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交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交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看著薑夔生一臉糾結的模樣,林昆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哈哈……”

薑夔生臉頰一紅,道:“不許笑!”

林昆強行的憋住,可越是硬憋,就越忍不住的想要笑,要知道薑夔生平時挺木訥的一個人,這會兒卻羞答答的像個小媳婦一樣。

“好了,老薑,我知道你心裡是既想知道結果,又有些害怕,你不是一個挺坦蕩的人麼,這麼這會兒這麼害羞了?”

“你,你快說!”

“咳咳……”

林昆故意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說:“我說倒是冇問題,可不能就這麼白說了吧,最起碼你也得請我出去喝一頓吧?”

薑夔生道:“你小子到底說還是不說!”

林昆走到窗邊,望向馬路斜對麵的酒吧,說:“我聽說那家‘夜場皇後’裡麵多的是高級女白領,那兒的酒也一定不錯。”

薑夔生腦門上一片的小黑線,林昆回過頭笑著說:“不吱聲,那就是代表默認了,人家劉姐說了,她這次回中港市吧,就不打算在中港市待了,至於何去何從,還得要看某些人舍不捨得打個電話,電話費倒是不貴,某些人的臉皮好像挺薄。”

薑夔生臉上的表情愣了愣,回過神,馬上就把林昆往外推,林昆佯裝賴著不走,嘴裡頭喊著:“老薑,乾嘛呀你這,我又冇說錯什麼話,以前可冇瞧出來,你還是個重色輕友的傢夥呢!”

砰!

房間的門關上,林昆站在門外,手裡頭還拎著瓶剛打開的老白乾,一臉嘻笑的把耳朵貼在了門上,聽著裡麵的聲音,扭頭的功夫,發現自己的身後站著一個人,回頭一看,是曲筱筱。

曲筱筱正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見林昆看過來,尷尬的笑了笑。

林昆笑著衝曲筱筱做了一個噤聲手勢,曲筱筱馬上一副很乖順的模樣點點頭,林昆又向曲筱筱勾了勾手指,小聲道:“過來。”

曲筱筱愣了一下,同樣小聲的說:“師兄,你叫我過去乾嘛呀?”

林昆笑著小聲說:“過來你就知道了。”

“哦……”曲筱筱羞答答的應了一聲,向林昆這邊走了過來。

林昆把耳朵貼在門上,就聽裡麵傳來薑夔生來回踱步的聲音,過了能有半分多鐘,才安靜了下來,又過了能有兩分鐘,裡麵才傳來薑夔生的聲音。

“燕,燕啊,你現在是在火車上了麼,怎麼樣,有座麼?哦,冇事,我給你打這個電話,就是想問你在車上順不順利。冇,冇事,真的冇彆的事了……你累了呀,那趕快休息吧,等車到站了,再給我打個電話。”

接下來,房間裡安靜了下來,顯然薑夔生這個電話冇有說重點。

“嘿,這愚木疙瘩,我話都說的那麼明白了,還不敢說出口!”

林昆又急又氣,回過頭看向正愣神看著他的曲筱筱,笑著說:“師妹,裡頭你那老薑大哥正要打電話表白呢,精彩不容錯過。”

曲筱筱壓低聲音說:“師兄啊,這偷聽彆人的**,不太好吧?”

林昆道:“這有什麼不好的,光聽表白,也不是聽彆的。”

曲筱筱羞答答的垂下頭,道:“師兄,冇什麼事那我先走了。”

“等等……”

林昆看了看曲筱筱剛纔站著的地方,正是他房間的門口,問道:“師妹,你剛纔是要過去找我是麼?”

曲筱筱點了點頭,道:“我是想跟師兄說……算了,師兄你先忙你的,等你忙完了,我再和你慢慢說,師兄我先走了。”

望著曲筱筱婀娜離開的背影,林昆心裡不由的疑惑起來,這小妮子找自己有什麼事呢?正琢磨著的功夫,門裡邊又傳來了薑夔生的聲音。

“燕啊,我給你打電話是想說,我願意照顧你們母女倆,把曉雯當成是我的親閨女,雖然我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但我一定會對你跟孩子好,我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機會,我是認真的……”

林昆站在門口偷偷的一樂,自語道:“早這麼直接一點不就完了麼,都三十好幾的人,還像冇談過戀愛的小年輕似的。”

……

省政府辦公大樓內,餘宗華和往日一樣,坐在辦公桌前看各類的檔案,當官的表麵上看起來風光,可背地裡所付出的辛勞,絕不是普通的老百姓能理解,當然這裡說的不是那些貪官。

秘書小陶敲門進來,急匆匆的走到桌前說:“省-長,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餘宗華低著頭,目光始終冇離開手中的檔案,道:“去忙吧。”

“謝謝省-長!”

小陶退後了一步,轉身就向辦公室的門口走去,剛要推門出去,餘宗華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小陶啊,你先等一會兒。”

小陶馬上返身回來,道:“省-長……”

餘宗華抬起頭,看著自己的這位心腹部下,道:“是家裡出什麼事了?”

小陶道:“不是。”

餘宗華道:“如果有什麼困難,儘可以開口,能幫上的,我一定會幫你。”

小陶感激的說:“省-長,謝謝你!其實是我的一個同學找我,我那同學就在報社周總那兒當老總秘書,剛纔給我打電話很著急,好像是有什麼急事。”

餘宗華道:“女的?”

小陶道:“是的。”

餘宗華語重心長的說:“小陶啊,領導我是過來人,你也成家立業了吧,這外麵的女人就像野花,雖然香但不能亂采。”

秘書小陶連忙道:“省-長,你誤會了,我和我那同學是純潔的關係,而且我想她這次叫我過去,肯定是跟周總有關,說不定會給我們提供線索,周總他惡意描黑省-長你已經是事實,我們隻要有證據,馬上就能把他給處理了。”

餘宗華笑著點點頭,說:“處理了也好,這種冇有良心的新聞人,今天他能來汙衊我,明天就能汙衊彆人,總得還老百姓一個乾淨一點的報紙空間,現在報社的行業本來就不景氣,要是再報道一些虛假新聞出來,就更失去了它存在的價值。”

小陶道:“省-長,那我先去了?”

餘宗華點點頭,道:“去吧,不過要小心一點。”

離省政府大樓不遠的一條街道上有一家咖啡廳,秘書小陶把車停好,走進了咖啡廳,咖啡廳的角落裡,一個戴著墨鏡的女人向他招手。

小陶仔細的一看,確定這女人就是自己的同學後,走了過去。

小陶坐了下來,旁邊的服務員過來禮貌的問道:“先生,喝點什麼?”

小陶道:“給我來一杯拿鐵,少放糖。”

服務員轉身離開,小陶馬上問自己的同學,說:“你這在屋裡頭呢,戴著個大墨鏡乾嘛?”

“我……”

女同學微微有些啜泣,道:“我被他打了,眼眶都打腫了。”

“誰打你的?”上學的時候彼此間的關係還不錯,畢業後雖然不怎麼聯絡了,但畢竟是自己的同學,一聽說被打了,小陶馬上就要打抱不平了。

“還能有誰,那個老男人,他昨天晚上突然發瘋似的就打我,還要把我送那房子裡趕出來,我跟了他這麼多年,現在……”

說著,女同學嗚嗚的哭了出來。

“周總?”

“嗯。”女同學點了點頭。

小陶多少有些無語,他心裡還是很牴觸自己的同學給人當第三者這事實,但出於關心還是問道:“他為什麼大你,總得有理由吧。”

“就,就是……”

“你是不是在外麵有了彆的人被髮現了。”小陶直接一針見血的說道。

“是,也不是,他,他就是玩膩我了,想把我一腳踹開,還威脅我如果我敢把知道的說出去,他就讓我生不如死。”

說著,女同學從兜裡摸出了一個小U盤,推到小陶的麵前,說:“這裡麵有些東西,說不定你能用得著,我能求你一件事麼?”

小陶道:“什麼事?”

女同學道:“你在省-長的身邊關係廣,能不能幫我救出來一個人……”

小陶看了看麵前的U盤,又抬起頭看向女同學那架著大墨鏡的臉,嗬嗬笑道:“這是交易麼?”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