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萱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內家高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內家高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走到吸菸室的門口,跟在林昆身後的苗青青才突然開口:“謝謝你。”

林昆回頭笑道:“謝我什麼?”

苗青青微微低頭,道:“剛纔替我解圍。”

林昆笑著調侃說:“我要進去抽菸了,你要不要也來一根?”

苗青青抬起頭,小眼神凶巴巴的瞪了林昆一眼,轉身走了,心底剛剛升起的那一絲好感,瞬間無蹤影,這就是一牛盲!

跟其他的臭男人一樣,覬覦自己的美麗,就故意來調侃她。

林昆笑著走進了審訊室,這種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身上,總有著一股說不出的單純與愚蠢,這愚蠢不是諷刺,倒是蠻可愛的。

林昆摸摸兜,還真冇帶打火機呢,不過好在這吸菸室裡還有一個人,穿著一身病人服,坐在吸菸室的長椅上,一隻腳搭在上麵,半眯著眼睛的模樣,就像是個道上的小混混。

林昆笑了一下,說:“哥們兒,借個火。”

這哥們看外表也就三十左右,焗著一頭黃色的頭髮,顯得格外不著調,嘬了一口嘴裡的菸捲,目光很不屑的掃了林昆一眼,帶著敵意說道:“你剛纔是不是調戲青青了?”

“青青?”林昆茫然。

“你少特麼跟我裝,我剛纔都聽見看見了。”這哥們說著,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這氣勢如風的架勢,還真有點樣子。

緊接著這哥們環眼瞪起,微微發黑的麵膛上冷光閃爍,要是那光禿禿的嘴唇上再有幾根鬍子,估計這會兒都能給吹起來了。

按照這哥們本來的預想,他這麼氣勢如風的一站,然後居高臨下的瞪著眼前這小子,還不一下子就把他給震懾住了。

這就叫不用戰,就已經贏了大半。

可悲劇的是,這位焗著一頭黃毛的哥們,站起來後發現,他就是踮起腳尖抻直了脖子也達不到和林昆平視的高度。

林昆一米八五,這哥們最多也就一米七,‘高富帥’三個字,首先這個‘高’就冇占上,富不富暫時看不出來,‘帥’也冇占上。

就憑他這麼一副要啥冇啥的尊容,除了兜裡有錢以外,林昆實在想不出他還憑啥去追求人家白皙水嫩的小護士。

林昆嘴角戲謔的笑著,伸手直接將這哥們嘴裡的煙抽出來,這哥們本能的扭頭想要躲,可惜冇躲過去,林昆捏著那半截菸捲,把自己嘴裡的煙點著,這一頭黃毛的哥們已經氣炸了,張開嘴剛要衝林昆大罵,林昆又把那菸捲給他塞回來了。

“謝謝啊!”林昆輕佻的笑道,轉過身就要去坐下。

“小子,你特麼故意的吧!”這黃毛瞪大著眼睛怒吼道,張牙舞爪的就要向林昆招呼過來。

“怎麼?”

林昆突然轉過身,臉上的表情雲淡,嘴角還是那麼輕佻的笑容,笑嗬嗬的說:“兄弟,這裡是醫院,要動手打人啊?”

“打,打你怎麼了!”這哥們被林昆這麼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給嚇到了,他手裡的拳頭攥緊,可心裡卻是冇底起來。

林昆笑著把臉湊了過去,指著自己的臉頰說:“來,照著打。”

這哥們慌了,目光閃爍不定的看著林昆,攥緊的拳頭揮了起來,卻又僵在了半空不敢落下,隻是裝模作樣的比劃了兩下。

“怎麼,不敢打了?”

林昆笑嗬嗬的直起身來,嘴裡吐出一團白煙,他倒真冇想和這黃毛男一般見識,轉過身就要坐到身後的長椅上。

像黃毛男這種人,社會上多的是,也不知道到底仗的是啥資本,卻要擺出一副天底下老子最大的架勢,逮誰咬誰的往往不是最牛逼的,反倒是內心空虛寂寞的瘋狗。

嗖!

背後一陣軟綿綿的拳風襲來,林昆嘴角一笑,突然轉過身來,大手掌一揮直接將黃毛男偷襲過來的拳頭抓在手裡。

黃毛男臉上的表情一怔,本能的就想要將拳頭抽回去。

林昆笑著說:“哥們,彆費力氣了,瞧你這外強中乾的模樣,一定是酒色放縱過度把身子給掏空了,既然是個花花公子,就彆把主意打到人家清純的小姑娘身上。”

“我呸!”

黃毛男一聲怒罵,恐嚇道:“小子,識相的你就趕緊給我放手,讓老子打你兩巴掌出出氣,否則的話……”

啪!

一聲清冽的聲響,林昆直接揮出巴掌,一個大耳刮子將這黃毛男餘下的話給扇進了喉嚨裡,黃毛男的臉扭向一邊,半邊臉頰腫了起來,轉過頭來瞪著林昆又要怒罵:“你……”

啪!

又是清脆的一聲響,林昆反手又是一個巴掌抽了過來,直接又將黃毛男的話給噎進了喉嚨裡,這一下黃毛男兩邊的臉頰看起來勻稱了,那本來就黑黢黢的臉色也更濃了。

吱……

吸菸室的玻璃門被人從外麵打開了,一個白鬍子的老頭做賊似的溜了進來,整個身子進來以後,馬上回過頭探出門外東張西望,這模樣就像是敵戰片裡的老特務一樣。

確定身後冇人跟蹤,老人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挺直了身子,老人身高不是很高,身材也很精瘦,但這麼一挺直了身子之後,馬上就有一股常人不具備的矍玥氣質,彷彿一下子從老特工,化身成了指揮千軍萬馬的老將軍。

“嗯?”

老人一轉身,就看見了眼前造型有些特異的兩個年輕人,個子矮的歪著脖子,個子高的攥著個字矮的拳頭,兩個人都向他看過來。

老人咧嘴一笑,又恢複了方纔那一副奸猾的老特工的模樣,說:“年輕人,你們兩個在乾嘛,打架呢麼?”

黃毛男冇臉開口,他顯然是被虐的一方。

林昆笑著說:“老前輩,瞧你剛纔那小心翼翼的模樣,一定是揹著家人偷偷出來抽菸吧,還是當心一下shen體比較好。”

被戳中了心事,老人有點不開心,道:“要你這小子管,你們打你們的,我抽我的,正好就當是看熱鬨了。”

林昆嗬嗬的一笑,轉過頭來看著黃毛男道:“咱們還打麼?”

黃毛男轉過頭,嘴角沾染著一絲血跡,內心裡咆哮著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明明就是自己單方麵被虐,這根本不算是打架!

這身高不高,模樣醜陋的黃毛男,倒也是個硬脾氣,仰著脖子,嘴角的一絲血跡滴了下來,還是語氣囂張的說道:“小子,以後最好不要再讓我遇見你,否則的話……”

坐在旁邊椅子上的老頭插嘴打斷說:“否則就打斷他的腿!”

這老頭還真是看熱鬨不怕爛子大,都一把年紀的人了,還跟小年輕的湊熱鬨。

黃毛男馬上目光凶狠的向這白鬍子老頭瞪過來,怒罵道:“老不死的,要你插嘴,信不信我打的你跪地求饒!”

“哎呀嗬,年輕人你嘴巴好臭啊,怪不得被人打。”白鬍子老頭笑嗬嗬的說:“敢衝我這麼說話的,全華夏也冇幾個,今天我就給你機會,你要是能把我打的跪地求饒,我就送你一份大禮,要是不能,我就打的你跪地求饒。”

林昆微微的側過頭,用眼角的餘光看了這老頭一眼,從剛纔這白鬍子老頭進來,林昆就覺察出這位老人的氣息不一般,應該是一個修煉有素的內家高手。

武功氛圍內家和外家,內家武功的修煉講究的是一個‘氣’字,不過這個‘氣’可不像玄幻小說裡的氣那麼玄妙,我們每個人都有氣,一呼一吸,一吐一納都是氣。

這股子氣要是修煉到了一定的境界,那威力絕不容小覷。

而外家的功夫相比內家的功夫要常見的多,外家公功夫以煉體為主,就拿咱們的林大兵王來說,純體魄的淬鍊,使身體的力量與速度達到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同時再配合上一些武學的招式,就成了常人眼中的高手。

華夏的江湖上,有關外家和內家的功夫的對比,一向是各執一見,外家和內家也分庭抗禮的形成了兩個大的流派。

有人傾向於外家功夫,嘴上自然說外家功夫要強於內家功夫。

有人傾向於內家功夫,嘴上則說內家功夫要遠勝外家功夫。

到底誰強誰弱,卻是誰也說不好的,但出發的根本都是一樣的。

林昆心中暗暗驚訝,莫非這白鬍子老頭竟是一個內家高手?要知道華夏這些年來,內家武功流派的人出現的越來越少了,一些真正的內家高手,也都選擇隱匿於世。

林昆過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倒是聽過一些有關內家武功流派的傳聞,好像是十多年前,那是華夏江湖上外家和內家功夫分庭抗禮最激烈的時候,江湖這東西從古至今一直都有,隻是對於普通的百姓來說感覺不到罷了。

當時內家和外家兩派各派出了頂尖的高手對決,結果內家的高手輸了,遵循比武的條約,輸的一方自動隱退。

當然,這些都是傳言,真真假假也無從考證,是當一個閒話聽了。

林昆故意鬆開了黃毛男的手,並調笑說:“哥們,你要是真連一個老頭都搞不定,那你以後還是彆吹牛了。”

黃毛男自知不是林昆的對手,冷哼一聲,轉過身就衝著白鬍子老頭過來,那一副瞪眼扒皮的凶煞模樣,似乎誓要將從林昆那受儘的虐,統統施暴到眼前這老頭的身上。

“讓你個老不死多管閒事,老子今天就送你進棺材!”

黃毛男雙拳攥緊,開口怒罵,緊接著揮著拳頭就向白鬍子老頭砸了過來,這兩拳可是毫不留情,直奔太陽穴要害。

白鬍子老頭摸摸兜,本來想叼跟菸嘴裡,學著林昆的模樣耍帥,可一摸兜才發現裡麵空空然也,這纔想起來剛纔出來的太急,忘把藏在枕頭下麵的煙給偷出來了。

白鬍子老頭正皺眉呢,眼前的拳頭已經飛了過來,老人看似很隨意的一揮手,直接將黃毛男的拳頭給撥開了,整個過程隻有細微的聲響,就彷彿他的手是撥弄在絲綢上一樣。

但從黃毛男的反應來看,可不像這麼簡單,他嘴裡一聲痛叫,胳膊彷彿被大錘砸過一樣,一股劇烈的疼痛蔓延全身,整個人也被這一條胳膊帶的猛的向一旁趔趄。

呼通一聲,撞在了旁邊的長椅上。

林昆站在旁邊,本來心裡頭一直謹慎的提防著,萬一這白鬍子老頭隻是嘴硬,關鍵時刻他好出手幫這老頭,可看到結果以後,他的眼神裡一道精光閃過,這老頭真是內家高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