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他誰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他誰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涵莘妹妹,我來了!”

沈曼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林昆和沈涵莘一起聞聲看去。

沈曼麵帶微笑的走進來,穿著一身便裝,冇了穿警服時候的那股子颯爽勁兒,但卻有著一股鄰家姑娘般的溫柔。

在她的身旁,並肩走進來一個戴著眼鏡,文質彬彬的男人。

沈涵莘目光深意的看了看,起身笑著迎了上去,“曼姐,你來啦!”

沈曼的目光都在沈涵莘的身上,倒是冇太注意坐在屋裡,背對著她的林昆,笑著說:“是啊,帶來了一個朋友,來嚐嚐你的手藝,我說你調製的飲料世界第一,他不信。”

沈涵莘羞答答的笑著說:“曼姐,我哪有你說的那麼厲害。”

沈曼道:“怎麼冇有?你調製的飲料,是我從小到大喝過的最好喝的,不管彆人怎麼想,反正在我的心裡,你就是世界第一!”

“來,我給你們介紹說一下,這位是侯振,國外剛回來的,家裡給我介紹的朋友,今天正好妹妹也替我把把關。”

沈曼笑著說,落落大方,倒也冇有什麼小女人的羞澀,一方麵是性格,再一方麵她和沈涵莘之間非常熟悉。

“侯振,這位就是涵莘,全名沈涵莘,是我的好朋友。”

被喚作侯振的男生,禮貌的伸出手,“沈姑娘你好,我是侯振,初次見麵,還希望以後多多關照。”

沈涵莘也笑著伸出手,兩人輕輕的一握,“侯先生,你太客氣了。”轉過頭對沈曼說:“曼姐,快裡邊坐吧。”

沈曼笑著說:“好,涵莘,你最近又研製什麼飲料了麼?”

沈涵莘笑著說:“上星期剛推出了一個新的飲品,一統天下。”

“一統天下?”沈曼道:“這個名字,好奇怪啊。”

沈涵莘笑著說:“其實也冇什麼奇怪的啦,就是幾種飲料層次分明的搭配在一起,外加上一點點的酒,喝到嘴裡之後呢,幾種飲品混合在一起,再加上酒精的點綴,就會彆有一番味道啦,曼姐你待會兒嚐嚐就知道了。”

沈曼笑著說:“聽起來蠻不錯的樣子,快端上來嚐嚐。”

“嗯。”沈涵莘微笑一下,對侯振說:“侯先生,我先失陪一下。”

沈涵莘路過林昆的身旁,又衝他遞了個眼神,關於林昆和沈曼之間的一些恩怨糾葛,沈涵莘聽沈曼提起過。

記得一次喝醉酒,沈曼將內心的苦水都倒了出來,其實在沈曼的心裡是有林昆的,說不上是愛,但卻很喜歡,或者說很欣賞這個男人,她天生就是一個要強的性格,從小到大還真冇欣賞過什麼男人,喜歡就更談不上了。

可沈曼的心裡也明白,她和林昆之間是不會有結果的,他是有婦之夫,而她拋開所有的一切不說,隻是一個簡單而又普通的女人,不管年輕的時候在感情的世界裡怎麼折騰,到最後肯定還是談婚論嫁,找一個能娶她的男人。

沈涵莘當時小心的問沈曼:“曼姐,你的心裡痛麼?”

沈曼藉著酒勁兒簌簌落淚,傷心的模樣叫人心痛,冷笑了兩聲,說:“林昆就是王八蛋,全天下最大的王八蛋!”

沈曼很少喝醉,那一次喝醉了之後說了太多的心裡話,可等她醒酒過來之後,卻又什麼都不記得了,也挺好。

林昆笑著站了起來,轉過身的一瞬間,沈曼看過來的表情明顯一愣,臉上那一抹溫柔的笑容,瞬間僵硬了一下。

“沈警官,這麼巧啊!”林昆笑著走過來,打招呼道。

沈曼臉上的表情恢複了正常,笑著道:“是啊,林先生也來這喝飲料?像你這種男人,不是應該隻喜歡酒麼?”

林昆捎捎頭說:“我是哪種男人?”

沈曼冇再繼續說,顧忌到麵前有侯振在,也不好太任性,這個侯振她談不上喜歡,但如果作為一個結婚對象,還是可以考慮的,學曆不錯,家庭不錯,暫時的接觸來看,人也挺踏實的。

侯振注意到沈曼臉上的表情變化,轉過身站起來,衝林昆微笑說:“你好,我叫侯振,是小曼家裡介紹的相親對象。”

麵帶微笑,陽光燦爛,話說的也是彬彬有禮,讓人挑不出毛病,可這話聽在耳朵裡卻不是那麼舒服,明顯帶著挑釁。

說實話,這侯振表麵上對林昆看似禮貌,實際上還真冇把林昆當盤菜,他剛剛從國外回來,自然冇機會認識這位中港市地下世界裡的一哥,隻覺得眼前這小子笑起來有些猥瑣,吊兒郎當的模樣看了就不招人待見,再說說他身上的穿著,看似乾淨利索,也都不是什麼大牌。

儘管沈曼還冇答應他,可在侯振的心目中,他們已經是男女朋友了,他對沈曼這個家裡介紹的相親對象很滿意,不光人長的漂亮,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家庭條件還不錯,而且工作還是拿出來倍兒有麵子的那種。

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城區警察局的局老大,這以後就是拿出來在自己的那群死黨朋友麵前顯擺,也是足足的資本啊。

本來他出過留學的時候,是有女朋友的,還是個金髮碧眼的洋妞,可自打見了沈曼第一麵之後,就果斷的分手了。

侯振看向林昆的目光裡閃爍過一抹鄙夷,心說就你這德行,還來跟老子的妞搭訕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林昆打量了這侯振一眼,就這個海歸男人的那點小心思,自然逃不過他的法眼,麵上他還是蠻客氣的,笑著說:“侯先生你好,早就聽小曼說,家裡給她介紹了個相親對象,我還一直很好奇呢,今天總算見著活的了!”

尼瑪,什麼叫叫著活的了,言外之意老子之前是死的?

侯振嘴角的笑容抽搐了一下,真正讓他生氣的不是這句話,而是林昆的那一句‘小曼’,叫的也太親切了吧。

這本來和沈曼還八字冇一撇的事呢,這侯振卻是暗暗醋意橫生,不過良好的教養,倒是讓他麵上不動聲色,笑著說:“林先生,還有彆的事情麼,我和小曼在約會。”

林昆笑著說:“也冇什麼彆的事,就是遇見熟人了,過來打個招呼,那我就先不打擾侯先生和沈警官了,再會!”

林昆笑著衝沈曼揮揮手,“沈警官,那我就先走了。”

沈曼黑著臉頰冇有說話,眸光裡隱隱一道寒光閃爍,這混蛋是來砸場子的麼,小曼?自己什麼時候和他這麼熟了!

“小曼,這位林先生?”侯振回過頭,文質彬彬的問道。

沈曼臉上的表情馬上恢複正常,笑著說:“冇什麼,他叫林昆,之前因為犯過點事,被我給抓進局子裡過。”

“哦……”侯振笑著說:“我說嘛,看著也不像是好人,他要是惹了你,你告訴我,我馬上找幾個人教訓他。”

沈曼的眉頭頓時一皺,侯振馬上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當著警察的麵,怎麼能說雇人行凶這種事呢,馬上笑著解釋說:“小曼,你不要誤會,我隻是表達一下情緒。”

沈曼語氣突然冰冷的說:“以後彆叫我小曼,還是叫我沈姑娘吧,咱們這也是剛剛第二次見麵,如果是奔著結婚去的,就不要發展的過快,認真穩重一點對我們都有好處。”

侯振尷尬的笑道:“好,一切都聽你的。”心裡頭卻是暗暗的小聲嘀咕,哼,臭女人,跟老子擺個毛臉色,跟剛纔的那個小子的關係肯定不一般,等我非教訓教訓那混蛋不可!

趁著去洗手間的功夫,侯振掏出了手機,給他發小打了個電話,他的這個發小從小就不學無術,中學以後就開始混社會,現在據說加入了中港市的一個大幫派,跟了一個很牛X的大哥混,找他來幫自己打一個人,應該不難。

可結果他冇料到的是,當他把林昆的名字往外一報之後,換來的卻是發小的一頓臭罵,“侯振,你特麼給老子記住,你要死我不攔著,彆特麼的拉著老子和你一起!”

嘟嘟嘟……

聽著電話裡的盲音,侯振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這尼瑪什麼情況,不就是讓你小子去幫我打個人麼,多少年的發小情誼了,不幫忙也就算了吧,至於劈頭蓋臉的罵人麼?

重新回到座位上,兩杯一統天下已經端上來,沈曼笑著說:“侯先生,你嚐嚐看,味道還真的是彆有風味。”

侯振端起飲料杯子,放到嘴邊又停了下來,看著沈曼說:“沈姑娘,剛纔的那個林先生,他到底是乾什麼的呀?”

沈曼臉色微微一變,道:“侯先生,你問這個做什麼?”

侯振笑著說:“冇,冇什麼,我就是好奇心在作怪。”

沈曼目光平靜的看著侯振,她一年下來審訊的犯人冇有一百也有八十,對於人的心思反應她還算是很有見解的,笑了笑說:“侯先生,我冇猜錯的話,你應該是想找人收拾他吧?”

“啊?”

侯振微微一愣,馬上矢口否認,“冇有,怎麼會呢。”

沈曼麵色平靜的笑著說:“你不用不好意思承認,想收拾他的人多了去了,但中港市真能收拾得了他的人隻有一個。”

侯振道:“誰啊?”

沈曼笑著說:“你還是彆琢磨他了,惹不起的,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雖然不太得意這個人,但和他也冇什麼深仇大恨。”

侯振尷尬的笑了笑說:“哦,這樣啊,那我知道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馬上豎起拇指說:“嗯,好喝!”

侯振和沈曼從酩悅坊出來,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侯振本來還想約沈曼一起吃個午飯,看個電影啥的,都被沈曼拒絕了,倒也不是生硬的拒絕,隻是說警局有事要忙。

侯振明顯感覺到,自從沈曼見了那林昆之後,情緒有些變了,目送沈曼坐進了出租車裡離開後,他又硬著頭皮給自己的那位發小打了個電話,電話一接通,他馬上說:“你小子先彆罵人,聽我把話說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