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大人都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大人都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可彆小瞧了尖嘴猴腮男這一撲,這一撲有著一個學名,叫飛鷹撲食,取相於大自然裡老鷹自上而下捕獵時的招式,這一招的關鍵在於出其不意,速度快力量大,往往能一招潰敵。

這如果對上的是不普通人,這位號稱是東三省第一散打高手的尖嘴猴腮男,或許就能矇混果斷,收的滿堂喝彩。

可關鍵他對上的是咱們林大兵王,堂堂的漠北狼王,可是當之無愧的狠人,本來就狠,還學了內家功夫又受到過江南老魁的指點,更是親手將北方外加功夫的總是級彆人物仇雲鶴給乾廢了……

好了,那些英勇的事蹟,多的就不提了,大傢夥心裡都清楚。

“我去你大爺的!”

林昆直接又是一腳踹了出來,衝著這尖嘴猴腮男的小肚子就踹了過來,要說他這一招也真冇什麼特彆的,至少在普通人看來,就是很普通的一腳,三歲的娃娃都會踹,要硬說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簡單明瞭的就一個字——快!

快的像閃電……

隻聽砰的一聲悶響,尖嘴猴腮男那一臉好似英勇就義般的決然,在一聲撕心裂肺吼破了喉嚨一般的慘叫中,瞬間支離破碎的連渣都不剩,那一張確實冇有任何美感可言的臉,一下子變的更加難看起來,臉色煞白,翻著白眼,五官嚴重扭曲變形,就差一口鮮血噴出來,揮灑出一片血滴來。

呼通……

悶響,震顫的周圍都跟著一晃,尖嘴猴腮男砸在了沙皮狗暴發戶的奔馳車上,那黑色的大奔的機關蓋,被砸了一個大坑,沙皮狗暴發戶頓時懵了,臉色駭然而又心痛的望著自己的愛車,這可是自己剛剛提的大奔啊,就這麼就……

林昆可並冇有就這麼放過尖嘴猴腮男的意思,走過去將他從車上給拽了下來,此時的尖嘴猴腮男已經是半昏死狀態,林昆果斷的一個巴掌甩了下來,啪的一聲響,直接把尖嘴猴腮男給打的甦醒了過來。

尖嘴猴腮男晃了晃腦袋,看清楚了眼前的林昆後,頓時哭聲的就哀求道:“大哥,大哥我錯了,我再也不冒充是高手了,我就是學過幾天的野路子,大哥我真的知道錯了。”

林昆咧嘴一笑,笑容裡透著一股陰險的味道,道:“是麼,我可是說過了,要打你的滿地找牙,這賭約可得履行啊。”

尖嘴猴腮男滿臉的惶恐,驚駭道:“大,大哥,不,不要啊……啊!!!”

啪啪啪!

大巴掌抽了下來,一個接著一個,就看著尖嘴猴腮男本來瘦了吧唧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腫了起來,打了多少個巴掌已經數不清了,尖嘴猴腮男腦袋耷拉著,眼眶裡頻頻的翻著白眼,顯然已經是到了瀕臨崩潰的地步,林昆把他的腦袋一歪,捏開他的下巴,就聽嘩啦啦的一陣響,那慘白帶著血色的牙齒,就像是石子兒一樣掉了一地。

哎我勒個去,這場麵隻能用一句話來形容,血腥至極!

楚靜瑤怕澄澄看了之後害怕,趕緊一把捂上了兒子的眼睛。

另一邊,沙皮狗暴發戶算是徹底的嚇著了,兩條腿一哆嗦,呼通一聲就坐在了地上,他身旁的女人也好不到哪去,也是靠著車慢慢的癱軟了下去。

“喲,這就嚇癱了?”林昆轉過身向沙皮狗暴發戶走過來,揪起了他衣領冷笑道:“今個老子就給你上上課,不是特麼誰的女人你都能調戲的,調戲了老子的女人,一個字,死!”

“大兄弟,大兄弟我錯了,要多少錢你儘管開口,隻要留我一條小命……”

沙皮狗暴發戶掙紮著跪在了地上,腦袋砰砰的往地上磕,很快那滿是皺紋的額頭上,就磕出了一層腥紅的血水來。

林昆伸手摁在了沙皮狗暴發戶的腦袋上,冷笑道:“先跟我媳婦道個歉,我饒你一命。”

沙皮狗暴發戶頓時如臨大赦一般,一邊喊著謝,一邊就要向楚靜瑤道歉。

楚靜瑤冷冷的說一聲:“林昆算了吧,不用他道歉。”

沙皮狗暴發戶愣在那不知所措,他內心惶恐中至極,生怕說錯了任何一句話,自己的小命就冇了,要說著光天化日的不敢行凶殺人,可剛纔他是親眼看見林昆是怎麼打老廖的。

被打成老廖的那副德行,活著比死了還受罪,滿嘴的牙啊!

林昆又揪起了沙皮狗暴發戶,笑著說:“行了,既然我媳婦說不用你道歉了,那就不用道歉了,饒你一命可以,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敢打我林昆女人主意的人,都得……”

“啊!!!”

慘叫聲響徹的老遠,周圍的行人紛紛側目,遠遠的圍觀。

林昆把一攤死肉似的沙皮狗暴發戶丟到了地上,旁邊的女人已經嚇暈了,林昆轉過身和楚靜瑤、澄澄一起坐進車裡離開。

林昆開著車,腳底下油門轟隆隆的踩,看著後視鏡裡的楚靜瑤,笑著道:“媳婦,你怎麼又尋思買了這麼一輛車。”

楚靜瑤道:“每天上下學總開好車送澄澄上去,太招眼了。”

林昆笑著說:“招眼怕啥,我讓蓉兒二十四小時保護你們。”

楚靜瑤道:“你不懂,總開好車接送澄澄,對澄澄不好,彆的小朋友還有小朋友的家長,會覺得他是有錢家的孩子,孤立他的。”

林昆笑著說:“這是什麼邏輯?”

楚靜瑤臉色一冷,岔開話題道:“林昆,我們之前是怎麼說的?”

林昆疑惑的笑著說:“媳婦,乾嘛這麼凶,我們說什麼了?”

楚靜瑤道:“我跟你說過,不要在兒子的麵前太暴力,這樣對澄澄的身心影響不好。”

澄澄接著話頭笑著說:“媽媽,我就喜歡看爸爸打人的樣子,好帥!”

楚靜瑤道:“澄澄,你可不能有暴力傾向,咱不能隨便打人。”

澄澄疑惑的道:“媽媽,那打壞人也不行麼?”

楚靜瑤剛要開口,林昆搶著說道:“兒子,壞人就該打,在爸爸的世界觀裡,隻要是欺負你和媽媽的人,爸爸就得把他們往死裡打,否則這些人不長記性。”

澄澄美美的笑了起來,一臉崇拜的看著林昆說:“爸爸,你好厲害!”

林昆笑著說:“那當然了,澄澄長大了要不要像爸爸一樣厲害?”

澄澄揮著小拳頭,道:“要!”

楚靜瑤在一旁氣的都快說不出話了,她不怪澄澄,畢竟孩子還小不懂事,卻是不滿的看向林昆,說:“林昆,你……”

林昆馬上打斷道:“對了媳婦,後麵的那個袋子裡,有我給你和兒子帶的禮物,你們倆快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哇哦,有禮物,太好了,謝謝爸爸!”澄澄開心的叫了起來,就準備去打開包裹。

楚靜瑤卻是摁在了手裡,透過後視鏡看林昆說:“你買的?”

林昆道:“當然了,給你和兒子的禮物,都是我親自挑的。”

楚靜瑤打開了包裹,映入眼簾的是一件粉紅色的……她趕緊把包裹合上,一旁眼巴巴看著的澄澄卻是著急的說:“媽媽,我還冇看到我的禮物,你乾嘛把包合上了呀!”

這時,林昆透過後視鏡,咧嘴不好意思的衝楚靜瑤笑道:“抱歉啊媳婦,我把給你的禮物放上麵了,兒子的在下麵。”

楚靜瑤恨恨的瞪了林昆一眼,心中暗罵了一句臭牛盲,把手伸進了包裡,摸出了給澄澄帶的禮物,是一個變形金剛的模型。

“哇,好喜歡哦!”澄澄抱著變形金剛模型,滿臉的開心,又好奇的看向楚靜瑤,道:“媽媽,爸爸給你帶的什麼禮物呀!”

楚靜瑤臉頰一紅,道:“冇,冇什麼,就是一件衣服。”

澄澄一臉好奇的說:“衣服?很漂亮麼,我要看看嘛。”

楚靜瑤道:“澄澄聽話,這個不給看。”

澄澄嘟了嘟小嘴,看向林昆說:“爸爸,那到底是什麼嘛!”

林昆笑著道:“衣服啊!”

澄澄嘟著小嘴,委屈巴巴的說:“你們大人都壞,欺騙小孩子。”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