到時候再搞的個兩敗俱傷,豈不是被暗處的林昆給撿了便宜。

周漢濤這一次從吉森省來到省城,為的就是下一局大棋,把林昆這條過江龍也好混江龍也罷,徹底的給屠了。

周漢濤的在電話裡隻說了一個字——殺,鬱鎮掛了電話後,嘴角冷的一笑,腳底下油門狠的一踩,黑色的奔馳車嗷的一下向前麵的出租車撞過去,呼通一聲撞了個趔趄。

車裡丁錦玉急聲尖叫,衝那司機喊道:“快,再快點!”

那司機下的臉都白了,也是無可奈何的說道:“小姐,我真的已經儘力了,腳都快踩到油箱裡了,跑不過後麵那輛奔馳車啊!”

說著,司機瞥了一眼後視鏡裡的丁錦玉,趁著她發愣的功夫,腳底下猛的一腳刹車,車子停在了馬路邊上,這司機迅速的解下安全帶從車上跳了下來,頭也不回的就跑了。

丁錦玉和丁濤都被晃了一個趔趄,腦袋重重的撞在車窗上,丁錦玉揉著腦袋恢複神智,旁邊那輛黑色的奔馳車已經停了下來,車上鬱鎮冰冷著一張臉叼著一根菸,目光看過來。

丁濤嚇破了膽兒,道:“姐,是周漢濤的人,怎麼辦!”

丁錦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過頭看著丁濤說:“小濤,一會兒你自己先跑,跑的越遠越好,姐隨後跟上。”

“姐,你瘋了麼!那可是周漢濤手下的殺手,你怎麼可能……”

話音未落,丁錦玉已經推開車門下去,手中握著袖珍手槍,對著車窗後的鬱鎮就準備開槍,可這時奔馳車的車門突然打開,車門猛的撞在了她的腰上,她手中的槍砰的一聲響,臉上的那決然的表情,卻是變的說不出的痛苦。

“姐!”

車裡的丁濤大叫,他本來是要逃的,他是一個貪生怕死之人,可當看見自己的親姐姐就這麼死在自己的麵前,佝僂著身體站在鬱鎮的麵前,血水順著她的肚子一滴一滴的往下淌,他的心裡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決然湧起。

“我跟你拚了!”

身上還纏著繃帶的丁濤,向著鬱鎮就撲了過來,鬱鎮的手隻是輕輕的一揮,一道黏著血腥氣息的寒光閃過,從丁濤的脖子上抹了過去,丁濤頓時雙眼瞪大,捂著脖子倒了下去。

周圍不少的車輛停下來圍觀,鬱鎮掏出手帕擦了擦手裡的匕首,揀起丁錦玉手裡握著的槍,衝著夜空砰砰砰的就是三槍,周圍那些圍觀的人頓時嚇的一腳油門逃之夭夭……

鬱鎮拿起手機,對著地上的姐弟倆的屍體拍了一個照,發給了周漢濤之後,打了一個電話過去,道:“周少,人我已經解決了。”

電話裡傳來周漢濤陰冷的笑聲,道:“好,這一下姓林的就是跳進黃浦江裡也洗不清了,唯一的證人已經掛了,王勤豹那個瘋子到時候一定會和他鬥的你死我活,哈哈!”

鬱鎮道:“周少英明,冇什麼事的話,我去郊外找個地方躲幾天。”

周漢濤道:“有事情我會再通知你,你自己小心點。”

鬱鎮掛了電話,上了黑色的奔馳車,踩著油門離開,到了一個偏僻的路口,下車把車上夾著的假牌子給摘了下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